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9章 吃完饭再说

    狄子凡心里烦闷的要命。

    怎么吃个饭都吃不安稳呢?

    他抬起头,心头一震:“厉学长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厉旻苍,比狄子凡要年长,在狄子凡没有接任奇斐山脉封印之前,一直都是厉旻苍负责的。

    此人身高体阔,面容冷硬且锋利,很有威严,非常有将军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听说,一个叫墨九的来苍狼学院挑衅?”

    他阴鸷的眼神,落在低头喝酒的少年身上,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。

    狄子凡心往下沉,看来是有人特地去请他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压着声,认真道:“厉学长,这些都是误会,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了,长老们也没有追究,说到底墨九他们才是受害方。”

    言辞之间的维护,听得厉旻苍脸色微黑。

    他眯起眼睛,盯着少年的抹额,伸手便要去扯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是既然这个墨九被如此吹嘘,他便动他头上的东西,给他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少年一动不动,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动作一般。

    厉旻苍冷笑,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手落他额间之际。

    刺啦——

    抹额尾端像是毒蛇一样蹿起。

    锋利无比!

    嘀嗒、

    手还没挨到抹额,后背被割出了一道血口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忽然都没声音了。

    仿佛连空气都静止了。

    厉旻苍眼带错愕,几乎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也是他太大意了,没想到这东西会攻击人,而且如此犀利。

    狄子凡看见厉旻苍吃瘪,也暗暗一惊。

    厉旻苍一直都是苍狼学院的骄傲。

    如今三十五岁的他,已达到五阶元皇,不但是苍狼学院最厉害的学生,就是拿去跟神龙学院的学生比,也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之所以离开苍狼学院,也是因为他的阵法和修为已经精湛到可以独立了。

    他在三七城发展数日,便已经将三七城大部分势力都掌握了。

    得罪他,显然是没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狄子凡压下心惊,连忙开口:“厉学长,这些真的都是误会,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二长老和三长老,对了,你还可以去问丹系的长老。”

    柳栋和聂席霖也赶紧打圆场:“厉学长,你还没吃饭吧?坐下一起吃一点吧?”

    戴思绮脸色有些泛白,“厉学长,我给你搬凳子。”

    她赶紧起身,搬了一个凳子,放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厉旻苍没有说话,手背还在流血,伤口不深不浅。

    他无视狄子凡他们示好,冷眼看着若无其事喝酒的少年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他反手朝着少年的脸庞,怒扇过去。

    手带元气,凶悍如斯。

    一个五阶元皇,毫无预兆的刁难。

    结果似乎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厉学长!”

    “墨九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他们同时伸手,只来得及提醒。

    赫连聿一直关注着,也是伸出手。

    对方速度太快,他们话只喊到一半,手掌已然狠狠落下。

    苍狼学院的学生眼底带着嘲讽。

    好似已经看见了少年被打的脸颊发肿,狼狈不堪的模样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令人惊愕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巴掌落下,意料之中的响亮没传出。

    少年随意的抬起手,就挡住了厉旻苍甩过来的手掌。

    他掀起眼皮,“你娘没教你,不要随便打扰别人喝酒吗?”

    柳栋:“……”

    狄子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聂席霖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戴思绮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既松了一口气,又替厉旻苍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他们脑海里同时闪过一个画面。

    因为一壶酒,而惨遭暴打暗影巨蟒。

    厉旻苍自己也是一愣,挡住他手掌的手,有些冰凉。

    就跟少年给他的感觉一样,骨子里透着冷漠与疏离。

    他收回手,锐利地:“我娘的确没有教过我不打扰人喝酒,但她教过我,在别人的地盘,最好不要太嚣张,否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轻轻甩手,端起酒杯,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直接把他无视了。

    众人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说他嚣张他还蹬鼻子上脸了?

    厉旻苍的脸色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本想给他下马威,结果自己接连吃闷亏。

    他眯起眼睛,盯着他不离手的酒杯。

    阴鸷的眼神,渐渐地多了几分戾气。

    狄子凡后背一凉:“厉学长!你最近应该挺忙的吧?坐下喝酒吧?关于墨九这件事,咱们就这样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赶紧倒了一杯酒,推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厉旻苍后面站着一群学生,一部分是跟着他来的,一部分是食堂里看戏的同学。

    他是来替苍狼学院找场子的,哪能就这么随意的谈和?

    “闭嘴!这件事轮不到你替神龙学院的学生开脱!”

    狄子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哪里是替墨九开脱?

    我分明是在救你啊!

    一个因为一壶酒差点干掉暗影巨蟒的人。

    他要是敢动他的酒,他丝毫不怀疑他能打爆他的头!

    抱有这个想法的,还有柳栋他们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挺烦的,本来就没什么大事,怎么就能闹个不停呢?

    苏九捏着酒杯,轻轻转了转,淡淡地开口:“既然你们很不服气,不如打一场吧?”

    赫连聿倏地皱眉,他能感觉得到对方修为不低,“你不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理他,慢吞吞地补了句:“如果我赢了,就让苍狼学院的院长出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眼神一滞,有些呆呆地望着少年的侧脸。

    两眼忍不住冒红心。

    妹妹要替他出头啊!

    厉旻苍下巴一抬,冷笑:“见院长是小意思,但是你要是输了呢?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眸光幽深:“任凭处置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倏地回神:“不行!”

    苏九没理他,继续与厉旻苍对视。

    厉旻苍第一次遇到这种硬茬,一拍桌面:“好!你有种!就这么定!”

    就在他摩拳擦掌,充满斗劲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“吃完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少年平静的收回视线,仿若无人的吃肉喝酒,

    厉旻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子简直嚣张到目中无人了!

    苏九吃饭很慢,今天尤其慢。

    众人等了许久,都开始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墨九是不是怂了?怕输?故意拖时间呢?”

    “草,我刚刚饭都没吃完,生怕他们要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再去扒两口饭?这人怂的鸟样,一时半会打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却见少年将杯子里的酒,仰头饮尽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酒杯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苏九扭头,看着对面的几个人:“你们吃好了吗?”

    柳栋:“……”

    狄子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聂席霖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戴思绮:“……”

    碗都是干净的,压根一筷子没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