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2章 情绪有些压抑不住

    刚刚还一副砸破锅底问到底的姿态,转瞬就怂了。

    出去之后,还贴心的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一转身,战流云在院子里站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赶紧走过去,“没义气!”

    战流云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:“那也比你没脑子好。”

    青颜薄唇紧抿,暗暗朝着他比了一个不可描述的手势。

    战流云都懒得理他,抱着剑,沉吟的提醒:“赌坊收网在即,这两天你多留意一点。”

    青颜眉梢轻挑,忍着笑:“你说,要是即墨老头知道大部分产业和势力已经没了,会不会疯掉?”

    战流云扬了扬眉,唇角也浮起意味。

    强大如即墨家。

    任谁也想不到,短短几个月时间,就要易主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新主人,还是被即墨家免去继承人之位的即墨无溟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,就觉得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一门之隔。

    书房里。

    墨无溟一扫之前平静的姿态,张扬热烈的红色眼眸,给人一种寒冽如冰的森冷感。

    压着冲过去的冲动,耐心的把桌上的数十封信一一看完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终于看完最后一封信,甩在桌上同时,消失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天边已泛白色。

    苏九翻了个身,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,有温度。

    熟悉气息,让她闭着眼睛伸出手,搂住对方的精瘦的腰,往怀里拱了拱。

    这样亲昵的反应,让墨无溟异常受用。

    想当初他无声无息出现的时候,这小女人就跟个刺猬一样,眼中带刀子,恨不得咬断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满满的成就感,让他都忘了来这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双指并拢,抵在怀中女人的眉心,把她往后怼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情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苏九就跟八爪鱼一样,双脚也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墨无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静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继续抵在她眉心。

    墨无溟:“别来这套,起来。”

    苏九被迫仰起头,眯着眼睛,“小墨墨,你是不是飘了?”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抿起一条线,故作冷淡:“听说,你把什么阿猫阿狗领回家了?”

    苏九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是颜花犯了。

    她伸着懒腰,翻了身,手肘抵在床上,半倚着:“吃味了?”

    墨无溟表情凝住了,而后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吃醋又怎么样?

    我不仅吃醋,我还喝醋!

    他心里这么想,嘴上却是:“呵,我怎么可能会吃醋。”

    苏九红唇轻佻,勾住他下巴:“你这口是心非的样子,深得爷心啊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额角滑下一排黑线,伸手勾住她的细腰,带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闷闷地:“你明知我会吃味,还把他带回来,成心给我添堵。”

    苏九趴在他怀里,使劲嗅了嗅:“嗯,墨墨真香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唇角上挑,抑制不住的雀跃。

    转瞬觉得自己要拿出一点威严,便压着声:“咳,跟你说正事呢,你把那花孔雀带回来做什么?听说他还知道你是女儿身了?”

    苏九昂起头,语气挺淡的:“知道我是女儿身又如何?我眼里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不经意间的情话最动心。

    墨无溟心里的小人,趴在软绵绵的云朵,翻来覆去的打滚。

    苏九瞥见他上扬的唇角,坏坏地补了句:“哦,还有眼屎。”

    啪叽。

    小人摔死了。

    男人脸色瞬间黢黑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肩膀松动,笑的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彼时,门外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站在那,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亮了,太阳也升起了。

    祁绍昂头:“天气真好啊。”

    谢忱抬眼:“……真想灿烂了你。”

    呢喃的声音,轻极了。

    祁绍听到了,却没听懂,扭头看着他,等他解释。

    谢忱却望着天空,并没有解释的打算,好像刚刚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就这么停滞了片刻。

    谢忱忽然开口:“祁绍……”

    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祁绍扭头:“嗯?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谢忱笑了笑,苦涩的问:“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?”

    祁绍奸笑着,双手那么一摆:“长的漂亮,弯曲有弧度的。”

    谢忱失笑:“……肤浅。”

    祁绍嘁了一声:“少来这套,你不喜欢漂亮的?你喜欢丑的?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”

    谢忱有些失神:“我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:“你说呀?”

    谢忱心头一窒,猛地移开视线:“我也喜欢漂亮的,弯曲有弧度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祁绍一把勾住他的肩膀:“哈哈哈,我就知道你,好兄弟,咱俩以后可不能喜欢同一个女人,我可不会让给你啊。”

    谢忱扭头,没吱声。

    祁绍就跟个傻逼一样,勒着他的脖子:“说,以后喜欢上同一个女人,不跟我抢。”

    谢忱从不跟祁绍抢东西,唯独这次,他就是不说。

    祁绍觉得没意思,把他推开:“行了,咱俩各凭本事。”

    谢忱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:“你真的要跟我抢?”

    祁绍原本就是开玩笑,没想到他突然这么认真,打趣道:“你干嘛?为了女人跟兄弟翻脸啊?”

    他甩了甩胳膊,对方却攥特别紧,继续追问:“如果我跟你翻脸呢?”

    祁绍微微一愣:“我跟你开玩笑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谢忱忽然甩开他的手,冷冷地:“我也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祁绍胳膊隐隐有些发疼,心里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的心海底的针,他觉得这兄弟心更像海底的针,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仔细想来,在北部重遇之后,他就一直这逼样。

    祁绍抚着下巴,难道这就是男大三十二变?

    啧啧,幸亏我没变。

    谢忱哪里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心里的感情压到一定程度,任何一点小事,都能触碰到他敏感的神经。

    比如,苏九跟墨无溟之间,两人甘愿被误会,却从不解释,只因为他们彼此相爱。

    好似在他们眼底,是男是女,半点也不重要。

    他偶尔会觉得,因为他们本就是男与女,所以才那么肆无忌惮,毫无负担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证明,流言蜚语那般难听,他们却都是实实在在承受的。

    至少在外人眼中是这样。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他就会有妄想。

    深邃的眼眸,不经意间落在身侧。

    背在身后的手,紧紧地攥成拳。

    明明这么近,中间不仅隔着山和海,还有那颗心。

    嘎吱——

    房门被人拉开。

    所有的情绪全部收拢。

    谢忱转过身子。

    苏九手抓着门边,戏谑的眼神:“早。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