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6章 回四九城

    对方听见这话,一股火就上来了:“你今天出去得出去,不出去也得出去!”

    他撸起袖口,跺脚,显出七阶元灵的修为。

    七阶元灵,怪不得这么嚣张呢。

    祁绍哼了声,抬起手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看我装逼!

    然鹅,谢忱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身形一闪,掐住对方脖子,朝着门口的方向。

    咻~

    一道完美的弧线。

    砰——!

    就这么被扔了出去,狠狠地咂在对面墙上。

    虽然不至于抠不下来,但是也着实够呛得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静默。

    众人双目圆睁,心跳仿佛是快停止了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,快到他们都没看清楚,同伴已经被丢出去了。

    苏九略微挑眉,淡淡的:“再来一盘酱牛肉。”

    察觉到站错队的老板,双腿打颤,朝着里面喊:“再,再再来一盘酱牛肉……”

    店小二正在后厨端菜,大概是全场最平静的一个了,端着一份酱牛肉,特别有礼貌:“客官您的酱牛肉嘞~”

    放在桌上,他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大堂里,只有少年咀嚼的声音,以及男人筷子碰到盘子的细微动静。

    祁绍看着他,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只因谢忱面无表情,阴沉得不像话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遇到了杀父仇人了呢。

    尽管把人丢了出去,他却并没有多舒心,反而看向其他人:“还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谁还敢有意见?

    又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!

    众人摇着头,颤颤巍巍的坐下了。

    谢忱走回去坐下,拿起筷子,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情绪并没有好多少,特别的烦闷,心里憋屈的厉害。

    刚才那些人说的话,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针,狠狠地扎在他心上。

    祁绍揉了揉鼻尖,“喂,你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大了?”

    谢忱心头微微一梗,冷着脸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祁绍没放在心上,自然而然的认为他在替苏九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他摇着头,叹息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真相,九哥又不是。”

    谢忱本来就心里憋闷,听见这句话,眼圈都发红了。

    他斜眼看向祁绍,声音很刺耳: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祁绍眨了眨眼:“你有病吧?跟我发什么火?”

    谢忱忽地抿唇,不说话了,低头扒饭。

    祁绍一脸莫名其妙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墨无溟微微抬眼,漫不经心的视线从谢忱脸上掠过,眼底略过几分讶异。

    手背忽然被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低头,对上怀中女人的狡黠的眼神。

    墨无溟恍然之间明白了什么,余光扫过祁绍,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淡淡地牛肉香味。

    苏九递到他唇边,眨着眼:“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张嘴吃进去,靠近她耳畔:“太惨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的确挺惨的,因为祁绍至少目前还是个大直男。

    想掰弯他,任重道远。

    彼时,酒楼外面。

    一行人站在那,已经吓呆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都是苍狼学院的学生,他们是出来购买东西的。

    刚好经过这,他们刚好看见了刚才那个人被踹出来的惨状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是想伸张正义的,但是一看见苏九那张脸,他们就差点没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墨九在三七城做什么?难道他一直没走?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个男人,不就是后来找墨九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觉得他们俩大男人太亲密了吗?吃个饭居然搂搂抱抱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管人家亲密不亲密!问题是我们现在怎么办?院长清醒了,要找他道谢呢!”

    “这…我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我也不敢去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就在这里推推搡搡,谁也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对了!狄学长在三七城的杜家吧?他跟墨九认识,有交情,好说话。你们快去找他过来!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们在这守着,我去找他!”

    就这么确定了,两个学生飞快的往狄子凡在三七城的住处赶去。

    一顿饭的时间能有多久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没多久,苏九他们也吃饭完,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四人一出来,就瞥见了躲在一边的苍狼学院学生。

    他们穿着统一的衣服,想不认出来都挺难得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他们要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还是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等到狄子凡赶过来的时候,连个鬼影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不拦着?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们也不敢啊?他要是打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狄子凡无语。

    就以他们这样的,估计墨九他们都懒得动手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去追?”

    “你追的上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人跟耍猴一样。

    狄子凡手扶额头,无奈的要命:“行了,你们该做什么去做什么吧,过段时间我再亲自去四九城跟墨九道谢,你们别瞎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点头,乖乖地走了。

    狄子凡离开之后,就回了苍狼学院。

    经过调养之后,老院长的精神恢复了不少,但是身体上的打击,却没法快速恢复。

    老院长眼眶往里凹,皮包骨头,比刚出来的时候,清醒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坐在床边,望着自己的徒弟,叹了口气:“幸好只是十年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抿起唇,有些自责:“都怪我不好,若是我早点发现,你就不用受十年的苦了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很明事理,他摇着头:“与你无关,是我一时妄念,引来的祸端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低着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老院长和蔼的笑了笑:“你既然准备去四九城,那为师也不能让你空手去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抬起头:“我不空手,他喜欢喝酒,我多带一点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失笑摇头:“你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双手掐诀,从剑域里抽出一把长剑。

    狄子凡不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老院长抓住长剑,叹谓道:“十年没见到我的老伙计了。”

    他抓着剑柄,用力抠了两下,剑柄居然有个夹层。

    老院长把里面的东西抠出来,颠了颠:“得亏我的老伙计,要不然我这个老头子,还真是被那凶兽压榨的半点家底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看见他如此轻松的样子,心里难受的要命。

    “那个穷奇实在是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老院长摆摆手:“他已得到报应,那便是为人类驱使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不赞同:“师父,您太善良了!”

    老院长呵呵一笑:“为师不是神仙,大度到不介意十年被剥夺自由。那穷奇天生看不惯别人好,如今跟人类契约了,必定有他好受的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挺惊讶的:“您怎么知道,穷奇被契约了?”

    老院长神秘一笑,双手掐诀,空中渐渐地凝聚一块晶石。

    狄子凡愕然的瞪大双眼:“师父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院长双指并拢,朝着晶石一点。

    晶石闪着光,上面浮现着条条锁链,将其困住。

    老院长目光有源,又叹了一口气:“这是监控晶石,我当年正是因为一时念头,想要监控这凶兽,哪晓得这凶兽诡计多端,霸占了我的身份。当时也亏得我手快,用咒法把晶石藏匿了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您这几天都在监控穷奇的去处?”狄子凡问。

    老院长点了点头:“我起初是担心你朋友控制不住那凶兽,毕竟那凶兽阴险狡诈。我也没想到你那朋友,居然把凶兽给契约了,还是个主仆契约。你看看那上面的锁链,困得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老院长把从剑柄里抠出来东西,递给了狄子凡:“你把这个送给墨九,就说是我给他的谢礼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颠了颠那东西,也看不出来是什么。

    老院长也没解释的打算,摆手:“你给他便是,他自然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把东西收了起来,“您身体现下如何了?可还有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老院长靠在床头,面色有些泛黄:“老胳膊老腿了,能捡回一条命,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鼻子有些酸。

    记忆中的师父,即便是灰色的头发,给人的感觉也是神采奕奕的。

    老院长歪着头,上下看了看:“小凡,你若是想留在四九城发展,那这次去就多带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微微一怔:“我不去,我还要在师父身边伺候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把长剑放回剑域,淡淡的:“苍狼学院的根基在这里是不假,若是你有生之年,能在四九城附近办一个苍狼学院跟神龙学院竞争,为师会很欣慰的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眼梢狠狠一抽:“师父,您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老院长煞有其事的:“做人要有目标,为师给你树立目标不好吗?”

    有目标是好事!

    那这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啊!

    狄子凡压着吐槽的冲动,倏地起身:“师父,我知道了,您好好休息!”

    老院长目送他离开的背影,直到院子里的脚步声远去了,他才忍不住咳出两口血。

    十年幽静,他是时日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离开的狄子凡,并不知道这一切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四九城。

    破旧的马车,摇摇晃晃的进了城门。

    离开有一个多月了,一如往昔般热闹。

    这一辆标志性的马车,在东陵大陆谁不知道,这是冥王的。

    在神武大陆,包括四九城,还真没几个人认识。

    路边偶尔能听见俩路人在那争论。

    “这么破旧的马车也敢来四九城?”

    “唉,估计是山野村夫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觉得那车夫面无表情的跟鬼似的?”

    “大白天的,你别说,还挺吓人的!有没有人上去管管啊?”

    别说,还真有多管闲事的!

    从城门这块往里走,基本上是属于即墨家的地盘。

    即墨家地盘出现如此影响风貌的破旧马车,可不得拦住,看看是什么人吗?

    一队巡逻的护卫,冲过去就要拦住马车。

    然而,马车不为所动,车夫也像是没看见一样,继续冲刺。

    四九城的街道很宽,完全不用担心撞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但是你要是故意冲上来的话,那不撞你撞谁呢?

    于是乎——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两个正面迎过去的护卫,就这么被一匹“马儿”撞飞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护卫见状,顿时脸色一变,运转元气,攻击马儿。

    谁知,马儿忽然两腿往上一提,直接飞起,越了过去!

    卧槽?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,活见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一匹普通的马,也能飞了?

    最震惊的莫过于拦路的一行护卫了。

    震惊过后,便是恼羞成怒了。

    “拦住马车!”

    护卫长怒吼着,拔出剑,跃身而起。

    十多个护卫,全部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个个都是一阶元王,实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对于一匹马在他们头顶飞过去,这简直是耻辱!

    就在他们长剑即将落下之际——

    马儿扬起前蹄,低鸣了一声,停下了。

    嗡~

    细微的动静。

    扑通!扑通!扑通!

    半空中的护卫们,全部跟下饺子一样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周围的路人,皆是瞠目结舌,完全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不是拦住马车吗?

    怎么自己还从空中掉下来了?

    这他娘的闹着玩呢?

    别说围观群众了,就是护卫们自己,也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他们趴在地上,有种泰山压顶之势,动弹不得!

    冷汗,顺着额角哗哗的往下流淌,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丢脸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而是马车里的人,修为在他们之上,他们根本惹不起!

    思及此,一行人的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护卫,看见了这里的情况。连忙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倒是个有有眼力见的,抱拳颔首,恭恭敬敬地:“还请尊上恕罪,我等绝无恶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夫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马车的车帘只是被微风吹了吹。

    气氛逐渐的凝固。

    护卫撑着胆子,又说了句:“我等乃是即墨家的护卫,巡逻至此,若有误会,还请尊上大人有大量,莫要跟小人们计较!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依然是细微的动静。

    毫无形象趴在地上的护卫们,突然就能动弹了。

    他们赶紧爬起来,灰溜溜的退到一边,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前面的护卫赶紧让路,“多谢尊上大人大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夫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车帘被一只手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护卫弯着腰,余光却一直留意着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了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低哑而冷酷的声音,独特的要命。

    曾经为即墨家继承人的即墨无溟的声音,没有一个人是听不出来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