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7章 男人得搞事业

    桌前其他人面面相觑,赌钱就是这样,你赢了就是大爷,输了就是孙子。

    输了还闹事的,那就是傻子。

    庄家再次摇骰子,“还赌吗?”

    众人没吱声,全部看向了赢钱最终的少年。

    苏九眼皮一掀,直言道:“我又不是傻子,老本都赢回来了,我还赌个屁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言。

    妈的。

    赌钱就怕遇到这种理智的。

    赢了钱就他娘的跑掉了!

    庄家眼底敛着笑,声音故作低沉:“按照赌场的规矩,赢大者,必须再赌上两把。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:“我要是不赌呢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后面出来一个人,走到庄家耳边低语两句。

    庄家立刻颔首,伸出手:“这位公子,这边请,我们老板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态度恭敬。

    这个变化让众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祁绍一甩胳膊:“干什么?鸿门宴啊?”

    谢忱一把拽住他,拉倒身边来,压着声: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正常质问就是闹了?

    我到底哪里得罪这孙子了?

    祁绍钻了死胡同,抽出胳膊,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发什么疯了?

    苏九慢吞吞的收完钱,跟着对方往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祁绍,谢忱,颜花犯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一行人离开,很快赌桌有新的人替补上。

    摇骰子的庄家,带着他们往后面走。

    等到彻底离开人群之后,他就把面具掀开了。

    青颜吐了一口气,扇了扇风:“憋死我了!”

    祁绍张嘴,目瞪口呆:“青颜公子?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青颜斜着眼梢,挑眉:“怎么样?演的不错吧?”

    祁绍挠头:“不是……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谢忱白了他一眼:“你以为九哥真的钱多没地方送吗?”

    祁绍看了看苏九,又看了看青颜,想起那个倒霉输钱的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故意的啊?”

    青颜咧嘴笑,拍着他的肩膀:“全场演技最佳担当,要不是你那么着急的样子,还真的达不到这个效果!”

    祁绍面无表情的。

    老子被人当猴耍了!

    青颜瞥了颜花犯一眼,而后当做没看见,侧身走:“九爷……这边请!”

    想来想去,也没有比这个称呼更合适的了。

    苏九迈脚往前,颜花犯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青颜瞪了他一眼,然后乐呵呵的:“这个人我们定了好多天,人特别警惕,钱赢了不少,就是不上钩,冥大还真是有先见之明,居然把你请来当托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输钱她也输过,当然知道输钱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而且有次输太多,全被一个大毒枭给赢去了。

    她就当为民除害,提着枪去把人给突突了。

    当然,钱也拿回来了。

    反正都杀了,不能白杀。

    得亏在场没人知道她这些事,不然谁敢请她来赌钱?

    青颜带着他们往后绕,走进了是另一条街的房子,前后跟赌坊是相连的。

    苏九刚跨出院门,后腰就被人搂住,紧跟着带进怀里。

    毫不避讳,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低下头,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迫不及待,倒不如是故意宣誓主权。

    苏九也任由他作为,回应的搂着他脖子:“我厉害不?”

    一副求夸奖的模样。

    墨无溟低下头,额头抵着她的额头,“我家九儿,最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闻闻,恋爱的酸臭味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颜花犯则黑着脸,死死地盯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眼神都能杀死人,墨无溟都死了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像是察觉到他杀人的视线,墨无溟冰冷的眼神,缓缓地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刚还死刚的颜花犯,瞬间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就好像他杀人的目光,都是错觉一样。

    论怂,谁也没他怂。

    谢忱和祁绍,有那么一瞬间,都不晓得他跑来找九哥的底气是什么了?

    凭他这张脸吗?

    比得过冥王,还是美的过九哥?

    青颜也是一言难尽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听说了这厮谁冥大,尤其忌惮,却也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前期小反派来讲,他也太不合格了!

    墨无溟并没有理会颜花犯,牵着苏九的手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前方,大家伙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颜花犯左右看了看,俊脸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心底莫名产生一种陪着皇帝微服私访的感觉!

    靠!

    他堂堂一个少主,怎么混到这个份上了!

    撑着胆子,大步上前:“这里是哪里啊?”

    墨无溟淡淡的开口:“等会带你去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完全无视他。

    苏九同情的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帮他说话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不顺势踩得一脚,就是给他面子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交往也不算深。

    实在不懂他为何如此执着。

    莫不是为了北部给的房租,没有用完?

    苏九很用心的思索着,决定把他住在这里的费用给免了。

    可怜的颜花犯还不晓得,原来他昨晚住宿,苏九打算收费的!

    关于赌场的男人是谁,苏九并没有问,墨无溟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方面,有一种诡异的默契。

    你干你的,我干我的。

    帮忙可以,互不相问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一起吃这段饭,也是因为苏九要离开四九城。

    墨无溟并没有阻止她,他要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去追查四大神兽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走了正好给他这机会。

    索性苏九不知道,不然铁定一拳头过去。

    他追查的所有人事情,都是根据苏九身份后面,暗中揪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暗中偷偷办的,没有搞清楚事情还有危险,他哪里敢告诉苏九。

    冒险这种事情,他一个人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执意要来神武大陆的原因。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两人就分开了。

    颜花犯喜不胜收,觉得自己总算有机可乘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一行人回府之后——

    一道龙吟冲天。

    青龙化为本体,冲上天际。

    苏九一甩袖,将祁绍和谢忱卷到青龙身上,直接飞离了四九城。

    颜花犯就这么被丢下了。

    他恨得要命,可是又没辙。

    青龙速度多快,飞得多高,他追不上啊。

    幸好从姬芙蓉那里得知,他们是回神龙学院了。

    颜花犯稍微安心了一点,但是留在这也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颜洋他们肯定还在找他。

    以墨无溟现在的发展,衬的他好像很不入眼。

    男人还是得搞事业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