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3章 手断了用牙啃

    每个招式都不同,但最终都会因为东方异也散开。

    搞的东方异都忍不住了:“即墨无溟,你干脆一刀砍了我行不行?你这也太折磨人了吧!”

    墨无溟凉凉的瞥了他一眼,“我跟你无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东方异回眸看颜花犯:“大哥,你砍了我行不?”

    颜花犯张了张嘴,“我跟你也无仇。”

    东方异:“我@#¥&……”

    脏话狂飙,不想要理智了。

    嘎吱——

    房门被拉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九吐了出漱口水,靠在门边,懒散的:“闹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所有的动静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墨无溟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苏九身侧,搂住她的腰,语气不悦:“这东西为何又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东西当然是指颜花犯。

    颜花犯松开东方异,肚子都气青了还没辙。

    本来他想来到这里之后,他修为也精尽了不少,就算打不过墨无溟,也不至于太惨吧?

    他撑着胆子,接了他的招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混蛋不是个人!

    完全碾压他,都不给他还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还因为他还手,而变本加厉的蹂躏他。

    气死了!

    东方异得到只有的第一件事,就是远离颜花犯,生怕再被他当成挡箭牌。

    院子里不乏有其他的手下,但都是恭恭敬敬的守在一边。

    苏九是天边泛白才入睡的,这会被吵醒,心里有些不高兴,连带着对墨无溟也没好脸色。

    往旁边横移两步,赏了他一个冷眼。

    墨无溟沉黑的眼眸闪烁着浓烈的控诉,“我忙了一宿,你居然带着别的男人回家,现在还给我冷眼看!”

    颜花犯幸灾乐祸的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紫阳剑在他耳边掠过,插在了后面的墙上。

    颜花犯:“……”

    等本少以后厉害了,一定第一个砍了你!

    墨无溟长睫低垂,眼神幽幽地:“你移情别恋,你三心二意,你朝三暮四,你……”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苏九将房门甩上一扇,跟着揪住墨无溟的领口,往下一拽。

    霸气的堵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巴。

    墨无溟眼底流露出一丝得逞,揽住她的细腰,加深这个吻。

    颜花犯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异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手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清早的吃了超大份的狗粮。

    姬芙蓉过来的时候,就是这么一个尴尬的场面。

    苏九的唇角都麻木了,使劲推搡又推不开,最后咯吱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唔,你属狗的啊?”

    墨无溟抚着唇角,染着一丝血红。

    苏九剜了他一眼,“下次就不是嘴了。”

    余光往下扫,掠过他的腿间。

    墨无溟拇指摩挲唇角,漆黑的眼眸带着满含深意的笑:“我没意见,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苏九先是一愣,而后想起什么一般,黑了脸:“滚!”

    墨无溟缓缓地笑开,红色在眼底溢开,比宝石更璀璨的光华,妖异而动人。

    饶是苏九已经看习惯了这张脸,还是不由得感叹。

    她家的墨墨,太他娘的引人犯罪了!

    颜花犯心里非常郁闷,他自认为自己的脸,天下无双,可怎么遇到这个混蛋,就比不上了呢!

    他烦闷的扭头,故意扬声:“早饭好了吗?”

    对,他本来是来叫苏九吃早饭的,半道遇到了墨无溟。

    姬芙蓉等不到人,这才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闻声,她猛地想起正事:“九爷,早饭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起身刚要走,忽然身体腾空。

    墨无溟将她拦腰抱起,步伐轻慢的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招还挺多的。

    不用走路,安心的享受吧。

    颜花犯嘴里冒酸水,慢吞吞的跟你在后面。

    苏九搂着墨无溟的脖子,下巴带着他肩头,视线落在后面。

    她不止一次拒绝过颜花犯,偏偏这人就跟受虐狂似的。

    总结:神经病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世上爱而不得的男女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因为得不到,而更想得到。

    人们常常忘了到底是源于爱,还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就连颜花犯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心里在想什么,他只知道如果不紧紧地抓住所有跟她相关的一切,他们之间将会越来越远,直到变成陌生人。

    他不想,也不要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顾一切的追来神武大陆。

    未来会怎么样谁知道呢?

    就算最终没有结果,也会有其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一行人吃早饭的点上,府上有人拜访了。

    听见下人禀报的时候,姬芙蓉十分惊讶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苏九和墨无溟对视一眼,两人心底已经有数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印证了两人的想法,下人恭敬地:“即墨泽阳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筷子一顿,挑了挑眉:“哦,就是那个取代墨无溟得到继承人之位的即墨泽阳啊?”

    幸灾乐祸的语气。

    墨无溟不为所动,叨了一个煎包放到苏九碗里。

    苏九剥了一个鸡蛋,递到墨无溟唇边,淡淡的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的幸灾乐祸没了。

    妈的,酸的牙疼!

    他拿了一个鸡蛋,推到苏九手边,“我也要吃。”

    苏九头也没抬,“手断了用牙啃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憋憋屈屈,自己剥鸡蛋。

    少倾,下人带着即墨泽阳进来了。

    颜花犯喝了一口稀饭,心情惆怅的要命,这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张令他十分讨厌得脸庞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把碗往桌上一搁,指着来人:“谁叫你进来的?阴魂不散啊!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看见颜花犯之后,想起先前被他嘲讽的断臂,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并没有理他,而是看向吃煎包的少年,“今日爷爷八十大寿,你们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颜花犯眼皮一跳,啪的拍在桌上,“你就是即墨泽阳?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绷着脸,依然没有理会他,直勾勾的望着苏九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的视线,苏九抬头,“即墨少爷这是掐着饭点啊?坐下吃一点?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面无表情的:“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苏九扬了扬眉,没有多言,慢吞吞的吃煎包。

    墨无溟从始至终没有理会即墨泽阳,吃完鸡蛋之后,又给苏九盛了一碗稀饭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,吃的要多慢有多慢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在旁边站到早饭结束。

    颜花犯就吃了一个鸡蛋,一碗稀饭,全程盯着即墨泽阳,就跟杀父仇人似的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