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3章 压抑的情绪

    赫连聿看见他们的动作,眼梢狠狠一抽:“龙丝鲜草要细品!”

    祁绍装模作样抿了口,“嗯,果然美味。”

    谢忱装起来不比他差,“的确是茶中极品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。

    赫连歌走到他身边,嫌弃的,“我叫你回来是在这贫嘴的?还不进去帮你娘准备一下午饭!”

    午饭?

    赫连聿微微一愣,扭头看向苏九,眉眼染笑:“你要留下吃饭啊?真哒?我马上去准备!”

    说完,一溜烟的就跑了。

    苏九端着茶杯,有些晃神。

    她不懂。

    不懂赫连歌为何要给她准备那么珍贵的茶。

    不懂他们为何因为她留下吃顿饭就能如此开心。

    更不懂他们为何要如此执着于一个从小丢失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们从未一起生活过,不是吗?

    如她之前所说,她与他们仅仅只是拥有相同血液的陌生人啊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们对她,如此锲而不舍?

    血脉的牵连,真的有这么大吗?

    抵得过几百、几千、几万个日夜相处的瞬间吗?

    一滴陌生的温热。

    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祁绍:“九哥?”

    谢忱:“九哥?”

    两人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苏九有些恍然的抬手,指尖触碰到湿润的时候,眼睛眨了眨。

    眼泪……!

    赫连歌有些手足无措,“怎么了?是不是我说错话了?”

    苏九倏地回神,粗鲁的揉了揉眼睛,淡淡的:“灰尘迷了眼。”

    赫连歌下意识抬头看了看,伸手挥了挥:“肯定是下人偷懒了,我马上让人打扫。”

    他生怕苏九因此走了,赶紧去叫下人打扫。

    苏九双眉竖起,挺烦的:“不必了。”不知出于什么心态,她又补了句:“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歌提起的心,瞬间就安定了:“我去看看,应该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无声对视。

    九哥在安抚赫连家主?

    真别扭!

    别说他们了。

    就是苏九自己心里也是烦得很。

    她一边觉得跟赫连家没有关系,一边又因为他们一次次的举止,而牵动情绪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滴眼泪,苏九吃饭的时候,都没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倒是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因为她话本身就挺少的,赫连夫妇和赫连聿只顾着开心了,并没有察觉到异样。

    只有祁绍和谢忱一顿饭吃的消化不良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俩太了解苏九的脾性,以及她此刻故意压着的情绪。

    像是为了印证两人的想法,吃完饭离开赫连家之后,苏九成了冰块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环绕着冰冷的气息,靠近就冻得发抖。

    祁绍抱着胳膊,歪着头,靠近谢忱:“九哥,他是不是有什么心里阴影?”

    谢忱斜了他一眼,“哟,你也会动脑子了。”

    祁绍翻了个白眼,“我聪明起来,我自己都害怕!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他胖还喘上了。

    祁绍拐着他胳膊:“九哥心里压着不少事,咱们要是能帮帮她就好了,你看她眼底压着血色,就跟随时要发狂似的。”

    谢忱叹息:“如果连九哥那么强大都无法承受的阴影,你觉得你我管得了?”

    祁绍噎住了。

    谢忱手扶下巴,沉吟着:“其实我也问过我师父,就是千叶神医,他说九哥情况根治不了,只能缓解。”

    “缓解?用什么东西缓解?丹药吗?”

    “九哥就是炼丹师,你觉得如果是丹药,她会任由自己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闭嘴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三人下午回了神龙学院报道。

    墨九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一个多月,神龙学院的学生还挺怀念之前的日子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墨九和即墨无溟这两个名字,来回在学院里面传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学院死气沉沉,什么风言风语风波都没有。

    钻心修炼学习是可以了,但是他们闲下来也会觉得很无聊!

    一个个都过来围观。

    五班外面也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围过来的最大原因,估计还是即墨无溟。

    总所周知,即墨无溟继承人之位没了,之后也没来学院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看看墨九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然而,苏九并没有如他们所愿。

    报道完之后,直接回宿舍睡觉了。

    而这项被人当成猴子围观的伟大任务就交给了祁绍和谢忱。

    宿舍,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苏九双手枕头,闭着眼睛,眉宇之间的焦躁压抑不住。

    她翻了个身,睁开眼睛,是一股子血色弥漫着戾气。

    这是她前世的坏习惯,让她不停地想要杀人。

    最后,她干脆进了空间里。

    银律坐在地上,双手撑着下巴。

    看见苏九,他开心的大喊:“主人!你终于进来了,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记了呢!”

    他冲上去,就要抱住苏九。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躲开了,迈脚往小灵根的潭水走去。

    银律一个趔趄,差点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九站在潭水边,沉默的片刻。

    小灵根弯了弯腰,乖巧的:“主人?您的心情不好吗?”

    苏九没吱声,弯腰坐在潭水边。

    单腿曲起,往后一仰,双手趁着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凝视着空间里天空,“这里的一切都跟真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真的让她开始想入戏了。

    小灵根不懂她的情绪,奇怪的扬起花瓣。

    南星飞过来,落在苏九腿上,叫了起来:“丹书空间本来就是真的啊!只是它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而已!”

    苏九低下头,抬起手,翻了两页,“墨无溟说我需要的三品药材的位置在妖界。”

    原本蹲在地上画圈圈的银律,瞬间满血复活:“啊啊啊!主人你要去我家吗?我家好多钱的!”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“刚好让你哥把你赎回去。”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银律像是被人敲了一榔头,刚才的开心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瘪着嘴,红着眼眶:“主人,我把钱偷出来都给你好不好?你不要赶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稳钻不赔的买卖。

    苏九挑起一边眉头:“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银律就是个别人把他卖了,他还给人数钱的二哈。

    笑容满面的点头,保证的拍胸膛:“我一定好好给你偷钱!”

    南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灵根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青龙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直没眼看他。

    苏九在空间里待了很久。

    情绪虽然还是一样糟糕,但是却没有那股子嗜血的冲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