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5章 闹别扭

    谁施舍你了!

    轩辕亦然心里发闷,扭头道:“不用谢,别说你跟银律两个,再来几头妖兽,我们家也养得起。”

    昂着下巴,哼了声。

    银严抿起唇,移开视线,看向银律:“我倒也不必搬家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抿着红唇,心里有些雀跃,偷偷看着他,傲娇的:“倒也是,就算养你一辈子也养……”

    银严冷漠地声音打断了她:“妖界无人掌管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倏地抬眸,有些着急:“你,你为何回去?”

    银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一字一顿:“身为妖兽,本就不该人界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咬着下唇,双眸泛红,倔强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银严冷着脸,朝着银律道:“跟我去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直接起身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步伐,又大又快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正巧跟他面对面,肩膀撞在一起,把他给撞得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他捂着肩头,气急败坏的盯着银严的后背:“吃火药了?”

    银律抠着手指头,跟在后面,连连弯腰:“对不起,我大哥……我大哥……大哥你等等我!”

    银律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怎么突然就发火了呢?

    轩辕院长扭着肩膀,一边往里面走,一边问:“咦?那两头妖兽怎么了?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望着银严消失的背影,逐渐有点绷不住了,掉着眼泪,哭着喊:“该死的妖兽,我要把他皮扒了,把他烤着吃了,呜呜……没良心的王八蛋……啊!白眼狼!”

    围观全程的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俩个发展的会不会太快了一点?

    轩辕院长一头雾水的走到苏九身边,弯着腰:“怎么回事?她受什么刺激了?”

    苏九挠了挠眉心,不答反问:“你这个时间,怎么在家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一拍脑袋,这才想到正事。

    一把拉住苏九的手:“小九儿,你一定要相信无溟,这件事跟他无关!都是即墨家那个老头搞的鬼!”

    苏九额角滑下一排黑线:“你就是为了这个回来的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重重的点头:“嗯哪!”

    苏九舔了舔唇角,把手腕从他手里抽出来:“院长放心,我没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没误会就好,没误会就好!”轩辕院长一边说着,一边又提议:“其实你这张脸挺像女人的,要不你男扮女装,我带你出席即墨家,说你是我的私生女?”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很靠谱!

    嗯,不愧是我!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重怀疑这人上辈子是个编剧加导演!

    等等、

    他不知道她是女的?

    墨无溟没有告诉他?

    轩辕亦然正发泄着,听见大伯的话,顿时抽泣着问:“大伯,你胡说啥呢?墨九她本来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摆手,打断她:“你年纪还小,你不懂。”他说完,在苏九旁边椅子坐下,“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?说你是我的私生女,这简直太完美了!”

    苏九手抵在眉心,挺无奈的:“您真的不用费心!我跟他感情很好!”

    “感情再好,那也不能光明正大啊!”轩辕院长手扶下巴,继续出谋划策:“你要是不喜欢私生女的话,那就说你是我的养女?哎呀,反正都是为了你跟无溟能在一起嘛。就扮女装一次而已!”

    苏九:“可以,但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咂嘴:“怎么没必要的?如果你们俩情况反过来,那我肯定会劝无溟扮女装的!”

    苏九手抚唇角,挑起眉。

    脑海里闪过墨无溟那个大高个穿女装的画面,搭配上那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庞。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感觉,好像还不错啊。

    远在某酒坊的墨无溟无端的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见苏九不说话,苦口婆心的:“小九儿,你不要太执着了,就是一件衣服罢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抬头,直截了当的:“我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嘴巴微张,像是被吓到了,随后伸手摸他额头:“你这也没发烧啊?男子与男子虽然常理不容,但你也不能因为这样,就胡说八道了啊!情之一字,谁能挡得了啊!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重复:“我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坏了。

    我这臭嘴!

    怎么把这孩子还给说的迷怔了呢!

    苏九也不打算解释了,朝着对面停止哭泣的轩辕亦然道:“我去看看银律他们,就算银严要走,也得等我搬家以后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已经冷静下来了,咬着唇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揉了揉鼻尖,“到时候要扒皮的话,我借你匕首。”

    “墨九!”轩辕亦然一脸窘迫。

    苏九笑着起身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手扶下巴,惆怅的:“坏了,要是被无溟知道,我把他的心肝宝贝疙瘩肉给搞的男女不分了,他不得闹翻天啊?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:“……大伯,墨九真的是女的!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抬眼看她,那表情仿佛在说“你少骗我!当我是三岁小儿吗!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吧,你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回房间的银严,坐在床边,半响都没动弹。

    银律抠着手指头,“大哥,你怎么了?是不是我不乖,惹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银严略微抬眼,不答反问:“你在人界过的开心吗?

    银律一向无忧无虑的,也不怎么记仇。

    双手托着下巴,大眼忽闪忽闪的:“除了我被人类拐卖的那段日子之外,我都过的很开心,主人对我可好了。还有轩辕亦然那个刁民,虽然嘴巴很坏,但是她人很好欸!”

    银严略微扬眉,走到桌边坐下,“你觉得那个刁蛮的女人挺好的?”

    银律点头:“嗯哪。”

    银严手支下巴,眼睛眯了眯:“人类与妖兽,终究不能和平共处的。”

    银律咦了一声,奇怪的:“那你之前说要娶我主人,当我主人公的时候,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银严眼梢微微一抽,抬起手,给了他一个爆栗。

    “你来人界之后,话变得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学无止境,不懂就要问嘛。”银律委屈的捂着头,忽然问道:“最近你们俩神神秘秘的,是不是背着我玩什么好玩的了?”

    银严耳后根有些泛红,面上冷冷地:“你别胡说!”

    “收拾好东西了吗?”苏九缓步走进来,故意地:“刚才轩辕小姐大哭一场,说什么要同意谁的提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