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1章 能不能要点逼脸?

    她张牙舞爪,就对姬芙蓉动手。

    姬芙蓉不是任人欺负的主,见温雪妮扑过来,下意识的还手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若是打起来,温雪妮铁定输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姬芙蓉还手之际,一道强悍的威压笼罩在她身上,直接让她行动受制。

    来自于强者的威压,姬芙蓉挣扎无果,眼眶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这样的束缚,仿佛在提醒她永远脱离不了妓坊的卑贱出身。

    妓坊出来的人,就活该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无比的苍凉,侵蚀着她的心脏。

    就在她认命等待挨打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嗡~

    细微的动静。

    另一道威压蔓延过来,直接将她身上笼罩的威压抵消了。

    姬芙蓉顿时元气回归,身体不再乏力。

    人的本能,遇到危险就躲避。

    但在对方没有能耐的时候,当然是反击!

    带着愤怒,带着激动,也带着反抗命运的决心。

    姬芙蓉一把抓住温雪妮的手,一脚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温雪妮双膝跪地,发出沉重的响声。

    分秒之间的反应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的姬芙蓉愣怔了一下,温雪妮就要把她的脸抓破相的前夕。

    情况突然反转!

    要不是温雪妮还跪在地上,她们还以为是错觉呢!

    同样不敢置信的还有温雪妮自己,双膝传来的刺痛,告诉她出了多大的丑。

    恨意陡增。

    温雪妮双目圆睁:“姬芙蓉!你敢对我动手?你疯了吗?”

    姬芙蓉扭着她一只手腕,微黑的脸庞沉沉的,胸脯上下起伏,在压抑着怒意:“温雪妮,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,你想找我麻烦,我随时奉陪!从今往后,我不会再任由你把我踩在脚底下!你不是害怕我抢走你爹吗?好,我就抢给你看!”

    语毕,一把将她甩开。

    温雪妮一个趔趄,趴在地上,形象全无。

    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温雪妮哪里受得了,当下受刺激尖叫起来:“啊!我跟你拼了——”

    转身,反扑过去。

    苏九扬眉,眼底浮起恶劣的笑。

    一伸手,把旁边的即墨泽阳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要是用力,自然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嫌弃的看着迎面要撞到自己身上的温雪妮,毫不犹豫的甩起手。

    嘭咚!

    温雪妮直接被掀飞,表演了一个原地翻身,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脸朝地,要多狼狈有狼狈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她如何也没想到,即墨泽阳会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而且是当众给她难堪!

    在场也有人很多幸灾乐祸的。

    包括温雪妮的那三个女同学,别看她们表面上玩得好。

    实际上就是塑料花,各有各的心思。

    看见即墨泽阳如此对温雪妮,心里开心还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当然,表面上还会装一装。

    “雪妮!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衣服脏了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流鼻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扶起温雪妮,故意戳她的痛处,把塑料姐妹情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温雪妮的脸色白了青青了紫,就跟调色盘一样,恶狠狠地: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三人佯装无辜,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只要有女人的地方,到处都是战争,大概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短短两句话和表情,尽情展现了她们之间虚假的友谊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沉着脸,朝着旁边的护卫抬手:“再有人敢胡闹,直接把她们丢出即墨家!”

    垂下的手攥拳,阴冷的扫了苏九一眼。

    而对方轻轻摇曳折扇,从容的不得了,俨然一副旁观者的姿态。

    就好像刚刚推他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心下阴郁,又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有他放话,众位世家小姐,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谁还敢继续围在这里看戏?

    别忘了这场宴会的主题,那是相亲!

    而即墨泽阳就是其中之一!

    即便他断了一条胳膊,在即墨家三个孙子里面,也是排第二名的。

    多一个选择,就多一条路。

    人群散开,视线就开阔了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就在人群里,这一下子就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一扭头就看见了,“大伯,您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微微一笑,当然不会说自己是来看戏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我来看看,给你们找个小伯娘。”

    听听这不着调的话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和轩辕欢皆是一脸黑线,

    能来即墨家的世家小姐,哪个都能当他女儿了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丝毫不觉得自己言辞有问题,且摆手:“你们聊你们的,不用管我,我继续转转。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平淡的眼神,带着看穿人心地锐利。

    令人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心虚的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苏九也不拆穿他,转身,往旁边的摆放的座席走去。

    谢忱和祁绍自始至终,不急不缓的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花园过大,座席是按照圆形摆放的。

    中间是为了给人表演才艺,而故意空出来的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跟过来,并不是认识祁绍和谢忱,好奇的跟轩辕欢道:“大姐,墨九的朋友长得也很好看啊。”

    轩辕欢瞥了她一眼:“你这是恨嫁了?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心有别属,不自觉的红了脸:“胡说!”

    沉着脸,佯装不悦。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了两人的眼神和讨论。

    谢忱皱着眉头,横移两步,跟祁绍换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把他挡的严实。

    祁绍一脸的莫名其妙,歪头靠近他:“啧,别挡着我看美人,就你一个人过眼福是吧?”

    谢忱薄唇紧抿成一条线,恨不得把他眼睛戳瞎。

    祁绍见他不动弹,咬着牙根:“还是不是兄弟?”

    谢忱面无表情:“为了九哥的颜面,请你收敛一点!”

    祁绍偷瞄了苏九一眼。

    好像有点道理,毕竟这里不是东陵大陆。

    他郑重的点头:“你说的对,还是你比较会来事,我得跟你学习。”

    谢忱斜眼,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还挺能装的。

    苏九听得想口吐芬芳。

    丫的自己见不得祁绍看别的女人,还得拉着她当垫背的?

    能不能要点逼脸?

    正腹诽着,桌前多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姬芙蓉抱拳颔首,恭恭敬敬地:“多谢墨公子!”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淡淡的看着她,轻轻“嗯?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闲散轻慢的姿态。

    要不是姬芙蓉确定另一道威压是对方发出来的,都快被他这幅神态给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坚定的:“我姬芙蓉有恩必报,我知道我现在很不起眼,但是我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,报答您的恩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