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3章 螺蛳粉

    被瞪的谢忱:“……晚点我们一起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祁绍二哈似的朝着他龇牙,仿佛在说“算你识相!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我太难了。

    苏九微微蹙眉,并不想因为自己心情,影响到他们的兴趣,淡淡的:“你们俩去吧。”

    祁绍倏地抬头:“你不去我们俩还去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动作一顿,“我不菜,也没见你们不吃菜?”

    祁绍:“那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苏九:“在我这一样。”

    祁绍忽地闭嘴。

    跟她抬杠的结果,后脑勺很可能会遭殃!

    谢忱唇角上扬,牵起一抹笑,“晚点我陪你一起去?”

    祁绍一个冷眼刀子射过去:“滚。”

    谢忱垂下头,端起酒,饮尽:“嗯,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心口微微有些发堵,不过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大堂里的人挺多的。

    三人位置靠窗边,但凭他们的容貌,特别吸睛。

    说是全场焦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三人聊天的时候,俨然成了其他人眼中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说,那个白衣的……到底是女子,还是男子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一马平川不是男人还能是女的吗?”

    “啧啧,男生女相真是太难得喽。”

    欣赏,爱慕,垂涎。

    各种眼神都有。

    祁绍叨了一块热腾腾的红烧肉,一边吹气,一边嘀咕:“唔……他们又在看我们了?天生丽质难自弃,英俊潇洒惹人爱啊。”

    谢忱微微抬眼,眸光微闪:“对了,九哥,你说的药材是很热的地方才有,除了南方,还有什么地方很热吗?几率会不会大一点?”

    苏九红唇轻抿:“我对神武大陆的了解都是靠听说的,你说的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祁绍撇嘴:“也不就也有可能不在神武大陆?”

    苏九没否认。

    如果这三种药材都不在神武大陆的话,的确是有可能在其他地方的。

    在没有其他线索之前,她也只能先从这一条线上找一找了。

    大堂里热闹声音,忽然渐渐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隐约传来几道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啊!我看见神仙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确定是个男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哇——!不行不行,我心跳好快。”

    清一色,女人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苏九半阖着眼眸,慢吞吞地咀嚼着,完全屏蔽了外界的声音。

    祁绍微微抬眼,发现众人的视线并没有往这边看。

    他好奇的转身,抬眼一看:“……!”

    倏地起身。

    谢忱莫名地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祁绍张了张嘴,受了极大的刺激:“冥……冥冥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出口,男人挺拔的身姿,已经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这么坐在了苏九身边的位置,大手一揽,无视其他人的眼神,把苏九搂紧了怀里。

    身边忽然多了一道身影,苏九自然感觉到了,但是同时也感觉到了对方熟悉味道。

    靠进他怀中的瞬间,抬起眼眸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声音很轻,却透着难以察觉的开心。

    墨无溟自然地拿起筷子,叨了一块土豆片,递到她唇边:“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暖流淌过心间。

    苏九吃掉土豆片,抓住他搂住自己的手,抠了抠:“……我没找到药材。”

    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墨无溟沉黑的眼眸泛着光泽,淡淡地:“我已经让人查到了三品药材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挑眉,“我家男人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墨无溟心情不错地扬了扬唇角,“很荣幸,终于能帮上忙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狗粮吃得一点撑!

    *

    由于墨无溟知道三品药材的在哪了,下午一行人便跟着祁绍的提议,去了吃螺蛳粉的地方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苏九差点掉头离开。

    那味道真的太臭了!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你喜欢吃屎,你早点说。”

    祁绍也没吃过螺蛳粉,咧着嘴:“咱们尝尝嘛?要是跟臭豆腐一样呢?闻着臭吃着香呢?”

    谢忱忍着翻白眼的冲动:“行吧,早死早超生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吱声,早就把嗅觉给封上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脸上没什么表情,但是那微微跳动的额角看得出来,不是半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进来之后,就被老板热情的招待了。

    店面不大,里面的客人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“几位客官,您别看它臭,但是味道绝对是最正宗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四碗。”

    祁绍心里犯突突,主要是他自己也觉得好臭。

    老板笑眯眯得,看上去特别憨厚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看出来他们几个是外来的,给点分量特别多。

    端上来的时候,那臭味尤其大。

    苏九抿着唇,仿佛透过那热气,就能想象到那古怪的气味。

    最勇敢的莫过于祁绍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他提议来吃的,就算不好吃,他也得死撑到底。

    他吞了吞口水,叨了筷子,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吃的。

    一口下去。

    祁绍眼睛一亮:“咦?不臭啊。”

    谢忱皱着脸,“你这孙子不会故意整人吧?”

    祁绍没搭理他,又喝了一口汤:“唔……酸酸的,真的不臭。”

    谢忱摇了摇头,捂着嘴,一副坚决抗争到底的表情。

    苏九没吃,但她扭头看向墨无溟,眼底掠过恶劣的笑容:“墨墨,你不吃吗?感觉挺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嘴角狠狠一抽,面上一本正经的: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苏九抿起唇,叨了筷子,递到他嘴边:“来嘛,我喂你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面容僵硬,往后退了退:“我,我真的不……”

    饿字没说出来,筷子上的粉已经怼到了他的嘴上。

    墨无溟是闭着眼睛吃进去的,味道意外的好吃,虽然一开始有点奇怪,但是嚼着嚼着,似乎还不错。

    他略带诧异的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苏九恶作剧没有成功,顿时有些失望,垂着眼睑:“还行?”

    墨无溟的口味,还行的定义,等于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玩意能好吃?

    苏九叨了一块腐竹,放进嘴里,还算能接受,挺有劲道的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碗里其他的东西,就有点没法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笋?”

    祁绍刚刚一碗进肚子,又去做了碗,回头解释:“刚才老板说了,那个叫酸笋,臭味就是这个独特的味道,螺蛳粉本身不臭的!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转眼,他还成了专家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