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7章 翻旧账

    谢忱契约凶兽这件事,学院里还没几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震惊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有混沌上场,几乎是碾压的局面。

    看上去既凶悍又残暴的凶兽,正在神识当中疯狂的吐槽——

    ——“你这个没用的人类!区区一百多人还要叫我出来!”

    ——“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,才会跟你这种主人契约!”

    ——“简直是犹如我凶兽的名声,你这个小辣鸡!”

    ——“抓死你们这群傻屌,都是你们害我出来瞎忙活!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装没听见吧。

    混沌一边咒骂,一边以爪子攻击三大将一群人。

    他的力气极大,一爪子下去,能把人心脏给掏出来。

    厉旻苍一看见现场不受控制,连忙提醒:“行了吧?”

    谢忱挺淡定的,故意扬声道:“服不服气,不服气就让混沌把他们都吃掉吧。”

    十分平淡的一句话,激起了一片浪花。

    “啊啊!我们服气!服气!”

    “墨九是吧?主子……新主子!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……厉老大,救救我们啊!”

    厉旻苍没吱声,暗暗地在心里骂了句,犯贱。

    他对手底下的很宽松,没想到居然让这些人膨胀到跟他做对了。

    狗屁的威严,全都他娘的是假象!

    厉旻苍面色不虞,扭头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谢忱将混沌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“你这个大傻X!下次再因为这么小的事情叫我出来,我就先弄死你!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凶兽真不是一般人能养活的。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够震慑!

    总有一天,他要叫它跪下喊爹!

    ——“傻X!我能听得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忱佯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他抱着胳膊,看向赫连聿:“我还要去客栈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淡淡的挑眉:“墨九的担心,这里已经解决了,我也要去找我的护卫,明日辰时,我们在城门外面见。”

    谢忱和厉旻苍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之后,谢忱适合赫连聿一起离开的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方向相反。

    谢忱的确回了一趟客栈,跟他们同行来的人,前一天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客栈的房间还没退,但是的确没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谢忱退了房,就回了苍狼学院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四九城,即墨家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找了即墨无溟十多天了,连人影都没见到。

    即墨无溟像是失踪了一样,踪迹全无。

    而这段时间,即墨泽阳也顺利的被福叔带着接触即墨家的生意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平淡,除了对门的宅院,之前没有名牌,如今多了一个墨字。

    即墨府,墨府。

    一字之差,看上去无比的膈应人。

    提到这个,就让人来气。

    即墨轩站在即墨家门口,指着对面的门匾:“墨九这个狗小子,是不是成心想叫我们即墨家难看?还是真跟传言里的一样,他就是为了把墨家送给即墨无溟那个混蛋?”

    即墨青恭敬地站在他身边,颔首:“当天的事情您也在场,墨九从未说过要把墨家送给即墨无溟,传言,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即墨轩斜眼看他,猛地横移一步:“你离我远点,我这段时间看见男人,我就怵得慌!”

    即墨青:“……那您还要去齐家吗?”

    即墨轩沉着脸:“不去,我们去轩辕家!”

    即墨青眉心一皱:“轩辕家明显不想参与即墨家的事情,可能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即墨轩抬手打断了他:“爷爷是给我安排了齐家,但是也没说我不能跟轩辕家牵扯上关系,我看轩辕欢那个女人,就很好勾搭样子。只要用点手段,一定可以。”

    即墨青抿起唇:“轩辕欢一直跟随轩辕老家主学习,您想见到她只怕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即墨轩脸色很难看:“轩辕亦然还在养伤,我们带点补品过去,跟她先套套近乎。”

    他想的倒是挺好的,轩辕亦然又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即墨青对于自家少爷天真的想法,表示很无奈。

    钉子不是碰过一次了。

    罢了,总要他感觉到疼,他才能收手。

    两人最终还是去轩辕家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坐在首位,冷眼看着两位不速之客,“两位若是没有要紧事,就请便吧。”

    即墨轩脸皮还挺厚的:“上次相亲宴上,我对轩辕小姐十分欣赏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脸色不好,心里正烦着,听见他这句话,直接翻了两个白眼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起身,送客的时候,忽然瞥见一道人影走出来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后背一绷,露出温婉的笑容:“即墨少爷,我对你也有印象。”

    银严姿态挺拔的走出来,坐在了即墨轩的对面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,没说话,一双犀利的眼眸,紧紧地盯着对面。

    即墨轩抬眼一看,顿时后脊一凉。

    草!

    这不是之前被他们抓起来的幻人形妖兽吗!

    即墨青也是一头冷汗,他怎么会在轩辕家?

    银严绷着脸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即墨轩如坐针毡,还要朝着轩辕亦然露笑脸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红唇轻抿,朝着旁边的下人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?这是我的贵客,不要怠慢了!”

    下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您说不给茶喝,让他快点滚吗!

    轩辕亦然俏丽的脸庞,带着甜美的笑容:“即墨少爷,今日前来,可是为了上次,提亲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提亲?

    银严薄唇抿起一条线,看向即墨轩的眼神,多了几分凛然的杀意。

    即墨轩后脊僵硬,扯了扯唇角,提着一口气:“上次太过鲁莽了,还望轩辕小姐不介意,若是有机会的话,我想跟你从朋友做起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瞥了银严不为所动,故意的,“朋友啊?当然可以了,我轩辕亦然就是朋友不多,能跟你成为朋友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开心?

    银严冷眼刀子甩到她脸上,搭在扶手上手指,关节泛白:“一定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低哑的嗓音,压制着怒意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红唇紧抿,斜着眼:“我哪样了?”

    语气很冲。

    银严定定的看了她几秒,又猛地移开视线,牛马不相及的回了句:“我没走,就是最好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轩辕亦然差点都气笑了。

    这十多天来,他们就算没有互相表明心意,也是知道对方心意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狗妖兽,就是不愿意说出来!

    搞得好像她轩辕亦然求着他似的!

    轩辕亦然气急败坏的翻旧账:“你当初对墨九可不是这样的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