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4章 院长不对劲

    苏九眼底闪过浅碎的暗光,抬头:“院长您误会了,晚辈并没有偷师学艺的打算,只是遇到了一个关于阵法的难题,实在是想不通,路过贵学院,才会出此下策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感觉有点像我的台词?

    老院长微微抬眼,面色和蔼:“不知是何难题?”

    苏九清冷的目光,与他直视:“诛邪阵跟辟邪阵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倏地扭头。

    这小子脑袋不好吗?

    诛邪阵就是院子里的阵法,两个阵法之间的差别,他刚刚进来特地跟他说过。

    他现在随便捡起来就询问老院长,几个意思?

    苏九无视他的眼神,直勾勾的看向老院长:“我前段时间在四九城的时候,有人以这两个阵法作为刁难人的考题,我曾经败在这上面。我修炼天赋极佳,炼丹天赋也是万里挑一,却在这阵法上栽了跟头。我不服气。”

    我不服气。

    四个字坚定而果断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各方面的天才来讲,失败是难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有这种偏执的想法,似乎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厉旻苍抿起唇,安抚道:“你在修炼和炼丹上都是天才了,不必执着于其他。”

    此刻,他显然被苏九一番话给带歪了。

    完全忘记了苏九这番话的基础是他之前所说的诛邪阵和辟邪阵。

    苏九挺能装的,言辞犀利:“我的人生当中没有失败,我必须搞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区别。否则,我寝食难安!”

    老院长眼神微闪,笑着开口:“按理说,你一个晚辈询问这些事情,我身为长辈定知无不言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挺认真的:“我跟厉兄的赌约只是带我来见您,至于您与我之间的事情,自然另当别论。只要是晚辈能帮得上忙的,一定办到。”

    咔。

    杯盖磕在茶杯上。

    老院长似乎就是在等她这句话,笑着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做事情风风火火,自有一番理论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听着他虚伪的话,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老院长倒是也不客气:“听说上次在奇斐山脉是你救了子凡,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。但是关于凶兽一事,老夫还是很好奇,这头凶兽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事实上狄子凡把谢忱契约凶兽这件事隐瞒了,只是说这凶兽被人给收了。

    听见老院长的问题,厉旻苍微微眯眼,内心疑窦骤生。

    老院长对凶兽一件事耿耿于怀,因此见墨九,他尚且能理解。

    但是他现在不仅仅是想问清楚原因,甚至想知道凶兽在何处?

    苏九听见老院长的问话,便猜到了狄子凡没全部说出。

    这倒是给了她胡说八道底气:“这凶兽太过险恶,我虽然一时制止了他,后面还是被他给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逃了?”老院长手一抖,茶水都晃了出来:“逃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苏九叹了一口气,“这凶兽生性凶猛残暴,晚辈实力有限。”

    偷听的混沌:“……”虽然我不是人,但是你真的狗!

    老院长皱着眉,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态:“凶兽逃走,一定会危害一方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抿起唇,岔开了话题:“我回答了院长的问题,院长也该告知一二了吧?”

    老院长微微点头,“诛邪阵与辟邪阵,同出一处,有邪祟作怪之处,若是用这两个阵法,必定能镇宅。但是若无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忽地打断了他:“若无邪祟作怪,有聚集邪祟的作用?”

    老院长呵呵一笑:“天才的脑袋,总是这么灵光吗?”

    这根灵光并不搭噶,只要是长脑子都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苏九红唇掀起,“既然如此,院长的院子里,为何要有诛邪阵?莫非是有邪祟靠近?”

    厉旻苍微微一怔,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阵法一直都在这,他还真没有放在心上,习惯了。

    也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老院长抿起唇,眼底掠过一道寒光,语气依然温和:“虽然苍狼学院学习阵法,本不该是邪祟靠近的地方,但这里的确是一座招惹邪祟的宅子。”

    苏九浅笑嫣然,继续问:“那院长为何不换一个宅子?”

    老院长顿了一下,而后哈哈大笑,摆手:“人老了住习惯了,嫌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手撑着脑袋,发出最后一个疑问:“晚辈最不懂的并非是诛邪阵与辟邪阵的区别,而是诛邪阵的诛,到底是诛邪的诛,还是入驻的驻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眉心狂跳了一下,缓缓地眯起眼睛:“诛邪阵便是诛邪阵,哪来的驻邪阵,简直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苏九颔首:“晚辈的确不懂,老院长莫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她对于阵法是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刚才进来的时候,厉旻苍嘀咕了两句,她就记下了。

    鉴于对于这个院长的怀疑,她才牛头不对马嘴,强行跟他尬聊到现在。

    一番话聊下来,没想到这院长居然慌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有趣。

    彼时,厉旻苍已经愣了。

    诛邪阵与驻邪阵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觉得墨九这个正确答案,很可能是那个他不想承认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阵法困惑了他多年,他曾用两个阵法做过比较。

    最后被院长发现训斥了一番,让他不要专注于这些小阵法。

    之后每次提到这两个阵法,他都忍不住多说两句。

    眼下看来,这两个阵法的确有古怪。

    既然有古怪,那么院长故意混淆视听?

    厉旻苍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赫连聿攥着晶石,心脏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这老院长有问题,幸亏他刚才没问出来。

    老院长自己也察觉到了自己反应过度,既然已经挽回不了,他干脆沉下脸,往后走,送客。

    厉旻苍满肚子疑问,带着苏九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离开院子之后,他连忙靠近苏九:“你们到底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微风吹过,后背拔凉,已经被冷汗浸湿了。

    如果诛邪阵是驻邪阵,那这个地方岂非?

    他侧目,瞄了一眼渐行渐远的宅子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苏九见他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,淡淡的:“这间宅子有凶兽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凶兽气息?怎么可能……院长他……”

    厉旻苍忽然噤声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这几年的院长好像都挺不对劲的。

    没有往这方面想还没觉得,一往这方面想,以往的重重都冒着阴气。

    咕嘟。

    厉旻苍吞了吞口水:“会不会是混沌?”

    苏九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听见他斩钉截铁的话,厉旻苍狐疑的:“你这么确定?”

    苏九斜了他一眼:“混沌已经被契约了,这个凶兽应该是别的凶兽。”

    契约?别的凶兽?

    厉旻苍自认为自己阵法修炼的非常到家了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这两个阵法的原因,他有点怀疑自己学的其他阵法,是不是也被误导了。

    苏九抬起手,拍着他肩膀:“他既然没作恶,就说明你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没吱声,似乎还能感觉得到昨天对方看着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经常见到对方脸色青白,眼睛往里凹陷,他还以为那是研究阵法,累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自己也时常会研究阵法,而废寝忘食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下来……他可能是邪祟附体了?

    一行人离开之后,便又回了宿舍。

    厉旻苍并没有走,而是跟着苏九他们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进房间,他就坐下来,自己倒了一杯冷茶,咕嘟咕嘟喝掉了:“我,我怀疑我们院长可能已经不是那个院长了。”

    记忆中的院长的确是变化很大。

    苏九坐下,斜眼:“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赫连聿叹了一口气:“唉,他是不是你们院长,我一点也不关心。就是可惜,我可能问不出来这颗晶石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捏着晶石,翻了翻。

    厉旻苍瞥了一眼,略微扬眉:“这块晶石有什么来历吗?”

    赫连聿手支下巴,有些惆怅:“这晶石关系到了很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勾了勾手:“拿来,我帮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斜眼看他,往后一缩:“你会这么好心?”

    厉旻苍:“……你就当我闲得慌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:“……行吧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接过晶石,捏住之后,对着光线的地方看了看。

    眉头高挑,极其惊讶:“你这块晶石非常贵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出来了?这是一块什么晶石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可是苍狼学院阵法最为精湛且离开学院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到底是什么晶石?”

    厉旻苍把晶石放在桌上,点了点:“这是一块监控晶石,一般是用来监控禁术使用情况的。在我们神龙大陆,鲜少见到。你是从哪里搞到的?”

    赫连聿脸色暮然一边:“监控晶石?居然是监控晶石!”

    他啪的怕案而起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苏九看着他,眸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厉旻苍张了张嘴:“这晶石是块宝贝,你要是不要的话,可以给我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冷冷瞪了他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