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9章 信守承诺

    人影浮动,在黑夜与灯光之下,拉得很长。

    前后出现二十个黑衣人,把他们堵在中间。

    战流云往前一步,祁绍和谢忱也分别转身。

    三人呈现三角形,将苏九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欧阳曹石并没有隐藏身份,眼底带着浓浓地杀意:“臭丫头,看你这次还有几条命!”

    苏九抱着胳膊,折扇抵在下巴上,轻声道:“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——“我若没死,下次死的就是你。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突兀的在耳边炸响。

    欧阳曹石后背不由升起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,一挥手:“杀!”

    二十个黑衣人直接亮出星盘,十个二阶元王,十个三阶元王。

    手持长剑,带着凛然的杀机。

    战流云一甩长剑,面无表情的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脚下明晃晃的闪过七阶元王的星盘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也毫不迟疑,拔剑而上。

    红、黄、青,三种元气划出,周围都被被照亮了。

    位于角斗场附近,偶尔会有人出来,一看见这种阵仗,分明是仇杀!

    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,连停都不敢停一下。

    三个人对二十个人,在数量上是很吃亏的。

    比如战流云,身为七阶元王,一个人单挑十个三阶元王是不问题的。

    但是人多就会乱,钻空子,一不留神,就被两个三阶元王越过了。

    直奔着后面的苏九而去。

    祁绍本是二阶元王对付两个二阶元王,虽然吃力,尚且还行。

    谢忱三阶元王直接碾压,却也兼顾不了剩下的八个。

    也就造成了两个三阶元王,四个二阶元王,前后夹击,朝着苏九攻过去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。

    伺机而动的欧阳曹石见状,毫不迟疑的掠身而去。

    苏九轻轻敲了敲折扇,眸光冰冷: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偏要闯。”

    低哑而冷酷的嗓音,缓缓地溢开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巨大的网,带着无数刀刃,把人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冲过来的六个元王,顿觉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欧阳曹石更甚,脑海里不停回放着那句“我若没死,下次死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阴冷的寒气,从四肢蔓延开。

    他几乎都要僵了,握住剑柄一甩。

    单手掐诀,甩出一道技能,远程攻击。

    技能甩出,化为三道飞刃,直奔苏九面门。

    六个元王也丝毫不敢懈怠,快速移位换到了其他方向。

    那姿态,似乎是断定了欧阳曹石这三道飞刃,必定击中苏九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的动作极快,几乎眨眼之间便来到了苏九面前。

    然而,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!

    少年身形一闪,他们甚至都没看见怎么回事,面前的人没了。

    六个元王瞳孔猛缩,仿佛见鬼一般。

    然,长剑已然来不及收回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打算错分开之际——

    嗡~

    细微的动静。

    强悍的威压从头顶压下。

    依然还是眨眼之间。

    六个元王收不回建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长剑刺出去。

    噗嗤!噗嗤!噗嗤!

    长剑穿过血肉的声音。

    六个元王愣是在清醒状态,互相捅了对方一剑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三道飞刃技能,紧跟着穿过三个元王。

    嘀嗒、

    鲜血顺着剑刃滴落。

    血腥味空中蔓延开,令人产生些许兴奋。

    “就只有这么一点本事?”

    少年玩味的声音,就像是鬼魅一样在他们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刹那间,惊恐与骇然在六个元王眼底扩散开,

    此刻,他们方才感觉到,他们跟他不是一个级别!

    可惜,太迟了。

    苏九抽出归魂剑,眼神极其冰冷。

    一边往欧阳曹石的方向走,一边给六个元王补了一刀。

    在强悍的威压之下,他们几乎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秒杀!

    六具尸体倒地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欧阳曹石眼底掀起了惊涛骇浪,提剑后退的同时,再次发出远程攻击。

    元气在空中发出光芒,直奔前方少年而去。

    少年却仿若未见,枯木般的眼眸,犹如死神锁定了目标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。

    少年扬起剑,上起下落,掠身而起。

    诡秘的身形,闪烁之间,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欧阳曹石神色一变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反应倒是很及时,可惜判断了错了苏九的速度。

    在他后退的瞬间,长剑已经落在了他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鲜血洒落,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欧阳曹石根本来不及喊疼,反手甩剑,攻向身侧。

    噗嗤。

    又是一剑,这次贯穿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,长剑落地!

    欧阳曹石的视线里,只余下一片血迹。

    他仿佛看见了欧阳骞惨状原因,而他正在重复经历。

    少年手中握着长剑,神色淡漠,眼神没有丝毫波动。

    动作从容而随性。

    白皙的脸庞,沾染几滴血迹,衬得无比妖异。

    等到欧阳曹石感觉的疼痛之际,已然被人一脚踹在地上。

    鲜血,顺着无数道伤口缓缓流淌。

    他瞪大双眼,僵硬而又抽搐的趴在地上,浑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脖子暮然一凉。

    “原本你可以跟欧阳骞一样苟活着,可惜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。”

    少年如是说着,长剑猛地一挑。

    割断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少年长睫低垂,面无表情的:“说好了,这次是你死,便是你死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旁边传来几道闷响。

    走神的几个元王,顷刻间便被战流云他们干掉了。

    二十具尸体,就这么躺着,还是挺引人注目的。

    战流云收起长剑,抬眼:“九爷,我去让人收拾一下,您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有理他,略微抬眼,侧身看向角斗场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冷漠至极。

    暗处。

    男人屏住呼吸,左右看了看。

    这么隐蔽的地方,他怎么发现的?

    就在他疑惑之际——

    歘,破风声袭来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男人赶紧闪身。

    元气凝结的飞刃,打穿三角墙壁。

    男人侧身而立,拍了拍胸膛。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战流云扭头,眉心一皱:“真是阴魂不散!”

    男人后背一僵,没有遮挡物,已经暴露了。

    他掸了掸衣袖,微微昂首,扬声道:“九弟,原来你已经发现我了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抿着唇,没吱声。

    她只发现有人在偷看,还真不知道是这货跟出来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是他,铁定转身就走!

    颜花犯已经屁颠颠的走过来了,单手负背,姿态优雅。

    顶着那张丰神俊朗的脸庞,大摇大摆的,仿佛这条大道都是他家的一样。

    苏九果断地转身,并没有等他走过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