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0章 蕴儿!

    房间里只剩下了低泣声,气氛变得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面容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这真不能怪他们走神啊!

    赫连夫人和掌柜的对话……这信息量也太他娘的大了吧!

    当成亲妹妹?当成亲女儿?

    那当成的意思那不就是“不是”吗?

    再一想赫连夫人之前口误说出的“娘”字。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两人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尽管早有猜测,但像当事人说出来的证据字眼,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冲击。

    谢忱到底沉稳一点,憋着没吱声。

    祁绍手肘碰了他一下,惊愕的眼神扫过来,仿佛在问“孙子!你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谢忱目不斜视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得亏现场的气氛压抑,不然祁绍非得蹦起来不可。

    “掌柜你看你,欧阳小姐身体不好,你这算什么事啊!”店小二不赞同的说道。

    掌柜抹了一把脸,眼睛肿肿的,“欧阳小姐,这是我们老板自愿的,你也不用太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自愿的,磨灭不了苏圣为此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欧阳蕴使劲的摇头,憋着气,抑制着哭声。

    她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一千句道歉,一万句对不起,都没用。

    苏九眼底浮起一抹烦躁,起身,往外走。

    经过她身边的时候,淡淡的丢下一句:“我没允许他死,他便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阴冷地声音,仿佛从地底下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欧阳蕴眼睫轻轻颤了颤,白衣自她身边掠过,只剩下淡淡的白影。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,掩藏着的是那份别扭的关心。

    欧阳蕴捂着嘴,眼泪顺着眼角缓缓地滑下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欧阳锦调换孩子,她现在该是何等的成就?

    如果没有欧阳锦调换孩子……

    脑海里闪过赫连九的脸庞,欧阳蕴咬着下唇,嘴巴里溢出了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切一切都是围绕着神龙血脉开始的,欧阳锦。”

    她攥着拳头,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掌柜他们都是一愣,没有明白她突然怎么了。

    祁绍赶紧跟出去。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靠在门外,瞥见欧阳蕴出门左转,她并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九哥,赫连夫人有点不对劲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刚刚说什么神龙血脉开始的,欧阳金是谁?”

    祁绍挠着头,一脸雾水。

    谢忱也不明白其中弯弯曲曲。

    苏九眼神一凌,站直,跟着欧阳蕴离开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祁绍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谢忱:“去看看?”

    两人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欧阳蕴虽然多年未修炼,当年也是修元气的,如今身体好多了,脚步也很快。

    直奔赫连家的地牢。

    门口还有两个护卫。

    看见欧阳蕴出现在这,他们都挺惊讶的。

    欧阳锦跟欧阳蕴是姐妹,这些事基本上都是交给赫连歌处理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欧阳蕴没说话,沉着脸,一脚踹开了牢门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。

    牢门被踹飞,撞在了里面的墙上,又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地牢环境本来就挺差的,这一砸掀起了厚厚的灰尘。

    欧阳锦除了被苏九废了经脉之外,其他的严刑拷打也不少,但是为了让她活着,一直有让人给她治伤。

    基本上就在挨打和治伤不停地循环着。

    地牢里面点着灯,她靠在墙角坐着,看见来人是欧阳蕴的时候,露出了讽刺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哟,姐姐这是来看妹妹的吗?”

    她脸上带鞭伤,摊靠而坐,还挺闲适。

    欧阳蕴没有说话,迈脚往前走,表情也不是以往的柔弱,眼睛虽然像是刚哭过的,此刻却充满着寒意。

    欧阳锦隐约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,“欧阳蕴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欧阳蕴脸上覆盖着冰霜,靠近欧阳锦之后,伸出手,一把掐住她的脖子:“你是为了神龙血脉对不对?”

    手指力道极重,欧阳锦被掐的直翻白眼,“唔……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蕴手指微松,身体隐隐发抖,却在克制着。

    苏九跟过来,看见欧阳蕴掐着欧阳锦之后,便停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护卫已经因为欧阳蕴的行为,而惊呆了。

    从他们在赫连家做事开始,从未见过夫人发过这么大的火气,她一直都是温柔似水,柔弱的要命。

    欧阳锦也被欧阳蕴吓了一跳,缓过气来之后,拼命地咳嗽,脸长得通红。

    她刚刚喘过气,脖子上的手就再次收紧了,质问声再次传出:“到底是谁看中了赫连家的神龙血脉?到底是谁让你在苏九身上下的禁!”

    赤红的双眼,疯狂的低吼声。

    再度失去空气,欧阳锦眼底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她或许做好的送死的准备,但是心底笃定他们为了得知幕后人的联系方法,绝对不可能杀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的欧阳蕴俨然像个疯子,没有半点的理智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理智的疯子,哪里会管能不能杀她?

    欧阳锦在快要断气的前一秒,艰难的:“姐……姐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蕴长睫轻颤,松开了些许,靠近她的耳朵:“说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欧阳锦都得以喘息,拼命呼吸的同时,颤声道:“我,我…也不知道他是谁,但是我有能联系他的方式,我有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蕴听见这话,手指一松,整个人仿佛回过来神,抓着她的胳膊:“什么方式?你说啊。”

    欧阳锦低着头,眼底掠过一道阴狠,猛地张嘴,就去咬欧阳蕴的喉咙。

    她全身上下,唯一能动的地方就是这脑袋了。

    最大的利器,就是这一嘴的牙齿。

    欧阳蕴以为她要说方法,一时之间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彼时,赫连歌回房没看见她们,听见掌柜的话之后,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过来就看见了这个画面,自然也没有遗漏欧阳锦眼底掠过的恶意。

    他心底一慌:“蕴儿!”

    掌心运转元气,便要打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他这个位置,打中的将是欧阳蕴!

    短暂的时间,赫连歌的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一道剧烈的响声。

    欧阳锦本来被欧阳蕴抓着,现在是镶进了墙壁了。

    整个地牢都晃了三下!

    尘土从头顶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欧阳蕴手有些颤抖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甚至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死亡边缘擦过。

    “蕴儿!”赫连歌倏地窜了过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