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7章 准备薅羊毛

    两个大男人,搞的这么浪漫!

    她们莫名其妙有种被硬塞一嘴狗粮的感觉!

    墨无溟是被苏九牵着走的,唇角微微翘起,眼底隐藏着很多得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没人敢吱声。

    就这么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终于徒弟的骚操作中回神,揉了揉鼻尖:“那什么,学院里还有事情,你们继续!”

    说完就走,转场子,看戏啊。

    轩辕老家主:“老夫也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儿子跟孙女都走了,他还留在这干嘛?

    赫连歌跟着起身: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宴会到此为止!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背着双手,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他的步伐极快,明显往外走的。

    众人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这情况不大对啊?

    众人倏地起身,全部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情况当然不对了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本以为墨无溟会有所迟疑,谁知道他要把继承人之位给别人,他既然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滔天的愤怒,挤压在胸腔。

    从他接任即墨家主以来,任何事情都做的极其完美。

    包括当年挤走拥有纯正血脉的墨子砚!

    如今他的儿子,他不可能控制不住!

    他是他选定的继承人,他绝不允许别人抢走他!

    近乎偏执的想法。

    让他浑身冒着杀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苏九跟墨无溟已经来到了即墨家的门口。

    两人刚刚准备过马路,即墨老家主就追了上来:“站住!”

    苏九微微侧目,挺惊讶的:“怎么,即墨老家主也要恭贺我乔迁之喜?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原本满脸怒意,如今却是一愣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见了马路对面,那高高的门庭,以及热闹的人群。

    秋导师就站在门口,看见即墨家的人出来了,他忙道:“注意注意,墨九出来了,还有即墨无溟同学。”

    里面的同学正在张罗着,听见这句话,哗啦啦的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全部都是神龙学院的学生,几百个人,场面不是一般的浩大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有些茫然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护卫连忙过来解释,把对面房子的事情交代了一番。

    一听见对面房子是墨九的,即墨老家主脸色变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紧跟着出来的一行人,自然也听见了。

    赫连歌搂着欧阳蕴走出门,沉着脸,张望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混账小子,一点儿也不靠谱!

    居然连妹妹搬家这种大事都不知道!

    真是……气死了!

    阿嚏——

    赫连聿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手里拿着一个请帖,还是从一年级没有去的新生手里抢过来的。

    想想就好气!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搬家的事情,偏偏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很怀疑这是苏九故意的,要跟他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他太伤心了!

    事实上苏九还真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她是压根没想到,要不然她肯定连东方异一起请了。

    多写两张请帖,又不费事,还能赚红包呢。

    得亏赫连聿不知道这茬,不然非得吐血不可!

    即墨家门口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越过前面的即墨老家主,边走边道:“哎呀呀,墨九,你挺有本事的?搬家怎么也不通知一下?

    苏九眼神一闪,挺客气的:“院长请。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看了他一眼,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往对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九视线掠过赫连夫妇,看向即墨老家主身后的人,再次发出邀请:“诸位方才必然没有吃饱,我家准备了各种美食,若是不介意的话,欢迎欢迎。”

    像是为了印证她的话。

    岳霁华和李白抬着烤的火架子走出来,就放在路边。

    傅榆手里拿着几十串烤肉,放在铁丝勾出来的铁架上。

    烤肉本就半熟,撒上调味料,在火上一燎。

    香气四溢,垂涎三尺。

    众位世家小姐都是为了相亲而来的,吃的时候就干看着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响午,早已饥肠辘辘了。

    哪里经得住这等美食的诱惑。

    纷纷吞咽口水,表情难耐。

    碍于即墨老家主站在那,她们也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而她们并不知道,刚刚到对面,准备进去的轩辕院长,就被一年级熊孩子堵住了。

    曲皓站在门口,伸手:“红包,九哥说了,随便几百两,意思意思就行了!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眼梢微抽。

    好在他也不差那点钱,直接给了一千两。

    曲皓美滋滋的收下,回头:“兄弟们~快带轩辕院长进去喝酒吃肉嘞~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有种进山贼窝的错觉?

    即墨家门外,还在僵持着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下颚紧绷,脸色依然难看:“你是说,对面这座宅院,是你的?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挑眉:“老家主似乎不信,不如随我一起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面带藴怒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对面这座宅院跟即墨家的这座宅院年纪相仿,从他记事开始,这座宅院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上下百年的时间,他们都不知这宅院的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成了墨九的?

    难道说他背后有什么强大的势力?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心里对苏九多了几分忌惮,转眸看向了墨无溟:“身为即墨家的子孙后代,是谁教你如此目无尊长的?”

    墨无溟眸色清冷,还真就回了句:“家父。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的脸都绿了,他隐约感觉的到,再僵持下去,也是白白给人看笑话!

    他气得甩袖,转身,怒冲冲的回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本来是跟出来看戏的,没想到即墨老家主在中途变卦了。

    众人堵在门里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赫连歌眯起眼睛,发挥了绝妙的演技,冷喝道:“搬新家?呵!本家主倒是要看看,你搬的是个什么破烂地方!”

    沉着脸,搂着欧阳蕴,就往对面走。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任性真的好吗?

    众人挠着头,简直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这,这反应不大对吧?

    夫妇俩铁了心今天就要跟着女儿了,演戏也好,厚脸皮也罢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来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曲皓这个小机灵鬼又来了:“九哥说了,红包,也不说,几百两意思意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蕴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秒懂自家女儿为何要请客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逮着机会,准备薅羊毛呢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