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9章抓凶兽去了~

    白濯眼神一滞,不敢置信的:“你说什么?赫连家被牵扯到了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。”墨无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淡淡的:“据我的人调查,牵扯到即墨家的那些人,跟欧阳家多少有些关系,你们若是想要调查,可以朝着这个方向继续。”

    这话题转的贼快。

    白濯以为对方至少还会问一问其他细节,结果直接给他抛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这是不准备继续管了?

    白濯迟疑的:“即墨家的事情,你都不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打断了他:“即墨家大部分势力已入我手,以后有机会可以合作。”

    白濯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跟他想的不一样啊?

    麟霄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即墨家的底蕴如何,他们非常清楚!

    即墨无溟居然已经将即墨家收入囊中了?

    为何他们半点消息都没收到?

    这隐秘工作也做的太好了吧!

    白濯半天才找回声音:“那么关于墨九的事?他要在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眼底的冷意渐退,声音一如既往的冷:“九儿要做的事情,天王老子阻挡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濯看见他眼底流露出来的自傲与骄傲,顿时无言。

    天王老子阻不阻挡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这人恐怕会递把大砍刀,让墨九闹腾的更欢快一点!

    可不是嘛!

    墨无溟来神武大陆,壮大势力,就是为了在苏九大闹天宫的时候,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不论她如何闹腾,他都能举双手赞同,怎么可能会阻止!

    他的女人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闺阁小姐,而是要一步步爬上强者巅峰的大巨巨!

    这里发生的一切苏九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正准备离开苍狼学院,继续寻找修复丹所需的药材。

    苏老爹的伤势拖得越久越不好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之际,苍狼学院出事了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是苍狼学院的院长失踪了。

    前一天去过院长住处的苏九一行人,被列入了重点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的就被堵住了离开的路。

    之前住的宿舍,倒成了关押他们的地方。

    祁绍气得破口大骂,直踹房门。

    谢忱倒是很冷静,注意力一直在苏九身上。

    从在门口被围住,又回到宿舍房间,苏九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以她的性格,若是她不想回来的话,直接砍小鸡似的大开杀戒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祁绍倏地回眸:“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苏九坐在桌前,手里捏着茶杯,平静的抬起头: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谢忱走过来坐下,目光直直的盯着她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苏九缓缓地勾起唇角:“我在想,祁绍少个坐骑,给他整一个。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祁绍张着嘴,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坐骑?太丑了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谢忱一言难尽的看着他:“你还是先担心担心坐骑嫌不嫌你吧!”

    祁绍嘁了一声,弯腰坐下:“我长的一表人才,它会看不上我?”

    谢忱懒得搭理他,而是问苏九:“这个凶兽也不确定,万一有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把青龙从手腕拉了出来,手指在他额头上的两个肉瘤摁了摁:“有事放青龙。”

    ——我又不是狗!

    青龙内心咆哮,脑袋在苏九手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既乖巧又软萌。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时混沌才能这么温顺?

    ——“大傻X!除非你重新投胎!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不见!听不见!听不见!

    ——“我#@&*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口吐芬芳之后,神识当中总算是安静了。

    三人被困在宿舍,苍狼学院的长老和导师们却并不安稳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苏九的态度,友好的配合到令人后脊发凉。

    仿佛她下一秒就能把房顶给掀了一样。

    丹系长老翻白眼:“你们既然这么担心,干嘛还把他留下呢?自讨苦吃!”

    二长老面色一沉:“这是为了我们苍狼学院威严,要是就这么把他放了,苍狼学院还有什么名声可言?”

    三长老出声附和:“不错,把他们关起来是最适合的做法,是不是他们害了院长,还要仔细调查。”

    几个导师也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少倾,有人又问:“要是证明不是墨九他们搞的,那他要是发火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开始后脊发凉了。

    有人提议:“他们现在只是有嫌疑,除了限制他们的自由之后,饭菜一点儿也不能少!好吃好喝的供着!”

    “对,我看也行!但是要让谁去送饭菜呢?其他的学生肯定都不敢去!”

    “让狄子凡去,他既是院长的徒弟,又跟墨九认识,绝对是最适合的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万一墨九怀恨在心,迁怒狄子凡的话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行吧。”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狄子凡送午饭的时候,脸色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他倒不怕苏九杀了他,而是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苍狼学院一而再,再而三做的事情,他都觉得臊得慌。

    师父失踪了不假,但是种种迹象都表明了,并非是被人绑或是杀害了。

    他的住处阵法不少,却一尘不染,半点痕迹都没有,只能是他自己离开的。

    苍狼学院为了名声好看,就把无辜的人关在这……

    狄子凡简直没脸见苏九他们。

    苏九瞥了眼恨不得把头低到地缝的男人:“关于院长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狄子凡倏地抬头,“我知道跟你们无关!”

    苏九扬了扬眉,“嗯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啪地给了自己一耳光:“都怪我,早知道就不让你来苍狼学院找我了,闹出这么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九垂下长睫,慢吞吞地嚼着肉。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我刚刚想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狄子凡低着头,就像个罪人一样,等待着审判。

    然而等了半天,也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很快,一顿饭就吃完了。

    苏九把酒喝完,将酒杯往前一扔:“关于你师父的事情,我觉得还是告诉你一声吧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头也没抬,连忙的嘀咕:“我知道都是我的错,你想怎么样我都……我?我师父怎么了?你知道他在哪?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察觉到不对劲,倏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苏九忍着翻白眼的冲动,把前一天发现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,包括厉珉苍的怀疑。

    狄子凡听完之后。脑袋有点转不了弯:“诛邪阵是驻邪阵?我师父并非我师父……不是,我怎么听不懂啊?”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懒懒地:“你仔细想想,你师父从来都没变过吗?”

    变过?

    狄子凡挠着头,闭上眼睛,仔细的回想。

    少倾,他猛地睁开眼,额角浮起一层冷汗:“你要说变化,还真有。我是从小跟着师父长大的,前些年我做错事情师父都不会特别责备我,后来渐渐地……他就非常严厉,让我感觉最深的一次,就是上次奇斐山脉封印失败的事,他表明上没有变化,但是我能感觉得到,他对我变得很冷淡,甚至偶尔会有敌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忽然有些沮丧:“……可能是我辜负了他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挑眉:“也可能,你师父已经不是你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咯噔一声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师父不是师父了,那是什么?

    他不敢想。

    苏九并没有再多说什么,该说的已经说了。

    狄子凡收起碗筷,浑浑噩噩的离开的。

    他相信苏九的话,正因为相信,才感觉手脚冰凉,仿佛天都要塌了。

    谢忱有些不解:“你把这件事告诉狄子凡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手指在脸颊点了点,眸光挺冷淡:“看看别人痛苦的样子,也挺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魔鬼!

    苏九瞥了一眼外面的天色,还很早。

    直接拿出药鼎,在房间里炼起丹药。

    就算没去找药材,也不能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提高丹药品阶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药香在房间里蔓延开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无聊的打瞌睡。

    房门再次敲响是送晚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依然是狄子凡。

    此刻他已经冷静下来了,沉声道:“如果现在的院长不是我师父,那我要去找我师父啊!”

    苏九叨了一块牛肉,淡淡的点头:“行,你要师父,我要凶兽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重重的点头:“可以,我帮你解决阵法。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好像为何告诉狄子凡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夜深人静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在夜色之中,缓缓地靠近院长的住处。

    望着前方的阵法,狄子凡主动上前:“你们都跟着我走,一定不要出差错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比狄子凡更了解这里的阵法。

    尽管他搬去宿舍住了,但是以院长徒弟的身份,经常来这里。

    苏九,祁绍,谢忱三人乖乖地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驻邪阵法还在,夜间的气息格外的阴森。

    院子里明明到处都点着灯,却令人感觉寒气从脚底往上冒。

    经过狄子凡的带路,三人进来的毫不费事。

    周围的风景转换,前面出现了昨日来的前厅。

    前厅空无一人,但是烛灯亮着。

    狄子凡靠近苏九,轻声道:“能感觉得到气息吗?”

    “这里全部都是凶兽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苏九冷淡的说完,迈脚往宅院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狄子凡攥着拳头,快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往宅院里面走是一条长廊,平常一眼能看见头,今晚却有种烟雾缭绕的感觉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修炼:元者,元师,元灵,元王,元皇,每个等级分一阶到七阶。

    炼丹:七品,六品,五品,四品,三品,二品,一品。每品分前中后期(七品是最低的,一品最高)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