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5章 骚话一套一套的

    墨无溟的俊脸一下子就黑了,冷刀子一样的眼神射向其他人,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一个个这么多话,怎么不去唱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捂嘴,瞬间寂静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也赶紧转过身子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墨无溟余光扫向苏九,鼻尖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手撑着头,脸朝外,留给她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哟?

    苏九眉头高挑,侧身而坐。

    随后抬起一只脚,搭在他的腿上,颠了颠:“普天之下,除了我家小墨墨,还有谁能配得上我这张绝世美颜?”

    五班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不想要这双耳朵了,行不行?

    偏偏墨无溟很吃这套,虽然没有转回头,却抓住了她的脚,且淡淡的:“普天之下除了我这张脸,还真没人能配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五班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秀,你们继续秀。

    反正我们就他娘的不是个活人!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大概是脸色最好的了。

    年纪大了,经历多了,淡定了。

    再说外面得围观群众,大部分还沉浸在即墨泽阳挥袖离开的画面,以及曲皓嚎出来的那么一嗓子。

    众人互相看了看,仿佛在对方眼中都看见了八卦。

    以至于即墨泽阳对墨九有意思的消息,很快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即墨泽阳离开的脸色并不好。

    流言基础上渲染再渲染,就变成了:即墨泽阳与即墨无溟因爱反目成仇!

    消息就跟龙卷风一样,席卷神龙学院上下。

    当初即墨泽阳、即墨无溟、墨九抢赫连九的戏码,就此话锋一转,赫连九沦为他们三人之间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退学几个月赫连九,就这样被神龙学院学生们的心疼,推上了流言顶峰。

    很快就流传到了四九城里。

    在这世上,越是狗血的流言,越是令人相信。

    赫连九一下子成为了四九城人人心疼的对象。

    而墨九这个跟即墨无溟在一起,又惹即墨泽阳爱慕,还与赫连聿关系匪浅的男人,直接成为被人讨伐的大祸害!

    东方异听见消息赶过来的时候,所谓的大祸害,正在大口朵颐,喝着小酒,别提多有滋味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正叨了一个香菇递到苏九嘴边,静静的等她张嘴。

    香菇的味道,蔓延着一股怪味。

    苏九压着抽搐的额角,端起酒杯,“我先喝口酒。”

    东方异摁着额角,一脸的无奈:“我说你们怎么这么淡定?这消息都快传的飞上天了!”

    苏九咕嘟咽掉嘴里的酒,倏地抬起眼:“什么消息啊?发什么大事了?”

    神色微沉,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东方异惊讶的:“你们不知道?消息的传的这么开,你们不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他就看见墨无溟把筷子上的香菇递到苏九唇边,且看见苏九下意识作呕,又抿唇憋住了。

    东方异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墨无溟看见苏九下意识的反应,觉得他应该是真的不喜欢吃香菇,于是换了一块香菇里面的肉片,又递到了她唇边。

    苏九捂住嘴,摇头:“……有股味道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不解的闻了闻,突然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肉沾了香菇的味道。

    东方异站在桌边,表情有些呆滞,“你们真的很认真的在吃饭。”

    苏九揉了揉鼻尖,屁股往旁边移了移,友好的示意道:“这里有空位,你也坐下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东方异看了看他空出来的位置,又看了看另一边男人。

    东方异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丫的想弄死我就直说,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!

    他从旁边的空位拉过来一个长凳子,坐在了桌角的位置,继续道:“你们这两天出大名了,再传下去,就成千古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笑容可掬:“有没有万古罪人?”

    东方异一脸黑线,“……我是认真的!”

    苏九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东方异:“……”我看不出来!

    墨无溟压根就不听他们在说什么,专注于投喂苏九。

    知道她半点不吃香菇之后,就叨了一块土豆递过去。

    土豆没什么异味,苏九还是能接受的,侧过去的身子,也坐正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一味的接受投喂,偶尔会倒杯酒,喂墨无溟。

    一个嗜酒如命的人,能从她嘴里省下一口酒,那分量足可见了。

    东方异如是想着,忍不住叹息道:“唉,也不知道我的真命天子……啊呸,真名天女在哪里啊!”

    祁绍憋了半天没吱声,听见这话,感同身受的:“唉,我的真命天女估计还没出生,看来注定我以后娶一个小娇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奸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东方异双手托下巴,想着想着,也跟着奸笑起来。

    谢忱瞥了祁绍一眼,心里烦得要命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啪地,一巴掌甩在祁绍后脑上,冷声道:“你这辈子注孤生,月老没有给你牵红线!”

    祁绍捂着后脑勺,反手就掐了过去,“老子要是注孤生,你以为你能娶到媳妇?老子非得给你搅黄了不可!”

    谢忱翻着白眼,嘴里慢吞吞的嚼着饭,嘴里不往回击:“我要是娶了,你就是哭着求饶,也搅不黄。”

    苏九红唇往上挑,眉眼染着笑。

    这小子说起騒话还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忽然嘴角一疼,墨无溟叨了一块土豆,用力的怼在她嘴上了,一双眼睛冒着寒光,仿佛在说“不许听!不许笑!不许看!”

    苏九强忍着笑意,张嘴:“唔……我家墨墨喂得菜,就是好吃。”

    东方异:“……”

    感觉塞了一嘴的狗粮。

    岳霁华扒了半碗饭,拍了拍东方异肩膀:“学长,习惯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东方异:“……”这很难习惯吧?

    傅榆快速吃了两口菜,把一碗饭吃完,起身:“你们慢点吃啊,我把饭菜给周制和周胜送去。”

    李白也喝了两口汤,抹了一把嘴,朝着岳霁华道:“月季花,你等会下午上课的时候,笔记抄一下,我们下午要去别的地方训练。”

    岳霁华忙不迭的点头:“好,我晚点就去。”

    傅榆跟李白朝着苏九他们打了个招呼,就走了。

    东方异惊讶的:“你们一年级要去哪里训练?大型的吗?”

    岳霁华摆了摆手,“那不是,这是我们私下搞的。”

    东方异下意识看向苏九,毕竟他是这些学生里面的头头。

    正好苏九也抬起头,询问他:“我今晚要去角斗场玩,你去不去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