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4章 跟她废什么话

    老头子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他丝毫没顾虑新继承人即墨泽阳的感受,一个劲在那里发牢骚。

    言辞之间,除了愤怒,更多是舍不得!

    即墨泽阳面上不显,似乎完全不在乎,还出谋划策:“要不然,全城搜索吧?”

    垂下的眼眸,一片冰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沉吟半响,摆手:“不行,我既然说了把继承人给你,就不会再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心里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没人要的东西,却要塞给他了?

    而且还是为了他那该死的颜面!

    无尽的恨意,在胸腔里燃烧,烧的五脏六腑巨疼。

    他压下恨意,抬起头:“我不要紧的,这关联到即墨家的未来,我也一直认为他非常有资格继承即墨家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真诚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扭头看着他,锐利地眼神在他脸上打量,似乎在审视他这番话的真假。

    可能是受到的刺激太大,即墨泽阳还真是装的挺像的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即墨老家主心里升起了几分愧疚:“泽阳,你从小就懂事,我知道你是最替家族着想的。这件事走到这个地步,是他咎由自取的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面露迟疑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挥了挥手:“别说了,你先跟着阿福去学习学习,最近四九城有些动荡。”

    福叔就在外面守着。

    看见即墨泽阳出来,立马迎了过去,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余光轻扫,声音很温和:“麻烦福叔了。”

    福叔点点头,他是即墨老家主的心腹,不分派系的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并没有打算过度讨好他,跟寻常差不多。

    福叔早就在墨无溟那边折服了,就算衷心的是即墨老家主吗,心里也是有想法的。

    能跟在即墨老家主身边这么多年,他也算是人精了,很清楚自己的本份。

    他带着他去了即墨家在三坊的地盘,就像当初带墨无溟那样,尽本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苏九他们也来到了三坊。

    赌坊,乐坊,妓坊共有三条街,范围还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姬芙蓉前面带路,走到妓坊的范围,隐隐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其实她已经有三个月没来了。

    一是学院修炼,二是她娘不许她常来。

    就连前两天跟她见面,两人也是在外面客栈见的。

    当时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泼狗血的身世,还有她那生而未养的父亲。

    最令她感到可笑的是,他半分没有接她娘回去的打算。

    明知她长的不好看,为了那百分之一的机会,他还是要带她去。

    甚至不知用什么诡秘的借口,说服她娘。

    姬芙蓉压下心底的嘲讽,步伐也变大了。

    步伐变大的瞬间,也变得更加自信了。

    她要堂堂正正的接她离开这个鬼地方!

    颜花犯跟在后面,走着走着就皱起眉头:“这不是青楼吗?大白天了,你们想干嘛?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颜花犯快步上前,来到苏九身侧,一副要保护她的姿态。

    苏九抓住祁绍的胳膊,往前一怼。

    两人脑袋撞一起,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颜花犯只是轻轻后退了一步,就站稳了。

    祁绍下意识往后退,但还是站的挺稳的。

    但是谢忱有点担心过度,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回扯。

    一拽又一扯。

    祁绍一个回转,扑进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一道闷响。

    谢忱连忙松开,低头去看:“……鼻子没事吧?”

    祁绍捂着鼻子,眼泪打转,疼得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谢忱一脸无辜,最后瞪了颜花犯一眼。

    而苏九乘着这个空档,已经姬芙蓉往前走了两步了。

    姬芙蓉侧目,有些紧张:“九爷,我娘肯定会很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一行五人的颜值,绝对是超高的。

    幸亏妓坊傍晚才开门,大中午的人不多,要不然那场面还真是挺装阔的。

    走了片刻之后,姬芙蓉停在了一家妓坊门口。

    她深吸两口气,踩着台阶,砰砰敲门。

    大门敲得砰砰响。

    妓坊白天都在睡觉,被吵醒的人,打开门劈头盖脸就是一阵骂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?你家死人啦?真是晦气!”

    开门的是打理这家妓坊的廖妈妈,半老徐娘,衣衫不整,脸上妆容邋遢的要命。

    姬芙蓉忙开口,“廖妈妈,是我,我是姬芙蓉。我是来接我娘的!”

    姬芙蓉?

    廖妈妈打着哈欠,靠在门边,斜着眼梢看着她:“你是姬芙蓉,我还是鸭芙蓉呢!别一大清早的给我找不自在,冒充那死丫头之前,去锅底弄得灰把脸抹黑了再来!”

    她不耐烦的说完,反手就要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姬芙蓉赶紧伸手挡住她:“廖妈妈!真的是我,我是芙蓉啊!姬霓裳的女儿!”

    廖妈妈哈欠连连,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,张嘴就是:“你娘死了,别在这里瞎嚷嚷!等会叫你吃不了兜子走!”

    姬芙蓉脸色惨白,一把抓住她是手腕,往后一扭:“你说我娘死了?我娘死了?”

    她双眼通红,崩溃的低吼。

    这一扭,廖妈妈疼得尖叫起来,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,“哎哟喂,我的姑奶奶!你娘没死!没死!快送开我,手腕要断了!”

    要说这人也是够贱的。

    好好问你你不答,非得来硬的。

    姬芙蓉愣了愣,连忙松手:“廖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落地,廖妈妈的快退两步吗,扯着嗓子:“快来人,快来人啊!有人来闹事啦!”

    这一嗓门,别说是这家妓坊了,周围其他妓坊也听见了。

    每个妓坊都会雇打手,就是防止有人搞事。

    很快里面就冲出来六个壮汉,修为都在一阶元王以上,对付平常的来消遣的男人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姬芙蓉是来接人的,当然不想把事情搞的那么难看。

    她缓了缓情绪:“廖妈妈,我没有恶意,我是来接我娘的。”

    廖妈妈冷哼一声,搔首弄姿的:“这么细细一看,你这张脸的确是芙蓉那丫头,就是变白了,好看了。你说你要接你娘回去?你准备了多少钱来给她赎身?”

    她挑着指甲,一脸尖酸刻薄的样子。

    姬芙蓉十二三岁的时候长的非常好看,没少挨过她的打,就是为了让她接客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因为姬芙蓉慢慢变丑了,她才放过她,但是毒打没少过。

    姬芙蓉不是不恨她,但是为了她娘都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呵,钱是缺啊?我看你现在变好看了,不过用你换她也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道闷响。

    刚刚还站在那搔首弄姿的廖妈妈,已经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狠狠地撞在了里面楼梯上。

    少年迈脚往前,语气冰冷:“跟她废什么话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