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0章 你凉了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另一边接到消息的狄子凡,只是愣了愣,便沉着脸,快步往外赶去。

    通知的男学生跟在后面,心里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两人赶过来的时候,另一边也有一行人往这边赶。

    狄子凡赶到的时候,看着这么多人围着苏九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在做什么?闲的没事干吗!”

    低沉的怒喝声。

    一向温和的狄子凡,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发火了!

    众人虽然猜到他会不悦,但没想到他会当众发飙。

    聂席华拧起眉头,带头开口:“狄学长,我们不过是闹着玩,又没有伤到他们,而且我们也及时把阵法撤掉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!你不能因为他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就把错误全部推到我们身上!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心狠手辣,明明在我们打开阵法之后,还故意发出技能!”

    狄子凡额角青筋直跳,绷着脸,一把推开他们。

    径直的走到了苏九跟前,面色尴尬:“非常抱歉。”

    苏九微微挑眉,笑着:“不会,你的同学很有意思,很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很有意思,很好玩的。

    两句话,就让狄子凡额角浮起一层薄汗:“那个,他们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和事老的言辞还未出口,便被少年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堵住了。

    眼前一闪,出现少年因为一壶酒脚踹巨蟒,差点剁了它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狄子凡倏地转身:“谁的主意?出来道歉!”

    面色严肃,语气凌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体静默。

    聂席华沉着脸,冷冷地开口:“我们受了伤,他们又没事!凭什么我们道歉?”

    原本都没有表态的学生们,顿时出声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狄子凡的脸色有些难看,他好歹也是四年级的学生,在学院也是有些威严的。

    他下颚紧绷:“统统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灌入元气的声音,震耳发聩。

    众人下意识后退,捂耳朵。

    唯有苏九,祁绍,谢忱,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以此对比,便能看出修为上的差距,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就在狄子凡动怒的时候,苍狼学院的导师匆匆赶来:“这是怎么回事?神龙学院的学生是不是疯了?一个两个的都来闹事?把我们苍狼学院当成什么地方了?

    严肃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狄子凡抬眼,恭敬地颔首:“王导师,您来的正好。”

    去把导师请过来的女学生,又站回了聂席华的身边。

    王导师沉着脸,没有理会狄子凡,而是扫了一眼旁边的同学,问:“都让人欺负到头上来了,你们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王导师是专门管一二年级的,从言语上就看出来他偏听偏信。

    并没有追究事情真相的打算,而是直接把过错扣在了苏九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狄子凡见状,有些着急:“王导师,您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王导师根本不理他,抬手:“来人!把这三个撒野的小子抓起来!”

    众学生立刻围成圈,把苏九他们围住了。

    狄子凡脸色有点黑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过这王导师有失公正,但是他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在这种问题上,连前因后果都不问。

    狄子凡绷着脸:“你们非要一意孤行了是吧?”

    王导师冷哼了一声:“我已经听说了,这墨九就是上次在奇斐山脉救过你的人是吧?你没有完成院长交代给你的任务,还要靠神龙学院的学生搭救。这是你自己的问题,跟我们苍狼学院没关系!”

    狄子凡面色紧绷,往后退两步:“人是我让他们来的,你们非要抓的话,连我一起抓了吧!”

    王导师怒目圆睁:“你什么意思?威胁我?你以为我不敢动你是不是?”

    狄子凡冷冷地:“你非要这么认为,那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王导师气结。

    狄子凡是院长的徒弟,他还真不敢把他抓了。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挑眉,语气还挺礼貌的:“这位导师,我方才听说你们之前也抓了一个神龙学院的学生,不知是真是假?这年头顶着我们神龙学院名声的贼人到处都是啊。”

    王导师微微蹙眉,这才正眼看了苏九:“我不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九笑着脸,温和可亲的:“我只是想告诉您,这年头肯定会有顶着我们神龙学院名声干坏事的人,您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学生对视一眼,有些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聂席华冷笑着:“那个人就是神龙学院的学生!你少在这里替你们学院狡辩!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看向了这个一直不懈努力挑事的同学,“你有什么证据吗?”

    聂席华被问的一愣,抿唇看了看其他人,眸光一闪,跟着把自己的胳膊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管我们有没有证据,你们总是神龙学院的学生吧?我们身上的伤口可是你弄出来的吧?就你这个品性,就能证明神龙学院的学生没有好东西!”

    狄子凡被他这一番话,说后背都冒冷汗了,咬牙低吼:“聂席华!”

    聂席华?

    苏九眉梢高挑,依旧笑吟吟的:“聂席霖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聂席华丝毫不能理解狄子凡的善意,扬着下巴,冷笑:“他是我大哥,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像他那么愚蠢,轻易的就被你这种人欺骗!”

    苏九点头,漫不经心的往前两步,“既然你们如此笃定那个学生是神龙学院的学生,那就带我去看看吧?要不然,我不服啊。”

    轻慢的声音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狄子凡听到这里,感觉有些奇怪:“神龙学院的学生不是走了吗?”

    聂席华的脸色有些怪异,偏了偏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王导师一扭头,冷哼:“是我关起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了?你凉了喂!

    两人一言难尽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狄子凡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苏九长睫低垂,微微点头,虚心求教:“哦,所以贵学院对待神龙学院学生的习惯,就是骗进阵法,关起来?”

    王导师艴然不悦,“胡说八道!分明是那名学生不听劝阻,院长不见外人,他非要闯进来!院长不追究,但是苍狼学院必须追究到底!”

    苏九缓缓地抬起头:“所以赫连聿真的在这里?”

    脸上笑容不变,眸光好似淬了冰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狄子凡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他不是来拿酒的,而是来找人的!

    狄子凡倏地扭头:“王导师!你们可以私自扣留别人?快点把人放了!”

    王导师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,抬着下巴,“放什么?他不是想进神龙学院吗?我这是帮他,我——呃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忽然卡住。

    少年形如鬼魅,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,淡淡地挑眉:“你说,窒息而亡比较痛苦,还是扭断脖子比较痛苦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