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6章 赫连聿:演戏谁不会?

    欧阳曹石后背一僵,顿住了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眯起眼睛:“什么事情?谁?”

    欧阳曹石冷汗直冒,连忙转身:“回少爷的话!上次是属下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赫连聿哦了一声,似乎只是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拧着眉,再次开口:“去泡两杯茶过来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:“外公不用麻烦了,等会搜完了,我还得去别家。那个小贼盗走了赫连家非常重要的东西。耽误不得!”

    语气严肃,面色认真。

    好像赫连家被偷走了传家之宝一样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心思微动,忍不住问:“到底盗走了什么?如何重要?”

    赫连聿抿着唇:“非常,非常,非常重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还在等着他继续说什么东西,他却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欧阳家主感觉自己被耍了,厉眼看向欧阳曹石。

    欧阳曹石一刻不敢耽误,赶紧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不等他进去,岑护卫已经带人从里面出来了。

    面色沉沉,气势汹汹的:“少爷!您看是不是这块东西?”

    赫连聿抬眼一看,岑护卫递过来的是一块晶石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的同时,便换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赫连聿当即脸色一变:“岂有此理!竟然敢把我们赫连家的宝贝盗走,还栽赃嫁祸给欧阳家!这等贼人简直丧心病狂!下令,全城搜索!务必要抓到这个混账!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都没来得及说话,他已经把事情安排好了,转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双目圆睁:“等等!你搞错了!这个东西是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聿颠了颠晶石,“这晶石就是我爹收藏多年的宝贝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满脸的疑惑,没有半分破绽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眼皮跳了跳,“你肯定搞错了,这块晶石它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聿转过身子,疑惑的表情:“它怎么了?我爹的晶石就是这样的,我家里还有一块是配对的,你若是不信,可以跟我回家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扯起谎来,眼睛都不眨,跟真的似得。

    难道每块晶石都长得一样?

    欧阳家主到底是心虚。

    这块是赫连九跟苏九身上,连体禁和护身禁的监察晶石。

    万一被发现其中的猫腻,他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!

    欧阳家主思忖着:“你真的能确定这是你爹的晶石?”

    赫连聿都听笑了:“外公,这块晶石一直都在我爹的书房放着,没有多大的用处,但是祖上传下来的。等一下……外公,你这语气,你该不会是认识那个贼人吧?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脸色一变:“胡说!我怎么可能认识!”

    他心脏突突直跳,还以为被他发现了什么猫腻呢!

    反正最近这块晶石也没有什么反应,或许是第二次施的连体禁跟护身禁,晶石失效了?

    欧阳锦不在,他也搞不懂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赫连聿说到这个地步,他要是非说晶石是欧阳家的,肯定又要扯个没完。

    就让他带回去当个摆设,也未必会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再三斟酌,欧阳家主摆手:“行了,东西找到了就好,这个贼人真狡猾!”

    赫连聿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还得谢谢这贼人,幸好藏在外公这里了,这要是再藏远一点,我这一晚上就不用睡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,什么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赫连聿微微抬手,带着岑护卫一行人,快速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刚刚踏出欧阳家的大门,岑护卫上前一步,与赫连聿并肩而行,低声道:“一进去就在祠堂摆放着,一看就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指腹摩挲着晶石,眸光微寒:“有问题好,就怕他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们离开不久,欧阳家主又是摔东西,又是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可见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晶石的问题,赫连聿才没有回神龙学院。

    赫连歌捏着晶石,研究了很久。

    对于连体禁和护身禁他都略知一二,但是监察晶石没有显示出效果,并不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欧阳蕴歪着头,略作沉吟:“我记得苍狼学院的老院长,专攻封印术法,也对各种晶石颇有研究。要不,我们去找他老人家问一问?”

    赫连歌微微摇头:“苍狼学院自从跟神龙学院产生隔阂以后,对我们四九城的人也不待见,我若是随便的去,恐怕他们也不会告知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抿唇:“爹,娘,你们说的是不是上次我们在川菜馆吃饭的时候,遇到的那几个?”

    赫连歌放下晶石,手抵着下巴:“是也不是,真正跟神龙学院有过节的是苍狼学院主要学的是封印术法的,跟炼丹不属一系,跟修炼元气也有些区别。但他们又都是同一个学院的。”

    说复杂也复杂,说不复杂也不复杂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学院跟学院之间的过节,不同系的学生之间发生的敌对。

    也许是苍狼学院受过什么天大的委屈,学院学生的归属感极强,就跟被洗脑了一样。

    遇到神龙学院的学生,就像是天生的仇敌,竖起全身毛刺。

    赫连聿微微点头:“只要不暴露身份就行了吧?那我去。”

    赫连歌再次摇头:“看来这件事急不得,容我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直接起身,拿起桌上的晶石,装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希望,能替妹妹做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赫连歌望着他,好笑的摇头:“她是我女儿,你是我儿子。苍狼学院对神龙学院的敌意,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快点,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快速倒退两步,“爹,你放心,我一定会搞清楚的。好啦,我去学院请个假,立刻启程!”

    信心满满的。

    赫连歌知道儿子的牛脾气,劝不动,只能叮嘱:“不要硬闯,有任何事情,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摆摆手:“哎哟,知道了,年纪大了,就会啰嗦。娘,我走了!”

    他转身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赫连歌敲着桌角:“这个小兔崽子……岑庆!你跟着少爷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岑护卫颔首,立刻跟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赫连聿是下午才回学院的。

    请了假之后,本来想跟妹妹打声招呼,结果她不在五班。

    无奈,他只能留下一张纸条,递给了谢忱。

    祁绍伸手,就想拽过来看。

    谢忱手腕一转,躲开了:“爪子不想要了?九哥东西也敢看?”

    祁绍撇了撇嘴,“嘁,我是想看看这小白脸写了什么,估计是肉麻的情诗。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家情诗一行字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