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1章 关你屁事

    挖了一个深坑,等着他跳呢!

    他扭头,掩唇轻咳两声,惊讶的:“哎呀,霄儿,你怎么在这啊?”

    装的跟刚发现他似的。

    麟霄要是没听见他刚才卖自己的话,还真就信了他的邪。

    白濯站直身子,跟苏九拉开距离,靠近麟霄,倒打一耙:“你看你,做事就是太冲动了,我要是不来的话,你能搞得定吗?”

    麟霄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唇角,“接着扯。”

    白濯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以为扯很好扯的吗?这也是靠技术的!

    彼时,颜花犯已经走到了苏九面前,阴沉着脸,问:“墨无溟呢?”

    苏九嗑着瓜子,漫不经心抬起眼,“你找他有事?”

    神态自若,悠闲地要命。

    颜花犯心底涌起一股滔天怒火,蓝眸寒光凛凛,俊美不凡的脸上,也盖上了一层冷意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心头一凌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跟墨老大打架吗?

    就在他们担心之际——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饥不择食吗?”男人咬牙切齿,而后指着自己的脸,“你不挑食你选我啊!我这张脸,除了墨无溟之外,哪里不比其他男人强?”

    怒吼声,灌入元气,就这么溢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又又又一个喜欢墨老大的男人!

    众人忽然头皮发麻,心里升起一股危机感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们默契的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只要有足够的安全距离,他们永远都是金枪不倒的男子汉大丈夫!

    厉旻苍冷硬的脸庞微抽,也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东方异和姬芙蓉同情的看了他们一眼,倒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人之常情嘛,接受任何新的事物都是需要时间的。

    麟霄扭头看向除了即墨无溟以外的对手,不由往前走了两步,笑道:“你要是鲜花,以后牛都不敢拉粪了。”

    十足的讽刺。

    颜花犯下颌微抬,从容不迫的反击:“再怎么,本少也好过你这坨牛粪。”

    麟霄脸上笑容尽褪。

    一股硝烟弥漫的味道溢出,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世界大战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嗑瓜子的声音,打破了平静。

    苏九吐掉瓜子壳,慢吞吞地抬起头,评价道:“你们俩不像鲜花,也不像牛粪,挺像搅屎棍的。”

    被怼的麟霄和颜花犯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无视两人郁结的表情,挑起一边眉毛,挺疑惑的:“当个人不好吗?”

    麟霄:“……”

    颜花犯:“……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姬芙蓉和东方异差点憋出内伤。

    其他兄弟们全部低着头,肩膀松动,憋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白濯扑哧笑出声,声音贼大:“哈哈哈……人不当要当搅屎棍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麟霄额角青筋突突直跳,最终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就不要让他养老送终!

    颜花犯心绪渐渐地平缓了,声音闷闷地问:“你刚才不是真的要接受这个二傻子吧?”

    二傻子指的当然是麟霄。

    麟霄虽然不高兴,但也很好奇苏九的答案,便耐着性子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苏九靠在台边,面无表情的:“如果不是你横插一脚,他就是一具尸体了。按说,你还是他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既冷漠又无情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包括麟霄和白濯在内,两人皆是愕然。

    麟霄是跟苏九交过手的,对于她的实力,心里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想起她之前的举动,忽然有些后怕:“你要杀我?为何?”

    颜花犯差点没忍住笑出声,斜着眼:“当然是因为你这坨牛粪配不上她了,我刚刚真不该插手的,唉!”

    他后悔的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麟霄磨了磨后槽牙,探究的眼神盯着苏九,一副等待她开口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九也没有让他失望,轻慢的勾了勾唇角:“你喜欢我都没理由,我杀你为何要理由?”

    邪恶的语气反问。

    麟霄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白濯却听懂了,看向苏九的眼神,更加的炙热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成功,绝不限于天赋与聪明,而是遇事够果断,手段够狠辣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要找的人,他的希望啊!

    白濯感觉身体里的血液,快要沸腾起来了,兴奋地拍手:“好!说的好!”

    他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。

    麟霄抿了抿唇,心底大概有了底,垂着头,没有再言语。

    苏九难以理解的看了白濯一眼。

    尽管在他嘴里,他的徒弟多么不值得托付,但她很清楚,这人把他徒弟看的特别重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跟过来,恐怕也是担心徒弟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前提在,她能理解就见鬼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因为她足够心狠手辣吧?

    苏九甩开了多余的想法。

    别人的事情与她无关,何必庸人自扰。

    这场好戏,以白濯和麟霄化为句点。

    拍卖场一众兄弟们,互相看了看,却没动弹。

    只因颜花犯还身姿挺拔的立在那,有些哀怨的:“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?我来角斗场找你好多次,你都不在。”

    众兄弟们望着他,心里开始犯嘀咕了。

    难道传说中那个即墨无溟是个外室,这个才是墨老大的正宫?

    这也不怪他们,墨无溟还真没进过拍卖场,一般都是在角斗场里跟苏九见面。

    这些兄弟都只在拍卖场里,自然也就没见过墨无溟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竖起耳朵,想要看看这个神秘的正宫,能得到什么都待遇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少年迈脚从男人身边越过,毫不客气的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说好的正宫呢?

    颜花犯手抵在唇间,轻咳一声,自己找了个台阶:“你们继续,我跟九弟闹惯了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你信你个鬼!

    苏九带着东方异离开,颜花犯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姬芙蓉站在原地,目光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厉旻苍来到她身边,关心的:“姬小姐?”

    姬芙蓉转过身子,语气严厉的:“我知道你们接受需要时间,但是九爷的爱好无需他人指指点点!若是有人在背地里对九爷说三道四,可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这话明显是针对他们之前的反应说的。

    厉旻苍微微有些窘迫,“姬小姐所言极是,墨九是我们的老大,不论他做什么决定,我们都无条件的支持!”

    其他人接连举手表态。

    “不错,爱一个人是没有界限的,墨老大只不过是恰巧爱上了男人而已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