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2章 狗男人又招蜂引蝶了

    对她而言,两道威压。

    一道是荒山的烈火,把她心里的枯木,烧的涂炭生灵。

    一道是枯井遇甘泉,将她内心的枯木,注入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一念天堂一念地狱。

    这是姬芙蓉当下的心境。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长睫低垂,懒懒地:“你想出人头地,就靠着你那个狗东西的爹?”

    姬芙蓉紧咬下唇:“不,我会靠我自己!”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问的直白:“你有什么价值?”

    姬芙蓉握着双手,定定的:“我有实力,我可以去卖命,总有一天会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直接打断了她:“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姬芙蓉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机会这种东西,四九城任何一个有地位的人来说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就算墨九天赋异禀,受到诸多实力关注,但他目前毕竟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。

    他能给她什么机会?

    像是察觉到了她的顾虑,苏九只是随意地补了句:“要不要随你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望着他,鬼使神差的:“若是墨公子愿意给我一个机会,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厚望!”

    坚定有力的声音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,上下嘴皮一碰,答应了!

    苏九淡淡点头:“嗯,我会给你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轩辕欢瞥了苏九一眼。

    她对墨九的偏见,从来就没变过。

    在四九城没有身份没有地位,又跟即墨无溟有那方面的关系,等于直接得罪了即墨。

    加上赫连家的那一茬,三大家族他就得罪了两个!

    如此境地,还能跟别人机会?

    不得不说,轩辕老家主眼光毒辣,对他这个大孙女,他就看的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并没有接管一家之主的资质。

    尽管他这些年对她细心栽培,却弥补不了她本质上的欠缺。

    看事情永远只看表面,看不到更深一层的意思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看着两人的对话,有些云里雾里的,不耻下问的:“你们俩之间,有什么恩情啊?”

    咦,她错过什么了吗?

    闻声,姬芙蓉又朝着她,弯腰颔首:“多谢轩辕小姐刚才仗义执言!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有些尴尬:“呃……你这搞得好像我暗示你谢谢我似的,我也没有帮上忙啊。”

    姬芙蓉垂眸一笑:“轩辕小姐真会说笑。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世家小姐都是眼高于顶,目空一切的,没想到这个轩辕小姐没有半点架子。

    轩辕欢不喜姬芙蓉,拉开旁边的椅子,把妹妹摁下:“坐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坐下同时,拉着她也坐下,还招了招手:“我叫你学姐吧,你也过来坐!”

    轩辕欢再不喜,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姬芙蓉有自知之明,并没有攀上轩辕家的心思。

    笑着婉拒了。

    苏九清冷的开口:“你现在也算是我的人了,坐在我身边便是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点没压低。

    周围不乏有其他世家小姐在竖耳偷听。

    “嘁,这姬芙蓉还真是有点手段!”

    “虽然又黑又胖,但是在妓坊里面肯定学了不少狐媚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瞧瞧,这才多久啊,就把人米的晕头转向,都愿意为她撑腰了。”

    奚落,讽刺的话,一句接着一句。

    就在姬芙蓉捏着手指,踌躇不前之际——

    “她们嫉妒你,因为你得到了我的赏识。”

    少年的声音,就像是一道清泉流过人的心间。

    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姬芙蓉心头忽地松了松,从旁边空隙,来到他身侧坐下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就这么站在苏九背后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里是女席,苏九也不该坐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但是她就是坐在这了,也没人敢来提醒她。

    苏九可以不讲规矩,但是身为即墨家的长孙,即墨泽阳却不可以明知故犯。

    所以在人群散开的时候,他就走到了斜对面,男席的位置坐好了。

    一段小闹剧,看似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大闹剧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一百多张女方席位,坐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最为刺眼的,莫过于苏九一行人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立于一排女子中间,犹如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走到主席的时候,眼皮狠狠地跳了跳。

    他刚坐下,就护卫就匆匆而来:“家主,属下刚刚已经去赫连家通知了,但是赫连小姐身体抱恙,没来。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下意识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,护卫又跟着补了句:“虽然赫连小姐没来,但是赫连家主为表心意,携赫连夫人一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倏地抬头,一度以为听错了。

    护卫弯下腰,“赫连家主携赫连夫人来了,就在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。

    赫连歌搂着妻子,已经跟着其他护卫后面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的出现,画面瞬间静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默契的看向了那个姿态闲散的少年郎—墨九。

    苏九手托着下巴,手里把玩着玄石。

    尽管玄石在这已经无用了,但她总会在想墨无溟的时候,轻轻摩挲上面的字。

    仿佛已经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笑容满面的站起来:“赫连家主,赫连夫人,有失远迎了!”

    赫连歌不甚在意的笑了笑,随意的寒暄了两句,然后表明自己女儿因为身体不舒服无法前来,他们两人代替她过来。

    尽管即墨老家主一肚子疑问,也是和善的让人引两位入座了。

    赫连家也来了,这说明他们很重视这次相亲宴。

    轩辕老家主跟赫连歌点头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旁边的轩辕院长倒是多看了他两眼,上次冲到学院把苏九带走的事情,他至今还没搞清楚原由。

    看来今天宴席结束,还能找个机会跟他详谈一下。

    三个相亲宴的主角,就差即墨无溟还没来了。

    即墨轩坐在即墨泽阳身边,冷嗤着:“我以为我来的够晚了,没想到这个混蛋更能沉住气!”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当压轴的!

    可惜,赫连家主跟他一起进来,就没人看他一眼!

    气死了。

    正郁闷着,离入口较近的世家小姐,双目圆睁,仿佛是丢了魂一样。

    男人单手负背,身姿挺拔的走来。

    清冷孤傲的脸庞,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一向以玄衣示人的他,今日一袭白衣如雪。

    阳光照着上面,泛着一层淡淡的光晕,多出几分出尘的意味。

    丰神如玉,朗月清风。

    仿佛是替他量身定做的。

    看呆的又岂止是世家小姐们。

    苏九抿唇沉吟。

    这个狗男人又开始招蜂引蝶了。

    以后坚决不能让他穿除了玄色以外的衣服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