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6章 看戏

    前面一句,苏九满脑子我靠的。

    后面一句,苏九斜眼看向赫连聿:“负心汉?”

    赫连聿:不是,妹妹,你听我解释!

    苏九冷冷地收回视线,并不想听他解释。

    赫连聿自闭了。

    郁闷地看向抽泣的戴思绮,这女人怎么嘴巴没把门?

    虽然是他说的不假,可他当时又不知道她说的是谁!

    苏九看着哭泣的戴思绮,认真的:“我当时以为你在开玩笑,并没有当真。”

    戴思绮红着眼睛,抽了抽鼻子:“那你现在知道了,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抿唇:“知道,但我不能娶你。”

    戴思绮气得跺脚:“为什么啊?你是不是嫌弃我长得不好看?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捂着脸,哭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苏九舔了舔后槽牙,直截了当的:“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栋:“……”

    聂席霖:“……”

    狄子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,他还是个男人!

    三人同情的看了戴思绮一眼。

    戴思绮双目微睁,不敢置信的:“你有喜欢的人了?是谁?我,我怎么不知道呢?上次不是还没有吗?”

    她抠着手指,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。

    苏九扭头,只想赫连聿:“我喜欢他妹妹。”

    谢忱眸光转深,暗暗地思忖起来。

    祁绍歪着头,靠近他:“赫连聿还有妹妹吗?”

    谢忱蓦然想起似乎没有怎么跟她提过赫连九的事情,便轻声附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。

    薄唇翕动,视线落在他的下颚弧线上,跟着落在他微翘的唇上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跟九哥打起来了?那赫连聿居然还跟九哥走的这么近?”

    祁绍微微扭头,两人极近。

    咕嘟。

    喉结滚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谢忱有些情不自禁的响起那次他醉酒之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顿时面色一变,站直身子。

    横移两步,跟他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!

    祁绍奇怪的看着他的举动:“你干嘛?你又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谢忱面无表情:“大致上就这样,没有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冷漠的很。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到底哪里得罪这孙子了?
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两人交谈的时候,戴思绮的情绪渐渐地稳定了下来,把愤怒的都转接到了赫连聿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那么笃定,原来是你妹妹把墨九抢走了!”

    她掐着腰,蛮横的杵着他肩膀:“我居然救了我情敌的哥哥!”

    赫连聿一脸黑线,未免苏九误会,郑重的解释:“我一开始压根不知道你说的人是墨九!”

    墨九……

    戴思绮皱了皱鼻子,狐疑地:“我们俩之前去找墨九的时候,你喊得好不是墨九?”

    赫连聿发现自己良好的涵养,在这个女人身上不大管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岔开话题,墨九跟我妹妹……的确是你情我愿的一对,都已经定亲了。”

    他咬着牙,帮妹妹圆谎。

    戴思绮气得胸脯上下起伏,指着他:“你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之徒!我救了你,你恩将仇报!”

    左一句忘恩负义,右一句恩将仇报。

    赫连聿薄唇紧抿,扭头,对着妹妹道:“这位小姐让我给你带句话,说,她戴思绮,会乖乖地在这里等你来娶她的。她还准备了两百坛老酒当嫁妆!”

    一句句,就跟砖头一块块砸在戴思绮的脑门上一样。

    她刚刚被墨九拒绝,他还把这些事情说出来?

    他这是成心跟她过不去,想看她出丑!

    戴思绮气得眼前发黑,脑门子嗡嗡叫唤:“你……啊——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她伸出双手,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她这小身板,赫连聿哪里放在眼里,单手就把她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放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戴思绮双手被攥住,一时心急,张嘴,就去咬人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兔子急了也咬人了。

    何况戴思绮还是个有点凶悍的小兔子。

    她一口咬在赫连聿的肩膀上,力气极大。

    赫连聿哪里吃过这种亏,也是被她胡搅蛮缠搞的脑袋发懵,反手绕住她。

    戴思绮被强行翻了个个,后背抵着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的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还想去咬赫连聿圈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赫连聿忙伸手,掐住她的下巴,一脸黑线:“你属狗的吗?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互动,旁边人看的有点懵。

    甚至没明白他们俩怎么就斗鸡一样斗起来了。

    苏九原本是当事人,现在成了旁观者。

    心安理得靠在旁边,看着他们俩互斗。

    戴思绮被掐住下巴,脸颊被捏进去了,嘴巴成了O形,

    “唔……放开我……你这个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聿一手将攥着她的双手,摁在紧紧地,一手捏着掐着她下巴,还挺轻松的:“你不是很凶吗?你那么有本事,你从我手里挣脱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戴思绮脸颊忽然变得通红,身体不自在的往后面缩了缩。

    赫连聿并没有察觉到,还低着头,在那挑衅:“继续啊,看你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戴思绮低下头,有些羞愤:“你……你快把你的手拿开。”

    声音几乎是含在嘴里的。

    赫连聿就在她耳边,当然听见了,且低头看了眼。

    他手里虽然攥着她的手,但是手指却紧紧地挨着她的胸。

    甚至能感觉到有点软,而且还挺热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赫连聿面色一僵,像是被蛇咬了一眼,猛地把她推开。

    他的反应太大,戴思绮仰面往前倒去,正好扑向苏九。

    然鹅,苏九坏笑着横移一步,避开了。

    而她背后,就是一堵墙。

    赫连聿下意识地伸出手,把她又拽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戴思绮趴在他怀里,男人陌生的气息,让她顿时脸红到了耳后根。

    她吓得连连倒退:“你……你这个,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双手环胸,扭头,也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赫连聿手脚有些僵硬,轻咳一声,没吱声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,说不出的古怪。

    狄子凡把戴思绮拉到后面去,有些尴尬的:“时间不早了,我请你们去吃饭吧?”

    苏九本想拒绝,但是赫连聿快一步答应了。

    她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倒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赫连聿好不容易进来的,当然不会轻易地走了。

    晶石的事情,他是一定要调查清楚的。

    等到解除一切危险之后,妹妹就能彻底无忧了!

    狄子凡带着他们,直接去了食堂,让厨子多做了一点菜色。

    响午时分,正是吃饭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去的时候,简直就是聚焦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