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9章 没有金刚钻,就别揽瓷器活

    后花园里的世家小姐,少说也有一百多人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里面的人,还真不知道外面来人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小姐们看见了,自然不会好心提醒了。

    今天在场大部分人,是把其他人当成敌人来防着的!

    当然,其中不包括率先进来的轩辕亦然,她是听见争吵声,拉着轩辕欢挤进去的。

    而在里面骂人的不是别人,还是她认识的熟人,温雪妮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可笑,温雪妮是曾经被欧阳芷仪挑拨,跟她断绝来往的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娇蛮,专横,指着人骂:“你这个脏东西!从里到外,从上到下,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了!你以为你顶着我们温家的名义来这里,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吗?做梦!”

    任她骂得再难听,对面的女子都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且掏了掏耳朵,不耐烦的:“你嗓子不疼,我耳朵都疼了。”

    温雪妮骂了半天,看见她不但不生气,还不把自己当成一回事,顿时破口大骂:“你!姬芙蓉你这个贱人!你跟你娘一样下贱!千人骑万人压的小贱种!”

    姬芙蓉脸色微变,一把攥住她指着的手指,双眼通红:“你骂我可以,我不在乎!你要是再敢骂我娘一句,信不信我掰断你的手指!”

    若是平时,温雪妮肯定会怂了姬芙蓉,毕竟实力在那摆着。

    可今早得知姬芙蓉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,还要跟她一起来即墨家参加宴会,她整个人就处于爆炸边缘。

    来到宴会之后,又遇到了同班的女生,这才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听见姬芙蓉竟敢这么跟她说话,她咬牙切齿的:“你敢碰我一根手指头试试?你这个小贱人,家里还有一个老贱人!勾引我爹,攀龙附凤!我告诉你,有我温雪妮在的一天,我要你们俩都不好过!”

    都说家丑不可外扬,但面对这种狗血剧情的转变,就没人冷静的了。

    同样冷静不了的,也不仅仅她温雪妮,还有姬芙蓉,比她更甚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姬芙蓉气结,反手一个耳光,狠狠地落在温雪妮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气得发抖:“要追究责任,你应该问你爹。我今天来这,完全是看在我娘的面子上!我对那个不负责任,把我娘推进火坑的狗东西,一点兴趣都没有。他一辈子都只是你爹,你乖乖当你的温家大小姐,不要招惹我!”

    因为太愤怒,她几乎控制不住眼泪往下掉,却又扭头,转身往旁边走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刚刚侧身,准备让位置。

    “姬芙蓉,我今天跟你没完!”温雪妮捂着脸,嘴角带着血,那脸都是绿的。

    闻言,跟温雪妮交好的几个女同学,立刻上前,把姬芙蓉给围住了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就站在姬芙蓉面对面的位置,几个女同学把她推得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“呀!大姐……”

    手上的绷带还没完全解开,直直的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轩辕欢忙伸手,一把抓住妹妹的胳膊,拽到身边。

    阴沉的抬起头:“干什么?瞎了狗眼了?”

    她一出声,周围看热闹的人才发现她和轩辕亦然的存在。

    众人下意识抬起下巴,就跟宫廷选美似的,想要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轩辕欢沉着脸,阴冷地盯着挤到轩辕亦然的女生,直到对方吓得后退几步,才罢休。

    她扭头,不悦的:“进来干什么?走了。”

    拽住轩辕亦然的胳膊,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姬芙蓉不想跟温雪妮纠缠,也跟着她们后面,要离开。

    三个女生立刻又上前,把她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打了人就想走?你还把自己当成大小姐了?”

    “妓坊里出来的脏东西,也敢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把即墨家当成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忽地顿住,觉得这么离开,不跟其他人一样冷漠了吗?

    “大姐,别急,我们再看一会会。我就在你跟前,不用担心,你最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少拍马屁。”

    轩辕欢后退半步,站在她侧身后。

    严防刚才的事,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这边,姬芙蓉心里很焦躁,也很生气: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非要在这里搞得这么难看?你们不是来相亲的吗?不怕被人看见你们这泼妇的样子吗?我是妓坊长大的,我肯定不会在意这些的!”

    三个女生面露迟疑。

    对于名声,她们是相当在乎的!

    正迟疑着,温雪妮冲过来,扬手就往姬芙蓉脸上甩。

    姬芙蓉眼疾手快,抓住了她的手:“温雪妮!你有完没完!”

    温雪妮心高气傲,当众挨了一巴掌,怎可如此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让我打两巴掌泄恨,否则,我今天跟你纠缠到底!”

    姬芙蓉手指微微颤了颤,凝视着温雪妮不依不饶的表情,她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记响亮的巴掌落下。

    姬芙蓉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下的力道,肉眼可见,脸被打肿了,泛着青紫。

    温雪妮却丝毫没有解气,扬起手,准备再打一巴掌。

    以姬芙蓉的实力,完全可以接住这一巴掌,但是她闭上眼,握着拳,没有反抗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能够平息的,那就再挨一巴掌吧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挨过那么多次,也不在乎这一两下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抬起手就想去抓住她的手,但是她手上绑着绷带,哪有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温雪妮好歹也是四年级的学生,实力在轩辕欢之上,轩辕欢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至于温雪妮听见轩辕亦然说话,眼神一狠,加重了几分力道。

    于是,就见轩辕亦然绑着绷带的手,就这么去挡温雪妮的手了——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冷汗浸湿了后背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在那一瞬间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冲动是魔鬼啊!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轩辕亦然受伤的手,要伤上加伤了!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细微的响声。

    一把折扇,轻轻地抵在了温雪妮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别看动作很轻,但是力度却大得要命。

    温雪妮直接尖叫了一声,猛地缩回手,仿佛被蛇咬了一样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眼睛都闭上了,结果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金刚钻,就别揽瓷器活。”

    少年声音极淡,却让人感觉一股寒意流窜在心里。

    寒毛直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