第605章 名正言顺的继承人

    姬霓裳红着眼睛,连连摇头:“我……我没想怎么样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温徽看见姬霓裳,立马换了一副嘴脸,劝说道:“小裳,我是来带你回去的。我们昨天不是说好了吗?我今天来接你,我发誓,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们母女的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看向他,气极反笑,“我们回去?你准备怎么安顿我们?”

    温徽早有准备,舔着脸道:“我已经跟王嫚说好了,接你们回去好好照顾,你娘算是平妻,绝对不会受委屈的!”

    平妻,在嫡庶尊卑的世界里,的确算是有诚意了。

    姬芙蓉呵呵笑了两声,讽刺的看着他:“若是你当初没有悔婚,我娘才是温家唯一的正妻,你拿这些原本就属于她的东西作为补偿,你不觉得恶心吗?”

    温徽面容僵了僵,“你,芙蓉,那是我跟你娘之间的事情,跟你说不清楚!”

    他心里明白这个女儿性子倔,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,眼珠一转,又看向了姬霓裳:“小裳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!我是有心想要弥补你们的!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姬芙蓉直接打断了他:“那你跪下!跪下跟我娘忏悔,忏悔你当年悔婚,抛妻弃女,因为担心她坏了你的好事,又把她诓骗青楼去!只要你敢一五一十的跟我娘忏悔,我们就回去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温徽脸色一变,他堂堂温家的家主,怎么能成为这种犹如门风的旧事。

    他愁眉苦脸的看向姬霓裳:“小裳,我当年真的是迫不得已,我从来没有想让你陷入那种烟花之地,但是我……你要相信我啊!”

    每一句敷衍的话,都像是刀子插到人的心脏上。

    姬霓裳忽地抬起头,那张留下岁月痕迹的容貌,虽然憔悴了很多,却依然还有姿色,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代美人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出,声音出气的低沉,“你坦白的告诉我,你有没有爱过我?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又来了,整天情啊爱啊的,烦不烦啊?

    温徽心里反感,面上殷勤的:“小裳,我不是爱过你,我现在还爱你啊,我现在就想要尽一个夫君和父亲的责任,好好地照顾你们母女俩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在这么讨好姬霓裳,但是他似乎并不怎么走心,正在偷看靠在门边的少年。

    并没有发现姬霓裳逐渐变得漠然的眼神,且朝着少年开口:“墨少爷,这段时间多亏您收留他们母女俩了,温某心里非常感激,改日设宴,请您一定要到场!”

    苏九看渣男作死记看的好好地,突然被渣男本渣call到。

    挑了挑眉,挺客气的: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因为她忽然想起一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温徽喜不胜收,脸上的表情都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眼下墨九名声不好,但是他背后的势力,一定能给温家带来好处的!

    欧阳家近些时日止步不前,他正好能够越过欧阳家,成为仅次于三大家族的存在。

    算盘打得很好。

    姬霓裳望着他,忽然笑了起来,“呵呵呵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她先是低着头,后是仰着头,泪花都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何等的诡异。

    这女人又发什么疯?

    温徽眼底浮起厌恶,很快又压了下去,贴心的上前,想要扶住她:“小裳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温徽的脸上。

    姬霓裳这出其不意的一巴掌,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温徽歪着脸,被打的发懵,有些恼羞成怒的:“姬霓裳!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姬霓裳深吸了两口气,一字一顿的:“打狗,一条忘恩负义的狗!”

    温徽两眼冒火,恨不得一脚踹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想起来这的目的,他又强行压下了怒意,哄道:“小裳,我知道我以前伤了你的心,我们昨晚说好了,今天我来接你,你现在又怎么了?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?”

    姬霓裳望着他那张虚伪的脸庞,再无一丝年少时的模样,心里那一点点的模糊的影子,彻底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一步,以拒绝他的姿态道:“从今以后,你我人狗殊途。”

    温徽本来就在憋着气,看见她这幅不配合的样子,立马开始暴躁了,伸手就去抓她手腕:“姬霓裳!”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姬霓裳连忙后退,双腿却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姬芙蓉忙掠身:“娘!”

    东方异正巧在后面,一把将她扶住了。

    温徽也攥住了姬霓裳的手腕,就要往前拽,“我们要好好谈谈,你现在头脑不清醒!”

    东方异双眉竖起,抓住他的手,制止了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温家住,您这样不好吧?”

    温徽斜眼看他,满是怒意:“这是我们温家的事情,旁人没资格插手!”

    “他没资格,我有!”姬芙蓉沉着脸,攥住温徽的手腕,往旁边一甩:“我娘不会跟你走!我也不会跟你走!”

    温徽额角青筋突突直跳,墨九还在旁边站着,现在这个局面让他骑虎难下!

    都是姬霓裳这个臭女人,昨晚明明说好了今天跟他回温家,现在又变卦!

    成心给他难堪!

    温徽越想越生气,看向姬霓裳的眼神也带着几分阴鸷。

    “我看温家主挺有诚意的啊。”

    少年清冷的嗓音,打断了对峙的画面。

    温徽一听见这话,立马哭丧着脸:“墨少爷,您替温某说句话吧,温某这次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啊!”

    姬芙蓉不解的看了苏九一眼。

    就算她不够了解九爷,也清楚他的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。

    温徽如此虚伪又有目的性的行为,九爷不可能看不出来啊?

    她敛起心绪,模棱两可的喊了句:“九爷!”

    苏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:“温家主应该也知错了,哪个男人年轻时不犯点小错,你又何必逮住这点小错,不依不饶的?”

    姬霓裳有些激动地抬起头,刚要说话,又被姬芙蓉按住了手。

    姬芙蓉虽然搞不懂苏九这番话的意思,但是总觉得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温徽已经顺着苏九的话说了起来:“芙蓉,我年轻时犯了点错,也没有好好照顾你,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们娘俩的!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点头,接过话茬:“是啊,如果平妻的话,你应该是温家的大小姐,温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啊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