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7章宴席开始

    这句话出口,别说是曲皓了。

    岳霁华他们心里也瞬间没谱了。

    毕竟也不是亲眼看见过!

    李白拧眉,思忖道:“就算是一堵墙,那墙旁边总有空地吧?咱们老家不是那种可以搭一个棚子吗?能住人就行嘛!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还好,他这一说话,大家伙都脑补出来一个破破烂烂,下雨还漏水的破棚子了。

    顿时,那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苏九哪里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还在那琢磨,等会要怎么搞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即墨家。

    来客川流不息,门庭若市。

    登门的客人,带着未出阁的女儿,也带着礼物拜访。

    即墨同和即墨舟两个,一左一右的站在外面,招待着。

    这样的规模,对于即墨家而言,就是平常的宴席。

    上次公开即墨无溟身份的宴席,比这个还要热闹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站在即墨同身后,眯眼看着对面:“爹,对面何时多了一道门?”

    即墨同原本没在意,听见他的话,抬眼一看:“咦,是啊,何时多了一道门?”

    横在即墨家前面的大道,有些宽,对面院墙常年会有藤蔓攀附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就是黑黢黢的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留意到何时多了一道门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皱着眉头,想起昨晚在门外听到的。

    墨九的家……呵,真是可笑!

    他把四九城当成什么地方了?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,但是却依然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沉着脸,来到守在门外的护卫身边:“对面何时多了一道门?”

    护卫连忙颔首:“昨天连夜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眼神一冷:“为何不通报?有没有查看对面房主是谁?”

    护卫一头冷汗,弯着腰:“回孙少爷的话,四九城时常会有这些变动,至于对面房主,属下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心里莫名有些慌,喝道:“还不去查!”

    护卫刚要迈脚,就顿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,大道的对面,高墙之下,来了一行人。

    为首少年手持折扇,顶着一张美艳不可方物脸庞,步伐轻慢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那,那不是墨九吗?”

    好歹在即墨家住了三晚,进进出出不少次。

    即墨家的护卫认识苏九,一点儿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自然也看见了苏九,垂下的右手,紧紧攥拳,内心的不安,随着少年步伐停在对面的门口,成了既定的事实。

    即墨同和即墨舟也发现了对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苏九走到门口,轻轻敲了几下。

    嘎吱——

    紧闭的大门,忽然被人从后面拉开了。

    开门的并不是战流云。

    而是不曾在即墨家露过脸的青颜,身后跟着几个手下,手里拿着好几挂鞭炮。

    挨个排开,丢在大道上,直直的对着即墨家大门。

    十挂鞭炮。

    青颜抱拳颔首:“九爷,您回来了!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点头,走到门边,抬起下巴:“我墨九搬家,礼物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呆滞脸。

    在破烂大棚的极端前提对比之下,他们觉得这大门,就跟皇宫入口似的!

    祁绍有些惊讶:“九哥这么大方,我有点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谢忱歪着身子:“急什么?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地,就见苏九笑吟吟的:“我搬家,到底也是喜事一桩!这样吧,你们每个人包点红包,也不用多,几百两的,随便给。”

    几百两还叫随便给吗!

    众人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深深的感觉自己是进了黑店!

    秋导师笑着走过来,带头给了一个红包:“福星高照啊!”

    苏九一点儿也不客气,扬声道:“谢谢秋导师!带秋导师进去喝茶!”

    众人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这来都来了,进不去也挺丢人的!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五班全体,还挺有钱的。

    除了个别几个。

    直接被提溜过去端盘,招呼客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生气,反而倒是有种当自己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反倒是五班那些给了钱的,觉得自己像是客人,还有些不乐意。

    就这座宅院,这个地段!

    价值难以估计!

    不借机攀亲,那才是傻子!

    苏九看向对面,微微抬手。

    十个蹲在那,准备点鞭炮的手下,即刻点燃了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一阵鞭炮响声。

    原本没注意到对面的来客,瞬间被对面吸引过去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对面这么热闹,搞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嘶,即墨家对面何时开了一道门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好像是搬家,搞得挺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谁这么豪气,这里可是四九城最值钱的地段之一啊!”

    众人惊讶之色,无以言表。

    至于,认出苏九的几个人,脸色就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苏九微抬下巴:“对面相亲,我要凑热闹,去不去?”

    祁绍一拍胸膛:“必须的!”

    谢忱皱了皱眉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岳霁华他们则跟在青颜后面,各种招待客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以后可是要跟着九哥发大财的人!

    现在得先熟悉熟悉环境!

    看见渐行渐近的少年,即墨泽阳额角浮起一层薄汗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,竟不自觉的低哑了。

    苏九视线掠过他,看向了即墨同:“墨九,受邀而来。”

    即墨同和即墨舟皱着眉头,完全搞不懂这少年脑子里在想些什么!

    但是受邀这件事,他们昨晚就知道了,还是他们家老头子亲自叮嘱的。

    两人侧身,压着心里疑惑:“里面请!”

    苏九迈脚往里走,仿佛是串门的姿态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沉着脸,跟在他身后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墨九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侧目,不是很懂:“不是你们邀请我来的吗?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明唇紧抿,脸色也越加难看起来,“别以为耍什么花招,就能得到老头子的青睐了!”

    苏九挑起一边眉毛,好笑的:“我墨九何时需要得到他的青睐了?一个糟老头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听听这不以为然的语气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心头郁结的要命,“你除了把墨无溟放在眼里之外,你眼里还有谁?”

    苏九今儿个心情好,漫不经心回了句:“猫儿,狗儿,我眼里的东西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他连猫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脸色铁青,阴沉的跟着后面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坐在大厅里,正在跟各个家主寒暄着。

    苏九走进来,抱拳颔首,挺恭敬的:“即墨老家主有礼了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