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3章 古怪的院长

    等到帮赫连聿见到院长之后,她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人的交集,也会只限于此了。

    幸好饭桌上还有赫连聿,担当起了跟丹系长老寒暄的角色。

    也不算冷场。

    苏九一顿饭的话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离开之后,外面的人群还没走,甚至在打听墨九跟丹系三大天才的关系。

    不打听不知道,一打听下一跳。

    墨九居然是元气和炼丹双修!

    修为能与元皇对战,炼丹品阶与天赋超过了丹系三大天才?

    这等爆炸性的消息,把苍狼学院的学生们震得前仰后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院长住处。

    一盘棋,两杯茶。

    厉旻苍白子落下,淡淡的:“墨九那小子的确有实力也有天赋,搭救狄子凡一事应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面容发青,眼圈往里凹陷,整个人略显阴沉。

    他捏着黑子,在手心里摩挲,并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直到黑子落下,他才抬起晦暗的眼眸:“你知道那并非异兽,而是凶兽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手顿了顿,“不论是异兽还是凶兽,有人能收服就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沉着脸,没有说话,给人的感觉就是挺阴森的。

    饶是厉旻苍已经习惯了,却还是捏紧了白子,补了句:“封印出错这件事的确是失误,无可争辩。”

    算是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老院长收回视线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看了一眼棋盘:“我又输了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低着头,意味不明的:“你虽然离开苍狼学院了,希望你也不要忘记了你是苍狼学院的一份子。神龙学院的学生,能避则避之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抿起唇,点头:“旻苍知道,只是……白日打赌的事?”

    老院长慢吞吞地捡起棋盘的棋子,分开收起来,语气疏离:“我从来不见外人,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眸光闪了闪:“院长,难道您就不好奇能把凶兽收服的人,到底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老院长动作一滞,虽然很轻,还是被厉旻苍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老院长收拾完棋盘,才抬起头:“明日上午,你带他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院长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暗暗松了一口气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在他离开的刹那,老院长眼神变得阴沉,犀利的像是野兽。

    他扭头,看向墙上正中央挂的字画。

    “我手里的苍狼学院,比你管理的好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苍老的声音,缓缓地扩散开了。

    不知是自言自语,还是刻意在说给谁听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浓郁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细看,便能发现院长的住处,透着一股子阴邪之气。

    直到次日旭日东升,一切都笼罩在了阳光之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厉旻苍履行赌约,上午准时带着他们去见老院长。

    只是中途的时候,故意靠近苏九两步,低声道:“你昨天说的事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苏九侧目,佯装不知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厉旻苍眼梢微抽,掩唇轻咳:“就是四九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九啊了一声,做出刚想起来的模样,点头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眼底掠过喜色,他昨晚考虑一晚上。

    想要在四九城扎根,不是那么容易的,但是有四九城的人帮忙,效果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还想进一步询问的时候,苏九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厉旻苍无奈的闭嘴,乖乖地带着他们往前走。

    刚一到院长住处之际,苏九就被迫停住了脚。

    倒不是她不想走,而是脑海里传来了青龙的提醒:“有一股很浓郁的凶兽气息,不过我感觉不出来,是什么凶兽。”

    彼时,跟谢忱契约的混沌也在神识中提醒:“有古怪,你小心一点,你我签订的是主仆契约,你要死了,我也要挂了!”

    声音很暴躁,充满了对这个主人的不满意。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活命,他才不会被一个弱鸡人类契约呢!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你想东西的时候把神识切断,我能听的见。”

    混沌:“我就是想给你听得!傻货!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跟一头兽计较。

    祁绍奇怪的看着顿住的苏九和谢忱:“你们俩怎么了?”

    厉旻苍同样也在看他们。

    赫连聿望着院子的大门,眉心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来自血脉上的敏感,隐约察觉出来一丝丝古怪。

    他看向厉旻苍:“这里就是院长的住处?”

    厉旻苍点头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九漫不经心的开口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谢忱看了她一眼,心里清楚她刚才必定也是察觉到了异样。

    厉旻苍迈脚往前,带路。

    苏九步伐放慢,与赫连聿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谢忱则拽住了祁绍的胳膊:“别乱跑。”

    祁绍翻了个白眼:“我能跑什么,别拽我。”

    谢忱面无表情的瞪了他一眼,“别闹!”

    闹你大爷啊!

    祁绍抿起唇,没吱声。

    大约是发现了苏九有意的跟赫连聿同行,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乖乖地任由他拽着了。

    一行五人,跨进院子。

    苏九敏感地察觉到一股凉意,若无其事的环顾一周。

    看似很普通的院子,周围的摆设都是按照阵法来摆放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厉旻苍带路,他们应该没法顺利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厉旻苍心胸很宽阔,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想进四九城,跟苏九攀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有意无意的跟他透露了周围的阵法。

    片刻,几人进了前厅。

    老院长脸上气色不错,跟昨日的状态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厉旻苍心里有些奇怪,但是并没有多想:“院长,这位就是墨九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朝着他们笑了笑,“远到是客,都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很快旁边走过来两个小厮,端了几杯茶上来。

    老院长主动地开口:“听说你为了见老夫,还跟旻苍打了一架?”

    “其实是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聿刚要开口,就被苏九截了话茬:“我对苍狼学院的阵法非常感兴趣,对于创建了这牌阵法的老院长,心里非常崇拜,所以才会如此鲁莽。”

    论吹嘘拍马,她是张口既来。

    老院长端起茶杯,笑呵呵的:“非常谢谢你们对苍狼学院的阵法感兴趣,但是苍狼学院阵法非本学院学生之外,不传教外人的。”

    青龙绕在苏九的手腕上,鼻尖嗅了嗅:“奇怪了,这院子里到处都是凶兽的气味,但是去没有凶兽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底闪过浅碎的暗光,抬头:“晚辈有一个疑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