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8章 下定决心

    白濯抬眼:“我也在说正经的啊。”

    麟霄翻了两个白眼,那身既优雅又温和的气质,都抵不住他内心的抓狂和郁闷。

    白濯抿了一口茶,依旧是不急不缓地:“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,就是不知道这墨九身上究竟是否拥有神龙血脉。”

    麟霄双眉竖起,“拥有神龙血脉的是赫连家。”

    白濯眼神一滞,像是想起什么般,问道:“之前让你调查赫连家的事情,你调查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麟霄沉吟道:“赫连九自从与墨九对战受伤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我也试图潜入赫连家,但是不知为何赫连家挺有防备的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椅子边坐下,手扶下巴,挺感叹的:“赫连九修为虽然不算太高,但是十六岁就到了三阶元王,也是实属罕见了。不愧是神龙血脉的传人。”

    白濯一言不发,端着茶杯的指尖泛白。

    包间里,一瞬间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麟霄奇怪的转头,“师父?师父?师父!”

    啪嚓。

    茶杯被捏碎了。

    滚烫的茶水撒了一手,白濯却像没感觉一样,双目微睁:“墨九多大了?”

    麟霄微微一愣,“怎么着也得有二十岁了吧?不过也是奇怪,墨迹虽然伤了赫连九,可据我调查到的赫连夫妇乃至赫连聿都跟墨九有接触,赫连九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嘶,这件事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墨九,赫连九,赫连夫妇,赫连聿……

    白濯手搭在桌上,停滞了几秒,倏地起身,快步走到窗边。

    他没有去看擂台上对战的人,而是看向了斜对面的魔兽对战的擂台。

    擂台上的灯光很耀眼,魔兽之间的对战看的一清二楚,但护栏外面却是昏暗的。

    隐约只能看见少年一袭白衣的身影。

    白濯手抓住窗口,眸光中透着一丝震惊,“原来是这样,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麟霄一头雾水的走到他跟前,看了看暗处的人,又看了看白濯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白濯低笑出声,摇着头:“你还记得即墨无溟的话吗?他说赫连家已经牵扯在其中了。”

    麟霄皱起眉头,不太赞同,“可是我什么都没调查到,欧阳家的老头跟即墨泽阳勾搭上了,这跟赫连家好像也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白濯侧目,上下打量着他,“你觉得墨九怎么样?”

    麟霄被看的后脊发凉,瞪了他一眼,“收起你脑子里龌龊的想法!”

    白濯又咂嘴又摇头,非常可惜的道:“唉,现在送你过去勾引人家,也来不及了。你一没有即墨无溟的相貌,二没有即墨无溟的势力,你……我第一次发现你这么一无是处!”

    麟霄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要不是养育之恩,我现在就想弄死他!

    白濯站在窗边,就这么摇头叹气了很久,才接受了自己徒弟一无是处的事实。

    他摆手:“赫连家不用调查了,我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麟霄还是没有反应过来,且问道:“赫连九吗?从流言来看,您现在要是愿意出现给她撑腰的话,的确是一个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白濯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,“你小时候挺机灵的,怎么长大就长歪了?还是我以前眼睛瘸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麟霄咬牙:“所以,您说的人是谁?墨九?”

    白濯背过身子,眼神闪烁着精明的光,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麟霄下意识皱起眉头,“就因为他拥有青龙,可他并没有继承神龙血脉,跟我们调查到的东西不一致。”

    白濯缓缓地眯起眼睛,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墨九就是赫连九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麟霄一没忍住笑出声:“赫连九雌雄同体,还能分身,自己打伤自己?”

    他会这么想也不奇怪,赫连九自小就是出了名的,墨九怎么可能会是赫连九。

    两人相貌全然不同,这根本就是无法联系在一起的事!

    白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,脸上的表情带了少有的认真,这让麟霄心头一跳,不由自主的敛起脸上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不会是认真的吧?这,这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白濯收回视线,继续看向暗处的少年,对方已经转身,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的确匪夷所思,但是你好好想想即墨无溟上次的话。”

    麟霄倏地抿起唇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上次的事情,即墨无溟看似为了四大家族的事情出现的,但是期间他却有意在越过关于墨九的话题。

    尤其是提及赫连家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麟霄眼神逐渐爬上了一丝愕然,“不,不会吧。墨九才是赫连家的孩子?所以赫连家早已牵扯其中了,不对,那赫连九是谁?她不是还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好好个屁,好好的怎么这么久没出现?

    麟霄咕嘟吞了吞口水,“所以,赫连家已经发现了这个事情,所以才会暗中跟墨九有接触?”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所有想不通的事情,全部都想通了。

    麟霄震惊的无以复加,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师父追查这么多年的事情,已经可以断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濯没有说话,但是那张严肃的表情,已经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是为了白家,我也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,对方既然能设局这么多年对付一个赫连家的小姐,这件事绝对不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麟霄没说话,他虽然是白濯捡回去养着的,但是白家的事情他全部都知道,更加清楚这么多年白濯追查这些事情所付出的精力。

    他像是想清楚了什么般,坚定的:“师父,我去勾引他!”

    白濯无语的看了他一眼,继续嫌弃,“不是我说,你跟人家即墨无溟没得比,你别想了,换个路子吧。”

    麟霄抿了抿唇,毅然决然的:“男人三妻四妾没什么,我给他小三。”

    白濯:“……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麟霄眯着眼睛,倏地转身,“我现在立刻去!”

    说完就走,全然不管白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此时,苏九已经带着东方异去了拍卖场。

    东方异跟在后面,挺惊讶的:“这些真的都是你在管理的吗?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点头,“等下带你见个同学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