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4章 交易

    看见苏九擦嘴,即墨泽阳再度开口,“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苏九抬眸,惊讶的:“哎呀,你还在啊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:“……”

    颜花犯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芙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异:“……”

    高手过招,就是这样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脸色也僵了僵,尽管心里很生气,却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他面容松动,友好的笑了笑:“爷爷这次不仅仅是八十大寿,更想成全了你们俩的情义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立刻跳了起来,“什么情义不情义,说话小心点!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瞥了他一眼,眸光闪了闪,“这位兄台,墨九与无溟的感情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也是旁人插不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被噎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就是本能的反驳一下怎么了?

    还不给人过过嘴瘾了!

    “午宴设在家中,时辰尚早,我只是过来提醒你们一声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离开前,又看了颜花犯一眼,眼底掠过一抹意味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时间,或许,这个男人能够成为他的另一颗暗棋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的颜花犯,指着门口,骂道:“这个小断臂竟敢挑衅本少?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:“下次骂他的时候,不用留情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双眸放光,仿佛找了新的讨好苏九的方向。

    在他磨刀霍霍向泽阳的时候,墨无溟搭在桌上的手敲了敲,长睫轻抬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骂人这种活,轮得到他吗?

    像个蚂蚱似的想蹦跶什么?

    姬芙蓉听出一些矛头,有些担忧:“九爷,你们真要去即墨家吗?”

    东方异的关注点也在这,“即墨老家主八十大寿,我怎么没有听说?”

    姬芙蓉面色一紧,“你看,这肯定是鸿门宴!”

    苏九不在意的摆摆手,“我们是去看戏的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:“看戏?”

    东方异:“看戏?”

    颜花犯不管什么戏,已经站了起来:“我也去看戏。”

    苏九手抵着下巴,笑眯眯得看着他:“你不用看戏,你去演戏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:“演戏?”

    墨无溟颇为无奈的看了苏九一眼,最终抚了抚她的头发,任由着她来了。

    苏九勾了勾手指,让他靠近,低语了一番。

    颜花犯听得一脸懵逼,不大相信:“你认真的?他有这么蠢吗?”

    苏九:“别人不会,他会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:“那我出去看看?”

    苏九摆手,“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将信将疑的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姬芙蓉:“九爷,您让他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东方异也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苏九食指抵在唇间,嘘了一声,“秘密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冷硬的薄唇轻抿,声音低哑的:“你这么信任他?”

    语气有点吃味。

    苏九眉梢轻挑,勾住他下巴:“我是信你,若他那般没有可取之处,你又何故一而再的留他性命?”

    墨无溟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,手指在她鼻尖轻点,“就你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 苏九一点儿也不谦虚。

    姬芙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异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就跟听天书似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颜花犯单手负背而立,站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,从墙边传来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面染笑意,一派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    颜花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滴娘,还真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微微侧身,“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颜花犯跟在他身后,举止从容,那身不凡的气势,是即墨泽阳远而不及的。

    两人走开之后,即墨泽阳先是随便的旁敲侧击几句,然后“套出”颜花犯的修为实力以及“来处”。

    正所谓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颜花犯蓝眸闪烁着寒光,声音极冷:“我最想杀的人就是墨无溟,只要能杀了他,一切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心里压不住的激动,但还是有点不放心,便加大了筹码:“我只要即墨家,墨九也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只要事情完成,他一个元皇等级的根本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颜花犯淡淡的挑眉,“其实是苏九告诉我,你会在外面等我的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心头一跳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颜花犯眼神冰冷的:“意思是她亲手送走了墨无溟,祝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先是一愣,而后笑道:“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两人握手,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苏九他们出来的时候,即墨泽阳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颜花犯若无其事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早就要过去吗?”

    苏九不答反问:“看见他了吗?”

    颜花犯摇头:“没有,你猜错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倚在门边,淡淡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颜花犯负手而立,面不改色,“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,我决定了陪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苏九直接拒绝: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望着对面清冷的大门口,微微眯起眼睛,“今天这顿饭,恐怕没有那么好吃,多一个人,多一个帮手。”

    苏九抿唇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气氛略显凝重。

    忽然,前方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墨少爷?”

    苏九倚在门边,长睫低垂,往前看去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人,面露喜色的走过来,抱拳颔首:“在下温家,温徽!”

    苏九眼神冷漠,不屑于理会。

    温徽是个脸皮厚的,要不然也不会在经历过上次羞辱之后,还能再次登门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芙蓉的父亲,我是来看芙蓉的!”

    姬芙蓉跟东方异出来,她是准备去角斗场的,刚走到门门后,就听见这么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她双目微睁,有些不受控制的冲出来,怒吼:“滚!”

    温徽面容僵了僵,强忍着怒意,恬不知耻的:“芙蓉,是我啊?我是你爹,我是来接你跟你娘回家的啊。”

    一股怒火冲向脑门,姬芙蓉咬着牙,指着远处:“我让你滚!立刻!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

    左一句滚,右一句不客气,温徽的老脸挂不住了,“你,你这个逆女,我是你爹!没有我,哪来的你!”

    姬芙蓉双目赤红,掌心凝聚元气,直接就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——”姬霓裳冲了出来,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芙蓉,他是你爹,你不能杀她,这是天理不容的……”

    姬芙蓉扭头看着她,指着温徽的手发抖,“你跟他约的时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姬霓裳低下头,没敢吱声。

    姬芙蓉简直快气晕过去了,牙床打颤:“你为什么就是不死心?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