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7章 因为我长的比较好看

    苏九是最后一节课回来的。

    接过纸条,并没有第一时间看,随手丢进了空间袋里。

    下课后,她就带祁绍和谢忱离开了神学院。

    谢忱是第一次来角斗场,祁绍终于过了一把嘴瘾。

    嘚啵嘚啵给他叨叨了半天。

    苏九在暗处等了一会,就等到了战流云。

    来这里也是前一天约好的。

    祁绍:“战少!”

    谢忱:“战少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表情冷漠,朝着两人点头之后,全部注意力都在苏九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九爷,你确定要去吗?”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走吧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带路,他在这里混了不短的时间,挺熟悉的。

    不等他带着苏九走到位置,麟霄已经带着两个手下,等候在那了。

    虽然上次苏九是戴着面具的,但是麟霄早就在乔迁宴那会,远远地看过一次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见过,才从一开始服气,变成了不服气!

    长的跟娘们似的,出招那么狠,肯定阴险!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这套理论哪来的。

    麟霄瞥了一眼,冷哼了声,“这边。”

    单手负背,后脊挺直。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完全跟他的姿态相反,闲散的就跟逛花园似的。

    战流云,祁绍和谢忱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越跟着对方往前走,光线就越暗。

    穿过人群,开始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战流云眸光转深。

    看来那张地契当真是角斗场的主子所给的。

    至少,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,这么一个日进斗金的地方,居然就凭着一把赌局,给输了!

    别说是他了,你就是给任何一个人说,也没人相信!

    又不是疯了!

    可偏偏这就是事实!

    就在他们的背影,消失在楼梯上的时候,欧阳曹石看见了。

    苏九今日没戴面具,楼梯口有盏灯,所以看的异常清楚。

    欧阳曹石激动的要命,总算是有机会能杀了苏九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悄悄离开,找人到这里来角斗场外面埋伏陷阱了。

    这次,就要她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已经上楼的苏九,自然不知道有人在暗中等着她。

    包间里的灯光很暗。

    依稀能看见一蓝袍男人,坐在椅子上,目光凝视着窗外。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后面来人了,他回头,和煦一笑:“来了?”

    麟霄率先走进来,到男人身侧站定。

    苏九慢步走进来,倒是不拘束,直接坐在男人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左脚搭在右膝盖上,双手搭在扶手上,就那么靠着,懒散地要命。

    麟霄脸色微黑,对这个小白脸的不满,都快达到顶点了。

    包间里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安静的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男人先开了口,笑着:“你这小子,年纪轻轻,耐心可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九挑起一边眉头,单刀直入:“我既然来了,便是任由您问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有些讶异少年如此直白,却也很欣赏这种无惧无畏的性格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看向窗外,目光悠远:“传言上古神兽有青龙,白虎,朱雀,玄武。我想知道,你的青龙来自何处?”

    直白对直白。

    倒也是挺新奇的。

    苏九手支着脑袋,眸色清冷:“唔……我如果说,是这个傻货自己跟我契约的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麟霄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有句脏话,你要不要听?

    男人扭头看向苏九,见他不像是在说笑,不由抿起唇:“你既能轻易的跟青龙契约,就说明你们两个有缘分。”

    苏九耸了耸肩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青龙小脑袋从袖口拱了出来,好奇的盯着男人。

    总感觉这人身上,有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,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望着少年的侧脸,问出第二个问题:“你来自何方?我并无恶意,只是很好奇,青龙为何选择你。”

    苏九指尖在扶手上点了点,神色极淡,似乎在思考。

    男人安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麟霄也是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少年忽地抬眼,颇为认真的:“我觉得吧,可能是因为我长的比较好看,没其他原因。”

    男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麟霄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百米大长刀呢?

    战流云默默地背过身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摸着鼻子不说话。

    别说旁人了,要是他们遇到这样的,也想要抽刀砍人了。

    要么不说话,要么气死人。

    偏偏还是一副认真的模样!

    停滞了片刻,男人再度开口:“既然角斗场输给你了,从现在开始,你就可以接手了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好说话。

    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。

    少年姝丽的脸庞,波澜不惊的:“我既然赢得是地契,充其量只能算是这个角斗场房子的主子,角斗场里的生意,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。你们要做生意可以继续,给我点租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不要角斗场,只收租金?

    麟霄深吸了两口气,脱口而出:“师父,这人绝对脑子不好!”

    角斗场啊,角斗场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他居然不要角斗场,只是收租金,不是脑子不好是什么!

    男人没说话,定定的看着身侧的少年。

    虽然姿态懒散,桀骜不驯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他冷静从容,从进门开始,就掌握了节奏。

    不曾因他的话,而改变分毫。

    男人忽而笑了,眼神多了几分真诚:“我叫白濯,你可以叫我濯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麟霄不敢置信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他怎可能轻易地自报家门!

    未免也太看得起这个小子了吧!

    白濯微微抬手,打断了他,定定的看着苏九。

    苏九并没有称呼他濯叔叔,而是颇为礼貌的喊了句:“濯前辈。”

    麟霄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不知好歹的小子。

    白濯并不介意,手搭在桌边,就像是跟旧友聊天似的:“小九儿,你觉得下面这场擂台赛,谁能赢?你要是猜对了,我就把角斗场的生意全部给你。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见人赶着送东西的。

    她抬眼看去,眼皮却是一跳。

    擂台上,两道身影,极为迅速,应该都是元皇等级。

    其中一道穿着绿色衣袍,灯光照耀之下,在包间这个角度,并不能看清楚容貌。

    但是,对方有一双极为引人注目的淡蓝色眼眸,随着他出招之际,眼眸会被灯光照的发光。

    这姿态,身形,以及那双标志性的眼睛。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会是颜花犯那个大傻子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