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7章 专治不服

    护卫们神色大变,连连后退,险些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不明所以,一个个伸头张望,往车厢里面看。

    车帘只是被轻轻挑起,露出一只手罢了,何况这还是谢忱的手。

    隐约能看见里面的人,但是根本不足以看清楚里面人是谁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护卫们的反应,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。

    “马车里的人什么来头?能把即墨家的护卫吓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唬人的,有来头还能架这辆破旧的马车?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马车,好像也不对劲啊,谁家的马车会飞?”

    “少见多怪,说不定是马车里的人搞的鬼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前后矛盾,既然马车里的人有这个能力,就说明身份来头不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静。

    这么想,好像也对。

    在热闹的讨论声当中,马车缓缓的离去。

    扑通!扑通!扑通!

    刚刚还站在那的护卫们,全部双腿发软,狠狠地跪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众人微微一怔,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就听见一个护卫,哆哆嗦嗦的:“孙三……三少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孙三少爷?

    众人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孙大少爷即墨泽阳,孙二少爷即墨轩,这孙三少爷……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即墨家前任继承人即墨无溟!

    转瞬,围观群众们就炸开了。

    自从即墨家相亲宴一事结束之后,即墨无溟就像是失踪了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出现,且即墨家的护卫还如此畏惧他。

    他该不会是回来跟即墨老家主认错,抢继承人之位的吧?

    流言蜚语就像是龙卷风,席卷了四九城上上下下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听见有了墨无溟的下落,心里暗喜,面上却一直在压抑着。

    对于墨无溟要回即墨家认错的留言,他居然还信以为真了。

    毕竟,离开即墨家,对他而言是损失。

    抱着这个期待,他等了一天,别说是墨无溟了,就是一个影子都没等到。

    期待落空,就是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福叔站在他身边,“要不,老奴亲自去找一找?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面色沉沉,眼神锐利:“不必,我倒要看看他有多硬。”

    福叔低下头,眼底掠过担忧。

    老家主这是准备对少爷采取强制手段了。

    少爷真是糊涂,好好地前程,为了一个男人丢了!

    福叔的情绪是很复杂的,惋惜多过生气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段时间他带着即墨泽阳了解即墨家的生意,凭良心讲他处理事情也能上手。

    但是对比即墨无溟的话,就真的只能称得上还行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气场,奠定了他的地位。

    即墨无溟坐在那,一句话也不说,仿佛皆在股掌之间。

    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势,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养成的。

    失去这样一个天生的领导者,就是整个家族的损失。

    而不能为自己所用且具有强大潜力的人,未来极可能成为即墨家的敌人。

    如此,只能趁其羽翼未满,除之。

    一个大家族的成功,除了强大之外,踩着别人往上爬,也是常规操作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墨无溟,跟着苏九来到了角斗场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姬芙蓉一直在角斗场旁观,拍卖场也跟以前一样,亏本。

    姬芙蓉看见苏九出现在角斗场的时候,脸上洋溢着笑容:“九爷!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点头,挺惊讶的,“瘦不少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捂着脸颊,有些尴尬,“也没有很多,腰还是很粗。”

    她原本就是刻意吃胖的,这一个月多她控制饮食,早出晚归,确实是瘦了一些。

    但也不是很多,只是跟之前比瘦了一点,脸是最明显的,五官轮廓都清晰了很多。

    苏九挑了挑眉:“改变需要勇气。”

    算是夸奖了。

    姬芙蓉重重的点了点头,带着苏九往拍卖场走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墨无溟并没有跟进去,因为他余光瞥见了一个正在靠近的人,步伐轻慢的迎过去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堵冰冷的墙壁,挡住了对方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颜花犯的脸都是黑的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墨无溟若无其事的转开视线,看向角斗场对战的擂台,并没有理会他。

    颜花犯咬着压根,横移两步,便要越过他,往拍卖场走。

    墨无溟漫不经心的横移两步,再次把他挡的死死地。

    颜花犯差点心肌梗塞了。

    偏偏挡住他去路的男人,视线看着角斗场,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一样。

    颜洋,颜塘,颜河迟了一步赶过来。

    看见墨无溟的时候三人心里一惊,下意识的转过身子。

    主一怂,怂一窝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拍卖场,场地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苏九单手负背,目光浅淡的看着。

    姬芙蓉有些兴奋的说着这段时间在角斗场的收获,有关于如何将拍卖场重整这件事。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听着,时不时的应两句。

    因为拍卖场是晚上开,白天并没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苏九随便找个位置坐下,斜倚着,“这些事情你决定就好,你现在是拍卖场的主子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挠了挠脖子,有些不好意思:“九爷,我就是帮你的忙,这拍卖场是您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在这上面纠结,而是淡淡的问了句:“我上次让你打听的事情,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姬芙蓉抿起唇,表情有些沉重:“三品炼丹师实在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九本来也没抱希望,所以也谈不上失望。

    她往后一仰,手搭在座位的扶手上:“就按你说的那样,把拍卖场尽快的重整,第一场拍卖会要宣传到位,提前半个月吧。就用两株一品药材,以物换物,只限于三品丹药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微微一惊:“九爷,三品丹药跟一品药材,这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抬手,打断了她:“在我手里没用的东西,就是废品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拧着眉头,尽管她对药材不算了解,但也知道三品丹药跟一品药材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苏九的心里其实是有些烦躁的。

    这一个多月的时间,她不仅仅是找药材,还把每个药材铺,以及当地的炼丹师都打听了一遍。

    别说是三品炼丹师,三品丹药都是少数,而且还是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的炼丹师。

    想想当初南星说的普通三品修复丹,她就恨不得把它一页一页撕成稀烂。

    三品炼丹师是个难题,需要的三品药材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察觉到主人的心思,南星弱弱的:“冥王大大都说了,三品药材有方向了,您就别太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有应声,手抵在额头,遮住了眼帘,并不能看清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坐在她身后,两人还算是了解她,也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姬芙蓉就这么站在旁边。

    良久,苏九才缓缓地抬起头:“再附加一条,谁能炼出三品丹药,墨九拜他为师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有些愕然,她虽然不了解墨九,但是也知道他心非常高,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如今为了三品炼丹师要拜师?

    别说是她了,就是了解她的谢忱也是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唯有祁绍心里清楚,九哥这是因为苏伯伯开始焦躁了。

    这时,拍卖场后面走出来一行人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旁人,正是之前来四九城的厉旻苍,后面带着三将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时间,他对四九城的各大势力有了一些了解,对于能在角斗场拥有一席之地的苏九,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起初那小小的怀疑,彻底的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抱拳便是:“主子!您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三将对苏九却不是那么的恭敬,只是随意的拱了拱手,倒是瞥见谢忱的时候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上次吃亏的事情,他们记得一清二楚,但是因为提防他的契约兽,而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谢忱看都没看他们一眼,只是朝着厉旻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祁绍站起来,斜跨着身子,一只手搭在谢忱肩头:“我怎么瞧着后面那三个人,那么欠抽?”

    谢忱这才吝啬的给了他们一个眼神,赞同的:“确实很碍眼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话可没有压低声音,三将面色变了变,低下头,没吭声。

    打不过,只能认怂,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厉旻苍察觉到了三将的态度,微微侧目:“墨九既然是我的主子,以后就是你们的主子,听见了吗!”

    语气很严厉。

    三将憋着气,抱拳,再度拱了拱手,比之前要正式一点。

    苏九并没有理会他们,而是淡淡的:“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对于看她不爽的人,无视是最好的武器。

    三将在厉旻苍跟前一直都是很能说得上话的,眼下根本不被人看在眼里,心里自然是气得要命。

    厉旻苍冷硬的脸庞,多了几分笑:“还行,这拍卖场的人手,我已经全部换成我们的人了,绝对可靠!”

    严肃而又认真,透着一股忠义之气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非常的信守承诺,就算当时是为了进入四九城,才同意认苏九当主子,也会遵守到底。

    苏九当然是看中了他这点,微微点头:“你跟姬芙蓉商量着办,她管理拍卖场。”

    三将一听见这话,立马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一将:“让一个女人管拍卖场?”

    二将:“他把我们当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三将:“女人能干成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几乎是脱口而出的不满。

    姬芙蓉本身就挺自卑的,有些尴尬地低下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苏九手抵在眉尾,轻轻抚了抚:“你们三个,好像挺不服气的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考虑都没考虑。

    “让一个女人管理我们一大群男人,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搞笑,还问我们服不服气,你问问其他兄弟服不服气!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小娘们,不会是你的小情人吧?”

    三人本来就是在三七城摸爬滚打出来的,后来遇到了厉旻苍。

    “素质”这两个字,基本上跟他们互相不认识。

    姬芙蓉咬着下唇,心里堵着一口气,“你们说我可以!但是不要污蔑九爷!”

    厉旻苍面色一沉,回眸瞪着三人:“胡说八道!你们这张嘴巴,什么时候才能有把门!”

    三将跟着他,还真是嚣张惯了。

    “厉老大,不是我们嘴巴没有把门,你说,咱们大老爷们的,怎么跟着一个女人干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你看她细胳膊细腿的,能管什么?数钱啊?”

    “厉老大我们跟着您来四九城是闯荡的,您不能让我们在女人的裙底下干事吧?”

    厉旻苍沉着脸,一时之间无言。

    在女人手底下做事,他心里其实也有点抵触。

    他一个男子汉大丈夫,从出来闯荡开始,就没有跟女人打过交道,何况是在女人手底下做事。

    厉旻苍忍着难堪,轻声道:“主子,要不……您让谢忱管吧?”

    一句话,也否定了姬芙蓉。

    总之,他们就是不服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巧了不是?

    苏九专治各种不服。

    她长睫低垂,脸上没有表情,手指一下一下的扫过眉尾。

    随着她缓慢的动作,致使气氛缓缓地变得低沉了。

    厉旻苍有些心虚的低下头,按理说他靠人家来的四九城,人家想安排什么人,那是人家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就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。

    少年掀起眼皮,声音懒散的要命:“芙蓉,你们不服你呢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握着拳头,指甲陷入掌心,“我确实……”不配。

    苏九抬抬下巴,打断了她:“上去陪他们玩玩,叫他们重新做人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微微一怔,望着他下巴示意地方,分明是拍卖台上。

    等着苏九换人的三将,听见这句话的时候,全部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跟一个女人打?输了哭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可笑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我们欺负女人啊。”

    三人也挺不要脸了,已经跃身而起,跳到了派来台上。

    姬芙蓉看着苏九,有些愣怔:“九爷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斜着眼梢,微微眯眼:“别给我丢人,打死不论。”

    打死不论,咬字极重。

    厉旻苍心底微微一惊,少年面上没什么表情,但是从这句话来看,他并不是一点都不在意,而是要在行动上面,让他们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三打一,已经很无耻了。

    厉旻苍自然没脸再上去了。

    姬芙蓉吐了一口气,脚尖一点,掠身而上。

    轻飘飘的一个动作,便能看出,她绝非好惹的。

    站到擂台的瞬间,女子身上气势陡然一变,抬手:“三位,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