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3章 没时间,滚!

    莫名的心虚,让他转开视线。

    苏九也不拆穿他,跨出房门。

    祁绍快步上前,往房间里走:“冥王大人,呃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里没人了。

    祁绍皱着脸:“冥王大人怎么走了?颜花犯那个奸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再次顿住。

    颜花犯就这么出现在了院子里,并且阴冷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祁绍摸了摸鼻子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谢忱横移两步,挡住了他的视线,“颜公子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冷睨着他,没搭理,看向了苏九:“九妹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苏九眉眼轻抬,好心的提醒:“我劝你最好换个称呼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走到她面前,哼唧道:“本少跟你之间的兄妹情谊,为何要看他的眼色行事?”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挺好奇的:“他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颜花犯面容一僵,猛地闭嘴。

    苏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话却很冷:“我想你可能误会了,我是说,我会控制不住,揍扁你。”

    一字一顿,丝毫不像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对妹妹这个词,既敏感又抗拒。

    颜花犯显然也看出来了,当即改口:“好好好,九弟九弟,你别生气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眸光微敛,语气带着不善:“我有生气吗?”

    颜花犯摇头:“没有。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苏九抿起唇,眼神变得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侧目看向祁绍他们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迈脚跟上。

    苏九带头往前走,刚来到后院的大门,就看见了容貌白皙的姬芙蓉。

    因为肤色变白,气质也变了不少,看上去跟小了几岁似的。

    她看见苏九,立刻恭敬地走来。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打招呼,就看见祁绍往前一步: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颜花犯不认识,还接了一句:“不认识的吗?不会是偷东西吧?”

    苏九倏地扭头,一个冷眼刀子落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颜花犯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你们说不认识吗!

    谢忱开了口:“姬芙蓉,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姬芙蓉笑着:“我去接我娘。”

    虽然皮肤白了,气质变了,但是这张脸是没变的。

    姬芙蓉?

    祁绍双目圆睁:“你也不是很丑啊。”

    谢忱眼梢微抽:“不会说话,就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祁绍脖子一扭:“我是在夸她好吗?我说什么你都不爱听,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!”

    谢忱猛地梗住。

    姬芙蓉有些尴尬:“我,你们俩别因为我吵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祁绍摆了摆手:“跟你没关系,他一大早就看我不顺眼!”

    谢忱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好心的岔开话题:“我们刚好要去一趟三坊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咬着唇,面色微红:“谢谢九爷!”

    一行人刚刚走出大门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即墨泽阳刻意等她,反正他就在对面站着。

    甚至看见苏九出来的时候,径直的穿过道路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九脚步顿住,倒是挺想看他耍什么把戏的。

    颜花犯眯起眼睛,像是嗅到了什么猫腻,当即横跨两步,把苏九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原本即墨泽阳的注意力全部在苏九身上,突然被人挡住视线,才暮然发现他身边多了一个俊美不凡的男人,一双冰蓝色的双眸,异常吸睛。

    身材颀长,姿态优雅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颜花犯也是一方霸王,身上那股君临天下的气势,也是挥之不去的。

    站在即墨泽阳跟前,丝毫不逊色,且隐隐盖过他一头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他只在即墨无溟的身上感觉到过。

    现在又来了一个人,让即墨泽阳心里感到异常膈应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仿佛她身边随便一个男人,都比他优秀一样。

    颜花犯眼眸微冷,不客气的:“说话就说,没话就滚!”

    虽然来时他家老爷子已经交代又交代,但是他还是憋不住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面若冰霜,并没有理他,而是越过他,看向后面的苏九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颜花犯摆手:“没时间,滚!”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同时低下头,第一次觉得这个人也不是那么讨厌。

    他们不得不承认,有实力就是这么横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眼底产生几分波动,却还是没有搭理他,并且横移一步,要靠近苏九。

    肩膀一沉,被人摁住了。

    颜花犯眯起眼:“让你滚没听见是吧?”

    长的有他好看吗?还敢插队!

    即墨泽阳眼神冷了下来,抬起右手,抓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颜花犯挑着眉,另一只手,再次按住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且十分恶劣地:“你再拿我这只手看看?”

    对于断了条胳膊的人来讲,无疑像是一把刀子,插进了心脏,还搅了搅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阴沉着脸,甩开他的手,后退了半步:“墨九,你我之间的事情,我不想跟别人牵扯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苏九一脸诧异:“我跟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捏着手指,目光深邃的望着她:“你难道对我就没有一点点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苏九已经转身了,且淡淡地:“在哪家?”

    姬芙蓉知道他是问自己的,忙小声回了句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也跟在她身后走了。

    颜花犯本来有点担心,看见苏九根本不鸟即墨泽阳,顿时笑出声:“哈哈哈,原来是误会啊!行,你站着。”

    他摆手,兴高采烈的走了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脸色铁青,目光阴鸷的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很快,即墨家的两个护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可有询问到?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没理他,甩袖往回走。

    两个护卫是即墨老家主的人,互相对视一眼,没吱声,赶紧跟着他回去。

    自从相亲宴结束之后,即墨家就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。

    撇开那些传言,最令人无法承受的即墨老家主。

    原本仅仅有条的书房,此刻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老脸紧绷,掩饰不住怒意:“找个人都找不到,你们干什么吃的?他能遁地了不成?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低着头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进来的时候,就看见这种画面,垂下头,眼底脸色阴霾: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看见他,脸色稍缓:“嗯,问到了吗?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敛起神色,“没有,不过看样子,他不像在对面。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啪的一掌拍在桌上,怒声道:“这个混账东西,为了一个男人,竟然真的连继承人的位置都不要了,真是跟他老子一模一样!为了一个情字,毁掉前途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