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2章 除非赫连聿死而复生

    戴思绮倏地抬头,有些气愤:“你胡说什么?他不可能骗我的!前段时间我同学去四九城还见到他了!我就是让你给我带句话而已,你不带就不带,你干嘛这么恶毒?见不得别人好是不是?”

    赫连聿闭了闭眼,感觉她就跟只小鸟一样,叽叽喳喳的,吵得他脑子疼。

    他吐了两口气,才稳住焦躁的脾气:“好,我给你带话,你未婚夫几年级的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戴思绮挠了挠脸颊,“唔……我不知道是几年级的,但是他很厉害,不对,是非常厉害!”

    赫连聿闭眼,不想听她啰嗦一大堆,神龙学院很厉害的,非常厉害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未婚夫是即墨泽阳是吧?行,我给你带到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困住的这段时间,汗水干了又湿,身上衣服都臭了。

    他从小到大还没这么邋遢过,甚至都不敢在深呼吸。

    戴思绮俏脸微黑,“你给我站住!谁说我未婚夫是即墨泽阳那个丑八怪了?他跟我未婚夫有仇!我未婚夫叫墨九!”

    ——我未婚夫叫墨九!

    赫连聿后背僵直,倏地扭头:“你说什么?墨九是你未婚夫?”

    错愕的眼神,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戴思绮抿唇一笑,挺骄傲的:“怎么样?是不是我未婚夫的名声太响亮了?他在神龙学院绝对是风云人物,我知道你很惊讶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赫连聿欲言又止,我是惊吓!

    戴思绮摆摆手:“行了,我就想让你给我带句话,我,戴思绮,会乖乖地在这里等他来娶我的。哦对了,你好记得提醒他一下,我给他准备了两百坛老酒当嫁妆!”

    墨九那么喜欢喝酒,一定会乖乖地来娶她的。

    我可这是个小机灵鬼!

    戴思绮捂着嘴,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赫连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该说点什么,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知道妹妹爱喝酒,起码可以断定她们的确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纠结的时候,戴思绮脸色一变,“对了,我差点忘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刚想问她忘记什么了,就见对方从空间袋里拎出来一个东西,就过来扯他袖口:“快快,把你的外套脱掉!那个王导师很难缠的,要是让他发现你不见了,他肯定没完没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不明所以,把外套脱掉了。

    戴思绮赶紧接过衣服,裹在她手里东西上,然后双手掐诀,朝着盖住东西上面,注入元气。

    干瘪的衣服,肉眼可见的鼓起来,很快裹在衣服里面东西,就成了人形。

    戴思绮吐了一口气:“这是黏土魔兽的肉,我用元气捏了一个你,在里面摆着,从外面一时半会发现不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没吱声,在旁边看着把跟他提醒差不多的假人,丢进了阵法里。

    不是活物不会触动阵法攻击。

    那个假人就盘着腿,坐在地上,的确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戴思绮故障催促:“走了走了,你还想再进去啊?”

    赫连聿无声的跟在她后面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刚刚走。

    树林外面,阵法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狄子凡一行人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空荡的草地上,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全部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人还好好的呢,真的没事。”王导师被拎在手里,说话都不敢大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地。

    一只小耗子,像是嗅到了香味,蹦蹦跳跳跳的闯进了阵法。

    活物进入,阵法即刻启动。

    无形的攻击,四面八方的射向“赫连聿”。

    在外面根本看不见这些攻击——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“赫连聿”忽然被贯穿,脑袋被炸烂了,身体也变得粉碎。

    鲜血淋漓,撒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苏九瞳孔猛地一缩,脑袋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耳边仿佛响起男孩冷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——“只要你死了,我就能代替你,你去死吧!

    ——“哥哥,我还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刀子一下一下的扎进心脏。

    满眼的血,到处都是血,好多血。

    苏九眼底渐渐地爬满了血丝,微微僵硬的扭了扭脖子:“既然你觉得他没事,就进去把他带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嘶哑的嗓音,阴森的仿佛从地底下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王导师双目圆睁:“不,不关我的事,是他——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扬起手,轻飘飘的一甩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王导师摔在地上,当即吐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跟过来众学生骇然的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就这么轻轻一甩,就吐了一口血?

    此刻,他们仿佛才知道这白衣少年是个不能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狄子凡眼皮跳了跳,王导师对于阵法,根本就是一知半解,他指导的是元气修炼,这么进去也等于送死。

    他转身,就要想办法关掉阵法,起码要减轻攻击。

    少年横移两步,挡住了他,垂着眼睛,看不清楚表情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所有参与赫连聿这件事的人,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少年缓缓地抬起头,眼神赤红,带着浓浓地戾气与杀机。

    他,不是在说笑!

    狄子凡心头狂跳,“墨九,这件事是意外!”

    意外?

    苏九缓缓地勾起唇,毒蛇黏液般阴冷的目光在他脸上流淌而过:“那我就多制造一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面色皆是一变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发现苏九的眼神,瞳孔深邃没有半点光泽,眼白蔓延着血丝。

    这不正常!

    坏了。

    九哥又失控了!

    祁绍抱头:“怎么办?冥王大人又不在!”

    谢忱摇头:“没得办,除非赫连聿死而复生。”

    除非赫连聿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四个大字,仿佛催命符,就这么在众人耳边回放着。

    恐惧袭来,第一反应当然就是跑!

    然而,令他们绝望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一股强悍的威压从天而降,压得他们动弹不得!

    冷汗歘的一下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双腿发软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苏九眼梢一斜,既冰冷又无情:“就从你先开始。”

    假装学院护卫骗人的男同学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……啊——”

    直接被掀飞,砸进了阵法里。

    刚刚爬起来的王导师,又被人砸的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,救命啊……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!导师——长老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,不要杀我们——”

    尖叫,求饶,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百多人一起尖叫,画面还是挺壮阔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