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0章 最大的死敌

    这时,就见祁绍和谢忱把碗筷放下,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祁绍:“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谢忱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我不够淡定,还是他们不是人?

    苏九起身,淡淡的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沉着脸没说话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只是有那么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是个带路的!

    赫连聿靠近苏九:“这人修为不低,你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劝不住她,便只能细心叮嘱。

    苏九无声点头,算是给了他回应。

    食堂众人见状,饭也不吃了,放下碗跟着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厉旻苍单手负背,斜眼看向跟在后面的少年:“你既不是我们苍狼学院的学生,我便不在阵法上讨你便宜,咱们十招之内见真章。”

    苏九赞同点头:“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淡定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反应让厉旻苍心里产生了一丝被对手瞧不起的屈辱感。

    想他五阶元皇,哪怕是在四九城也是首屈一指的高手!

    谁敢如此轻视他?

    尽管很愤怒,他表情控制的还是很好。

    苍狼学院并没有擂台赛形制的赚取金币场合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有一个非常大练武场。

    厉旻苍带头走到了练武场中央,单手掐诀,朝着旁边的一甩。

    地面出现八卦图,周围里面形成一个光圈。

    狄子凡忙低声解释:“这是我们苍狼学院学生对战的时候专用的阵法,双方都进去之后,若非一方认输,便会被阵法所限制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苏九略感诧异:“那你们这个阵法挺方便。”

    打架就要打过瘾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狄子凡莫名感觉到几分凉意:“其实……你要是现在不想打了,我也可以带你去见师父的,虽然有点复杂,但是我开口,也许会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侧目:“你是有机会,而他答应一定带院长见我。”

    狄子凡:“……”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院长是他的师父不假,但是厉旻苍的身份却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他跟院长是亦师亦友,说话的分量比自然比他要重。

    他既然说带墨九见师父,就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对比之下,他自己确实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上次封印失败,师父嘴上没说什么,对他却变得很冷淡。

    厉旻苍站在那,微微抬手:“请。”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步伐轻慢的走进光圈。

    进入的刹那,光圈忽然消失。

    厉旻苍眯着眼睛,好心提醒:“我厉旻苍一向光明磊落,不喜欢占人便宜。这个阵法最大的弊端就是你看它好似消失了,实则在这一圈,都是铜墙铁壁。”

    他边说,边顺着圆形走路。

    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说法一般,他朝着外面的学生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就见,一个学生走上前,拔出剑,朝着这里用力砍下来。

    噹地一声响。

    学生被震得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看似空气的地方,赫然被阵法隔开。

    阵法外面和里面,已然是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苏九余光轻扫,若无其事的:“哦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沉着脸,等待着对方出手。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并没有动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对峙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画面仿佛静止了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们开始焦急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还打不打啊?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不出招,厉学长要是先出手,到时候那小子输了,定然会耍赖的!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这种场合谁先出手,谁落下风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这么干等着吧?”

    讨论声并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厉旻苍抬抬下巴:“看在你年纪轻的份上,你先。”

    苏九略微扬眉,挺不客气的: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瞬间。

    歘!

    一道白影掠动,少年身形如梭。

    厉旻苍眸光微凝,将元气聚集在脚下,跟着冲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碰撞之际,便发出两道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黑一白。

    两人速度特别快,众人只能看见虚影,以及元气的光芒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跟过来的不乏有之前腿软却没有晕倒,且围观全程的。

    “墨九之前掐住王导师的时候,分明是红色元气啊,怎么现在又变成白色了?”

    “红色个屁啊!他之前被困阵法,甩出来飞刃分明是青色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一说,他之前劈开六棱阵法的元气,好像是黄色?”

    “滚,越说越扯了!哪有一个人拥有四种元气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怕是忘记赫连九了,人家拥有五色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越说越觉得邪乎,不由地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狄子凡一行人曾经见到过,心里虽然不惊讶,但是满肚子疑惑。

    他们那次封印凶兽的时候,对方爆出来的五色元气,他们简直下巴都快惊掉了。

    结果由于青龙的出现,导致他们都忽略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实在是令人心惊啊!

    谢忱眼底若有所思的。

    五色元气,赫连九。

    看来九哥跟赫连家有关系,确凿无疑了。

    祁绍眯着眼睛,仔细的看着对战的两人:“你看得清楚吗?”

    谢忱回神,淡淡的点头:“虽然很晃,但是能看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祁绍扭头:“你不就比我高一阶,凭什么你能看清楚?”

    谢忱抿唇:“大概凭我帅。”

    祁绍嫌弃的横移两步:“我常常因为不够无耻,而跟你格格不入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拧眉看了他一眼:“你也配说这句话?”

    祁绍抱着胳膊,朝着他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冥王大人的情敌,就算你帮过我,我也不会感激你的!

    赫连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搞不懂这小子怎么看见他,就跟看见敌人一样。

    等回去之后,他一定要找个机会,好好跟他谈谈。

    砰——!

    凶猛的撞击声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半空之上。

    少年一只脚抵在厉旻苍胸膛,似乎是刚刚把他踹到阵法墙壁上,发出来的动静。

    众人双目微睁,满脸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知道啊,这一开局我也没看清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,你们谁是元王以上的等级啊?看清楚怎么回事了吗?”

    修为低的悲哀,连看人打架都需要讲解员。

    索性跟过来的也有专攻修炼的学生,五阶元王,看的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元王解释道:“墨九刚才在空中一个翻身,横扫踢出去,将厉学长踹的非常结实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厉学长这么简单就被人打中了?

    元王摇头:“并不简单,你们或许看见只是一个光影,但是墨九跟厉学长已经对打五招了。”

    “雾草?已经五招了,我就一眨眼啊,十招定胜负,厉学长岂不是输定了?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臭屁啊!厉学长绝对不可能输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厉学长是说十招之内见真章,又没说定胜负。”

    元王接过话茬:“只要双方不认输,阵法不会失效,你们不用操心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为厉旻苍被打中而震惊又不敢置信的同时。

    厉旻苍自己也是愕然的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刚刚他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阵法擂台的利用,他觉得自己非常熟练,闭上眼睛都知道位置在哪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将对方一击撞上阵法墙壁之际,对方身形诡异,拉住他的胳膊,反腿绕住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他一个翻身,砰地一声!

    已经撞在阵法墙壁上了。

    撞到墙壁,那一瞬间疼痛蔓延至整个后背。

    满眼的错愕。

    少年单脚抵在他的胸膛,挑眉:“要认输吗?”

    十招还没到,他问他认不认输?

    厉旻苍眼底的错愕褪去,渐渐地变成了阴沉:“好运只是一时的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,抓住他的脚踝。

    苏九平淡无波的收回脚,眸光转深,笑的很邪气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认输,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厉旻苍后脊一凉,莫名的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深想,便感觉到一股强悍的力量袭来。

    到达元皇等级,身体的反应速度,比脑子要快。

    他已经快速闪身,从剑域之中拿出了自己的佩剑。

    长剑一出,青光凛凛的,透着一丝冰冷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厉学长的冰峰剑!一剑飞过,冰封十里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让厉学长拿出冰峰剑不等于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大家瞪大双眼,这可是历史性的一幕啊!”

    在众人热烈环顾的同时。

    聂席霖摇头叹息:“可能这就是命中注定,注定厉学长的传奇终止于此。”

    柳栋:“……”

    聂席霖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戴思绮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赞同的点头,同情的看向厉旻苍。

    冰峰剑对于任何一个修炼者来讲,都是一个危险性极强的宝贝。

    但是它对一个拥有火种的炼丹师而言,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普通的柴火,尚且可以压制住。

    兽火,异火,更别提墨九的本命之火了。

    总之,厉旻苍遇到了这辈子最大的死敌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这两个老油条半点儿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倒是赫连聿拧着眉头,一脸老父亲的表情。

    阵法中央。

    厉旻苍单手掐诀,手中长剑朝着空中比划。

    歘的一下。

    空中浮起一道青光,顺着剑身冒着寒气。

    技能甩出去的刹那,仿佛连空气都结冰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!霜龙魔爆!”

    一道惊呼,让人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苏九眉眼轻抬,拿出了归魂剑,不以为然的甩了甩。

    厉旻苍面色很沉,双眼锐利的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忽然,他看见少年举起了手中长剑,殷红地唇上挑,邪气横生。

    面对他的霜龙魔爆,居然还笑得出来?

    厉旻苍心跳漏了一拍,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可惜,事情的发展,根本轮不到他多想——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