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5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

    赫连聿冷冷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厉旻苍:“……我说笑的,你那么认真作甚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弯腰坐下,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谢忱抬眼,“莫非是有人用着监控晶石对你家人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赫连聿摆摆手,一副不想多提的表情,余光却忍不住留意旁边的妹妹。

    苏九拎起茶壶,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完全不感兴趣的神态。

    赫连聿压下了心底里怒意,把晶石收了起来,才开口:“墨九,你准备何时回四九城?”

    苏九垂眸喝茶,表情很淡:“我还有事,你既然搞清楚了晶石,就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闻声,脸色变得有些紧张:“你有什么事?我可以帮你,人多力量大啊。”

    像是猜到了他的心思,苏九抬眸:“我办完事,就会回去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面色一囧,不自在的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这不怪他多想,以她的性格,真的干得出一去不复返的事。

    厉旻苍忍不住追问:“你留下是要调查老院长的事情吗?我也觉得这件事匪夷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直接打断了他:“我对苍狼学院的事,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嘴巴微张:“你不打算管?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眼神清冷,再次打断了他:“你想去四九城发展吧?”

    话题转的太快,厉旻苍险些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他最感兴趣的话题,他忙道:“想,做梦都想!”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歪着头,挺随意的:“我可以帮你这句话是真的,但是前提,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厉旻苍舔了舔干燥的唇角,神色变得有些严肃:“你想要什么好处?在我能力范围之内,我一定给。”

    苏九,“我手底下缺人,尤其是像你这样有实力的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:“……你要我帮你做事?”

    语气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苏九懒得转弯抹角,单刀直入:“否则,你有什么资格,让我帮你?就凭你那区区元皇五阶的等级?”

    曾为手下败将,厉旻苍还真是哑口无言:“你要我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“在我手底下做事很简单,我提供你机会,你可以在四九城大展拳脚。”苏九把喝完的茶杯,翻过来,扣在桌上,缓缓地:“我只要百分之百的服从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白皙如玉的手指,朝着杯底轻轻一点。

    哗啦——

    茶杯化为粉末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会亲手毁掉。”

    冰冷刺骨的声音,像是两把刀子,贯穿了心脏。

    厉旻苍自认为自己在三七城打出一番成绩,也算是一个人物了。

    至少在三七城,听见他的名字,见到他的人,无人不畏惧。

    可眼下……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,他被一个少年给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苏九忽地一笑,敛起了所有锋芒:“你有选择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心脏狂跳,更像是被人握进了掌心里。

    一收一缩,紧张的要命。

    那可是四九城,身份与地位的象征!

    机会永远留给敢于冒险的人。

    只要听他一个人的话,他有足够一展拳脚的机会!

    与其一辈子蜷缩三七城这个小地方,他为何不试一试?

    厉旻苍倏地起身,抱拳颔首:“属下厉旻苍,见过主子!”

    立马进入角色,也是个人才了。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挑眉,“既然你做了决定,这次便于赫连聿一起回四九城吧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抿起唇,有些不情愿:“我真的不能跟你一起回去吗?”

    苏九眉心微蹙,表情异常冷淡:“你若是真想帮我的忙,就带厉旻苍去见姬芙蓉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:“好吧,那你早点忙完,早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吱声,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小的动作,就足以令赫连聿感到开心了。

    祁绍一直盯着两人的互动,心里的疑惑已经堆成了小山了。

    这俩人也未免太亲密了吧?

    他抿起唇,咳嗽两声:“咳咳!九哥,也不知道冥……即墨无溟最近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苏九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,没理他。

    祁绍有点不甘心:“这次即墨家的继承人被收回,即墨无溟也太惨了。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!

    冥王大人为了你把继承人的位置都弄丢了,你居然跟别人眉开眼笑!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的给他倒了一杯茶,然后掐住他的下巴,直接往里灌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我……咕嘟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被迫把一杯茶喝掉了,总算是安静了。

    厉旻苍可不知道这中间的弯弯曲曲,他思忖了片刻,便道:“主子,那我先回去通知兄弟们,收拾收拾东西,准备随时赶路。”

    苏九略微点头:“嗯,我有点东西还在三七城客栈,谢忱你跟他们一起去一趟,帮我把东西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谢忱心里疑惑,面上不显:“好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却是一动不动的。

    直到苏九凉凉的瞥了他一眼,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。

    有厉旻苍带路,三人离开苍狼学院,丝毫不受阻。

    祁绍一脸疑惑:“我们有东西在客栈吗?”

    苏九手搭在桌上,轻轻敲了敲,“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    祁绍:“你不信厉旻苍?”

    苏九:“信不信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祁绍:“可是谢忱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:“你担心?”

    祁绍翻了个白眼:“再怎么说,他也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目光幽深的看着门外:“厉旻苍这个人很有大将的风范,但他这么多年没看清院长,也只能说明,聪明的人也有眼拙的时候,难保他身边还有没有类似的。”

    祁绍皱起眉头:“可是谢忱的修为也不比赫连聿赫连聿强多少啊,要是厉旻苍翻脸的话,他们肯定都有危险……唉!都是我太弱鸡了!”

    他拍着桌子,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苏九垂下眼睑,半闭着眼眸:“放心吧,谢忱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有混沌在,该怕的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再说了,厉旻苍不会翻脸,哪怕是为了进四九城。

    除了她,没有人会给他在四九城闯荡的承诺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有野心,有抱负的人。

    事实如此。

    厉旻苍带着赫连聿回去之后,他一直是以礼相待的。

    谢忱离开学院之后,心里的疑惑便想通了。

    他不急着离开,而是跟在赫连聿身边,一起去了厉旻苍的住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