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4章 流言蜚语

    南星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也摇头。

    苏九捏着土壤,轻轻摩挲。

    银律举手:“对了,有浇过小灵根的水?会不会有关系?”

    苏九没在这件事情上纠结太久。

    高兴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

    从东陵大陆离开到这,也有几个月了。

    不论是土或者水的原因,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提高品阶的。

    何况……她连需要的那几株药材在哪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算能增加药材品阶,对她来讲也么没卵用。

    得亏没有炼丹师知道这茬,要不然铁定得疯掉!

    六品药材,短短几个月就变成了五品药材,这叫没卵用!

    苏九离开空间,青龙趴在她肩膀,死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银律也死缠烂打,撒泼打滚,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灵根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年头当个乖崽崽也……

    当个屁啊!

    它们也想出去浪,可是身体不允许啊!

    *

    经历过相亲宴一事,关于墨九跟墨无溟的事情,已经成公开透明的了。

    众人唯一可惜的,便是即墨无溟为了墨九丢了即墨家继承人之位。

    墨无溟没来上课。

    众人不免又开始脑补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是即墨家的继承人,事务缠身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已经不是继承人了,他还有什么好忙的?

    该不会是觉得丢脸,所以不想来神龙学院吧?

    根据脑补,墨无溟俨然成了可怜虫了。

    食堂里。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慢吞吞地喝着酒,若有所思的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祁绍扒了两口饭,抬眼:“九哥,咱们何时启程?”

    岳霁华他们纷纷抬头。

    苏九懒懒地掀起眼皮:“还有点事情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祁绍眼珠一转:“冥王大人跟我们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谢忱一听见他提这个就烦:“吃饭都堵不住你嘴?”

    祁绍嚼着饭,斜着眼梢:“你没有崇拜的对象,你不懂!冥王大人,不管到哪里都是会发光的夜明珠!”

    谢忱撇嘴,嘀咕道:“发光的也有可能是蜡烛。”

    祁绍啧了一声,筷子往他碗上一敲,“你想打架是不是?

    谢忱薄唇紧抿,叨起一筷子的韭菜,塞进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祁绍张着嘴,挺不要脸的:“诶,小爷我就爱吃韭菜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嚼吧嚼吧,朝着谢忱张嘴,哈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逼。

    两人都懒得理他了。

    岳霁华咬着筷子,弱弱的问:“九哥,你们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还没确定,可能会先去找狄子凡拿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们是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岳霁华忽然噤声,看了傅榆跟李白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咬着筷子,一脸哀伤的表情。

    苏九捏着酒杯,语气淡淡的:“你们年纪还小,在学院还能学到东西。”

    三人乖乖地听教,然后点头:“知道了,我们一定会努力修炼的!”

    想要有出息的前提,就是肯吃苦,多努力!

    比起其他人,他们已经走了很多捷径了。

    一张长桌,周制和周胜坐在末端,两人自始至终没说话。

    谢忱看了他们一眼,忍不住道:“你大哥他们还没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周制和周胜微微一愣,抬起头。

    周制:“对不起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周胜:“大哥他们可能是有事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周出和周奇退学了,而且没有跟他们俩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周制和周胜两个人就好像是被人抛弃了似的。

    苏九眼底掠过浅碎的暗光。

    千叶神医失踪的事,她并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但是那串数字……

    苏九长睫低垂,筷子沾酒,在桌上写着那串熟悉的数字。

    千叶神医知道这串数字,但是他应该也知道这串数字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是以他的性格,肯定不会留下这串数字。

    祁绍抬眼:“你在写什么?”

    谢忱瞥了一眼,眉心微蹙,敛起着愁绪。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抬头,看向周制和周胜:“周家已然遭难,你们俩考虑过以后吗?”

    周制和周胜面色沉重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怎么考虑?

    他们俩现在就像是深海里的浮萍没有根了。

    谢忱下意识看向苏九,又很快的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苏九余光轻扫,往后一仰,手肘搭在后面的桌上,半响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不是很想管这兄弟俩。

    算了,就当是卖谢忱一个面子吧。

    语气淡淡的:“若我是你们,就会发愤图强,报仇。”

    报仇?

    两个人倏地抬头。

    他们俩今年才满十九岁,相貌有些稚嫩,脸上写着无助。

    也是了。

    以前都是家里的小少爷,没吃过苦,养尊处优的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事情,变成这样没有安全感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苏九手指在桌边敲了敲,目光清冷:“说实话,你们两个太老实了,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周制和周胜纷纷低下头。

    怂一个字,诠释所有。

    苏九忍着翻白眼的冲动,一针见血的:“你们要知道,没人会保护你们一辈子。如果你们不给自己树立目标。那么从周家惨案开始,你们就跟废物没区别了。”

    每说一句话,兄弟俩的头就低的越低。

    苏九歪着头,手指抵在额角,就这么静静的看了他们几秒。

    忽然开口:“岳霁华你们三个来训练他们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周制和周胜倏地抬头,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岳霁华也没反应过来:“啊?呃……哦!我们可以!”

    傅榆和李白也赶紧表态。

    苏九不耐烦的端起酒,把剩下的酒喝完,便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说太多,手痒,想打人。

    两兄弟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周制:“刚刚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周胜:“让你们训练我吗?”

    谢忱:“九哥既然开口了,那就是拉你们一把,你们可不要烂泥扶不上墙。”

    周制和周胜又紧张又激动。

    祁绍就是个自来熟,跟他们也熟了,知道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“兄弟啊,这个机会很难得哦。”

    周制和周胜哪里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两人原本吃饭都没劲,这下子低着头,狂扒饭了。

    祁绍忽地抬起头,左右看了看:“赫连聿今天没来,真稀奇。”

    岳霁华也觉得惊奇,咬着筷子:“唔,可能有事吧。”

    别说,赫连家还真是有事。

    乔迁宴结束之后。

    赫连歌便带着妻子和儿子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家之后,护卫禀报,有人闯入赫连家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