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0章 眼睛挖了,给你当泡踩

    人都是有私心的,即墨舟本不想让即墨轩参与即墨家的争权夺势,但是又暗暗地放纵。

    结果自家儿子突然开始不上心了,他那按耐不住的小心思,就慢慢浮出水面了。

    即墨同将这些都收于眼底,更加提防他们了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从始至终,眼神就没离开过苏九身上。

    他绷着脸,掩盖不住的阴沉气息。

    就连即墨同都发现了儿子的不对劲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面色冷然,垂下桌下的手,指甲陷入掌心。

    即墨同狐疑地看着儿子,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任他想破脑袋,也想不到即墨泽阳居然会喜欢墨九。

    他看着赫连歌,忍不住又嘀咕了句:“看来赫连家跟墨九的仇挺深的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微微一怔,扭头:“爹,您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即墨同:“我说,赫连家跟墨九的仇结的很深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倏地扭头,视线落在赫连歌和欧阳蕴的身上。

    尤其是盯着赫连歌看,越看越觉得……好像?

    即墨泽阳心下狂跳,又仔细的观察苏九的反应。

    平静无波,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有人在他面前放肆,他会如此任由对方放肆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即墨泽阳忽然有些心慌,感觉有什么东西即将冲出脑海,却又抓不住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不对?

    相貌……

    墨九为何长的像赫连歌?

    赫连九为何这么久没出现?

    赫连九?五色元气天才,五色元气……墨九也是五色元气?

    赫连歌为何带夫人特地来即墨家,当真是为了相亲?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他们只是为了来……

    即墨泽阳瞳孔微缩,错愕的视线落在少年侧脸上。

    喉结滚动,紧张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他们是来看同样拥有五色元气的墨九的!

    刹那间,某些猜测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那便是事情的真相!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手一抖,碗落在地上,摔碎了。

    动静不算大,但也不算小。

    至少那个趴在墨无溟肩头的少年,侧目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,他或许是少女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呆滞的看着,心脏仿佛被人捏在手心里,有些窒息。

    苏九瞥了一眼,便收回了视线,伏在墨无溟耳边:“你家大哥,在偷看你。”

    在看你!

    我的傻媳妇儿!

    墨无溟抿唇:“挺碍眼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赞同的点头,下巴在他肩头磕了两下。

    墨无溟把她往上颠了颠,半开玩笑似的道:“要不把他眼珠子挖掉吧?”

    苏九惊讶的:“哇,你这么狠?”她弯了弯眼眸:“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凝视着她一开一合的红唇,眸色转深。

    要不是现场不允许,真想把她压在桌上,好好地亲亲。

    那边,赫连歌还在找赫连聿的茬,眼睛却在偷瞄苏九。

    发现这俩人还搂在一起,心里泛酸水啊。

    刚找到亲生女儿,连爹都没叫一声,就被人拐跑了!

    他恨啊。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,墨无溟双手微松,给了老丈人一个面子:“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苏九顺势瞥了眼,却也没说什么,乖乖地下来了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大部分都在偷看他们,视线跟着他们的动作,在移动着。

    苏九总算像个一家之主了,微微抬手:“谢谢大家前来祝贺我乔迁之喜,万分感激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鼓掌吧,反正钱也花了。

    苏九微笑着:“大家接着吃,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可不,钱都花了,怎么也得吃够本!

    苏九假模假式的说了两句,就一副主人的姿态,来到了赫连歌的话欧阳蕴所在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夫妇俩后脊僵直,激动地捏着手指,生怕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苏九坐下之后,端起一杯酒:“多谢赫连家主和赫连夫人前来祝贺。”

    夫妇俩绷着脸,端起酒杯的手,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赫连家主他们气得不轻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会干起来吧?”

    “嘘嘘,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众人屏息,脸上完全是看好戏的表情。

    唯有即墨泽阳面无表情的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那不可置信的猜测,赫连夫妇的反应在他眼里,已经没有那层仇恨外皮了。

    他看见的是一对夫妻,颇为激动,又小心翼翼的靠近!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测,三人喝完酒,并没有冲突。

    赫连家主沉着脸,冷冷地移开视线,又开始数落赫连聿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赫连聿眉眼染笑,一直看着墨九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的心跳很快,看向苏九的眼神,多了几分压抑的疯狂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女儿身,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即墨无溟喜欢的不是男人,他为什么甘愿被老头子放弃?

    他爱墨九爱到愿意放弃一切?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!

    即墨泽阳不相信有人会为了一个人,放弃势力如此庞大的家族。

    所以,他很有可能是知道了墨九跟赫连家复杂的关系?

    若事情真是他猜测的那般,那他跟墨九在一起,很可能就会得到赫连家!

    毕竟赫连家以后继承人绝对是……

    即墨泽阳心里计算着,身上气息越加阴冷。

    他丝毫没发现,自己的眼神有多令人不悦。

    苏九捏着酒杯,缓缓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眼神淡淡的,却刺骨冰冷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当即心头一窒,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苏九抿了一口酒,淡淡地:“眼睛挖了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突然地话,也只有墨无溟能懂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对于即墨泽阳刺眼的注视,他不想关注也很难。

    墨无溟叨了一块土豆,递到苏九嘴边,声音很轻:“好,挖来给你当泡踩?”

    苏九张嘴,边吃边点头:“嗯,我看可以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转手又叨了一块土豆,放进自己嘴里,慢慢咀嚼着。

    两人对话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至少隔壁桌的几个人,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没见过人吃饭,居然在讨论挖眼珠子的!

    赫连歌还是会挑刺,但是基本上是针对儿子,指桑骂槐。

    别人认为他是指桑骂槐,赫连聿却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极度怀疑他们骂的都是冲他来的!

    并且掌握了证据!

    冲着看戏来的一群人,盼星星盼月亮,半个时辰的时间,赫连家主也没有跟墨九吵起来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时不时地骂赫连聿两句,以及这香味扑鼻的烤肉,才能安慰他们被骗的心灵了!

    轩辕院长早就换了位置,就坐在墨无溟旁边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