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5章 搜查欧阳家

    再怎么也是三大家族之一,护卫这一片,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破的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赫连家,熟门熟路的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动作很快,还是没抓到。

    他率先以为是欧阳家的人来找欧阳锦的,要不就背后势力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地牢把守森严,且位置隐秘,他还是快速的赶过去了。

    欧阳锦半死不活的躺着,还有一口气。

    周围没有半点异样。

    最后根据对方行走的轨迹,得到了一个答案,是冲着赫连九来的。

    赫连歌和赫连聿,如何如何也想不到这个人是提前离开的即墨泽阳。

    他是冲着赫连九的来的,但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不,你要说一无所获的话,也是有点收获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找到赫连九。

    一个身体抱恙的人不在家,不可疑吗?

    赫连家前厅。

    赫连歌手搭在桌角,眯着眼睛:“如今都有人敢擅闯我赫连家了,这附近的管制,越来越差了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嗓音,透着凛然杀意。

    赫连聿手抵着下巴,思考状:“我老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歌没搭理他,看向坐在身侧的妻子,安抚:“你别担心,我已经让人挨家挨户的去搜了,正好能搜到欧阳家,只要那个人在,岑护卫一定会认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蕴柳眉微蹙,水一般的眼眸,带着不解:“小聿说的没错,这件事确实奇怪。不像是欧阳家的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赫连歌微微挑眉,轻咳了声:“为夫当然知道不像欧阳家的人做的,咱们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蕴抬头,抿唇一笑:“我家大鸽子真聪明!”

    早点结束欧阳家那些破事,他们就能公开女儿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再也不用演戏了!

    赫连歌抓住她的手,放在唇边:“那不得看看是谁的夫君吗?”

    ——呕!

    赫连聿扭头,朝着没人的方向,犯恶心。

    赫连歌瞥见他的小动作,当即冷哼:“看不惯啊?看不惯你去找个媳妇啊?”

    赫连聿:“……关于您刚刚提及的事情,我觉得非常正确!为了妹妹能快点公布身份,我这个做哥哥的必须做出十二万分的努力!我现在就去找岑护卫!”

    起身就走,头也不带回的。

    欧阳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儿大不由娘(爹)啊!

    赫连聿找到岑护卫的时候,他还在搜查。

    身为赫连歌的亲信,岑护卫自然知道这次的目的是欧阳家,所以其他几家都是装装样子。

    赫连家跟欧阳家离得并不算太远,隔了两条街。

    欧阳家,已经一团乱麻了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被困在神龙学院,欧阳骞身上伤口又极难复原。

    各种疗伤的丹药都吃了,但是身上伤口太多,发炎太快!

    这边刚好,那边说不定翻个身,又崩开了。

    总之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欧阳家主气急败坏将手中茶杯砸了出去,怒吼着:“什么事情都不顺心,养你们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欧阳曹石和两个同伴,低着头,立在欧阳家主的面前。

    茶杯落在地上,碎成几块,水渍溅到脚上,还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三人不敢言语,额角冒着冷汗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越想越气,“一个死丫头都解决不掉,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!”

    身为家奴,从小就为欧阳家所用。

    奴性深入骨子里。

    欧阳曹石他们半句话也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沉着老脸,盯着欧阳曹石:“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把那个死丫头杀了!”

    欧阳曹石微微一愣,“可是,锦姑姑说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一挥手,打断了他:“不用听她的!我才是欧阳家的家主!最近这段时间,她已经玩疯了,事情瘫在这里,不上不下!我心里不安稳!”

    欧阳曹石皱着眉头:“问题是苏九在神龙学院不出来,我们也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欧阳家主就想到了即墨家的相亲宴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一个机会,却白白葬送了!

    欧阳老家主阴沉着脸:“再等!让人去那座宅院守着,我就不信她有这么一个大房子,能在神龙学院里面待得住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地。

    前院方向传来杂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赫连少爷,您这是做什么?您不能带人进去啊!”欧阳家管家拦着,却根本拦不住。

    赫连聿带着岑护卫,一共有一百来人,排队似的,走进来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敛起神色,快步往外走去:“小聿?你怎么来了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他身边的护卫,满脸不解。

    赫连聿微笑着颔首,挺客气的:“外公晚上好。”

    夜还不算太深,但是已过晚饭时间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隐约察觉到不对劲,面上不显,和蔼的笑着:“小聿,是来外公家吃饭的吗?我现在就命人去准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聿抬手打断了他:“不必了,我来这是为了抓贼人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眉心一蹙,旋即沉下脸:“胡闹!欧阳家怎么可能会藏匿贼人?你连外公都不信吗?”

    赫连聿笑的温和,小狐狸一般的:“外公千万不要误会,只因为那贼人偷了赫连家的东西,我跟岑护卫顺着这条街搜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大家全部都搜过了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心头一跳,笑着摆手,故作平静:“我方才一直跟曹石他们在说话,若是有人进来,不可能发现不了的,你这孩子……行了行了,快去别家搜吧!”

    赫连聿既然来了,就没有空手而归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单手负背,淡淡的:“在赫连家保护的范围,居然有人偷东西,这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。若是今日就这样越过外公家不搜,岂非落人口舌?为何赫连家威严,也为了外公的清白。岑护卫,仔细搜。”

    岑护卫动作很快,带着护卫们分散开,前院,后院,两队人。

    丝毫不理会欧阳家主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脸色铁青,怒喝一声:“赫连聿!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外公?”

    赫连聿脸上仍然带着笑,很温和:“外公,我就是眼里有你,才要证明您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下颚紧绷,转头,给了欧阳曹石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赫连聿眉梢轻轻挑起,不经意间地问:“曹石,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有搞清楚,那个男子是谁?你为何要抓他?外公知道此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