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4章 我没有哥哥

    妹妹??

    赫连聿一脸懵逼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戴思绮挤到他身边,抬眼看向前方,“看见什么鬼了……墨…墨墨九?”

    惊讶与错愕,引起旁边同学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戴师姐?你认识那个闹事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真的认识吗?那个疯子把王导师丢进六棱杀阵里面去了!”

    “戴师姐你认识的话,快点去劝劝,他现在要把聂席华也丢进去啊!”

    戴思绮听得一头雾水,完全没有搞清楚:“不是,我没听懂……算了!我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她一摆手,急匆匆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赫连聿面色愣怔,心底不由地升起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妹妹发怒,会不会是因为自己?

    赫连聿使劲甩了甩头。

    不能给自己加戏!这不大可能!

    赫连聿压下猜测,跟着戴思绮后面往前走。

    前面的学生较少,两人走过去并不受阻。

    少年冷眼看着没有反应的长老,掀起殷红的唇:“看来,你们准备给他陪葬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寒冽如冰。

    几个长老脸色煞白:“阁下何必如此偏激,有什么事慢慢说!”

    苏九不语,面无表情的竖起剑。

    嗡~

    元气化为风刃,涌至剑身。

    “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,就这么从旁边传出。

    阵法里面的攻击,从四面八方袭向学生和导师。

    一群人堆成了小山,挣扎着,根本躲不开。

    噗嗤!噗嗤!

    六棱杀阵,阵如其名。

    爆裂的攻击之下,学生和导师,顷刻间就浑身是伤了。

    浓郁的血腥味,缓缓地移开了。

    苏九猛地眯起眼,归魂剑上起下落——

    “苏九!”

    “墨九!”

    赫连聿和戴思绮一前一后喊出声。

    苏九眼睫一颤,猛地转身,横向将手中招式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整个地面都晃了山下。

    一阵尘土飞扬,地面直接被劈开。

    这一剑下去把阵法给劈成了一大一小两半。

    哗的一下。

    地面就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阵法里的学生和导师眼前一黑,集体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地面仅仅是陷下去了半米。

    由于阵法被外力给毁掉了,他们虽然差点被埋掉,但好在六棱杀阵失效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几个长老目瞪口呆,眼底的惊恐还没有褪去。

    聂席华脚下一软,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余没有被丢进阵法里的学生,脑袋就像是被人敲了几锤子,嗡嗡直叫唤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想象,如果刚才这一剑朝着他们劈下来之后会是什么结果!

    ——“你死,或者,你们都死。”

    少年清冷的声音,像是恶魔的密语,不停地在众人耳边回放。

    这不是威胁,也不是警告,而是他真的打算这么做!

    苏九攥着剑柄,又烦又燥的转过身子。

    猩红的双眸,冷冷地盯着赫连聿。

    赫连聿张了张嘴,快步走过去:“你没事吧?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记忆中的男孩,仿佛长大了,有那么一瞬间,两人的脸庞重合了。

    苏九猛地伸出手,揪住他的衣襟,一字一句的:“不是想取代我吗?杀我啊?杀我啊?”

    双目赤红,泛着泪光,又带着几分邪恶的疯狂。

    攥着衣襟的手指泛白,仿佛用尽了极大力气。

    “杀我……杀了我,你就能代替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瞪着眼睛,眼泪挂在长睫上,倔强的不肯掉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似乎在黑暗当中,没有任何的光明。

    赫连聿心脏骤缩,眼圈泛红。

    他的妹妹,到底经历过什么非人的经历?

    赫连聿压着声,握住她攥着自己衣襟的手:“……我是赫连聿,认的出我吗?我是赫连聿,赫连家的赫连聿,我爹叫赫连歌,我娘叫欧阳蕴……你叫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忽然梗住。

    赫连家弄丢了她,也弄丢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赫连聿深吸一口气,拍拍她的手:“乖,哥哥在这里,哥哥在这里,哥哥最喜欢你了,怎么会杀了你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哥。”

    苏九垂下长睫,眼底盖着一层雾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她没哥哥。

    哥哥要杀她,而她亲手杀了哥哥!

    苏九猛地睁开眼睛,血色的视线已经褪去,眼前是赫连聿那张极好看的脸庞。

    眉眼清明的吐出三个字:“赫连聿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见她恢复神志,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,却贴心的没有追问。

    他笑着,佯装无事:“对,我没事,你们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冷漠的移开视线,拒绝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脑海里全是刚才对他说的话,每一个字都让她烦的要命。

    赫连聿见她心情不好,扭头看向祁绍他们。

    彼时,祁绍和谢忱早就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他们见过苏九失控,而且是墨无溟才能安抚的了的那种。

    她这次失控比以前更严重,就连对赫连聿说的话,都带着一股子癫狂的意味!

    刚刚他们差点都要以为,她要把赫连聿也杀掉了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结果就恢复了?

    这也太神奇了吧!

    狄子凡听见了苏九对赫连聿的称呼,后知后觉的大喊:“赫连聿?你就是赫连聿?你没死?”

    戴思绮也反应了过来,快走两步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谁说他死了啊?”

    狄子凡指着那群人晕倒的地方,“刚刚,他不是被阵法炸成碎泥了吗?他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突然一顿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赫连聿身上没穿外袍,脑袋闪过一道白光,拍着额头:“那个“赫连聿”是你用黏土魔兽肉搞的假的?”

    戴思绮乖乖地点头:“是啊,可是……黏土魔兽肉不是活物,又不能触动阵法,怎么会炸成肉泥?”

    她挠着头,一脸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狄子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抬头,看了看天空。

    巧合这种东西,就是这么坑爹。

    谁他娘的又能想得到,一只老鼠引发了这么一些列惨案。

    就差一点,他们这群人都要给一个黏土魔兽的肉陪葬了!

    几个长老也是听得脸色微黑,瞪了戴思绮一眼。

    二长老沉着脸,冷声道:“现在事情搞清楚了,人没死,你要怎么负责?”

    话,明显是问苏九的。

    苏九斜眼看去,语气冰冷:“负责帮你们挖坑,埋尸体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