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4章轩辕渊

    欧阳家主一儿两女,儿子是个不务正业的玩意,什么事都托不了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有炼丹的天赋,欧阳家还是挺重视的。

    这次也是欧阳家主带着护卫,亲自来的。

    老东西坐在那,还挺有威严的:“既然芷仪受了伤,老夫还是把她带回家养比较合适,不能麻烦轩辕院长!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抿了一口茶,声音淡淡的:“她是神龙学院的学生,在神龙学院受的伤,我们学院有责任好好地照顾她,欧阳家主不必多虑。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呵呵一笑,“老夫知道轩辕院长比较负责任,我欧阳家虽然比不上三大家族,但是还没到那种连孙儿受伤都没法照顾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低着头,茶杯盖轻轻拂着杯沿:“可以,但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不准欧阳芷仪回家!

    欧阳家主不明究竟,心里不安的同时,也有些恼怒:“我孙女受伤,我却无法带她回家疗伤,这是哪门子道理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手中杯盖落在杯沿上,发出“当啷”的响声。

    他抬眼,微笑着:“神龙学院的道理,学生的伤没好,学院负责到底。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可就笑不出来了,压着不安,问:“是不是芷仪犯了什么错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一脸惊讶的:“当然没有,欧阳家主为何会这么想呢?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眼皮狂跳,一股怒火蹭蹭往脑门上窜。

    偏偏对面的人,跟笑面虎似的,没有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片刻的沉默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压着火,岔开话题:“听说明日即墨家宴请全城未出阁的世家小姐,大约是要给家里三个孙儿选妻。轩辕院长对此怎么看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再度惊讶脸:“是吗?即墨家宴请全城未出阁的小姐,所以欧阳家主这才不顾孙女的伤势,非要把人接回家?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坑都挖好了,就等着他顺着话提到即墨家,那样他就能说他故意刁难欧阳家,为了他两个侄女能跟即墨家联姻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反咬一口,直接把他堵死了。

    顿时脸色铁青,就连虚伪的笑容都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轩辕院长多虑了,既然芷仪受伤,不方便回家,那我总可以去见她一面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恐怕还真不行。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依然是笑吟吟的,但是笑容当中又带着一股难以察觉的冰冷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欧阳家主一掌拍在桌面,彻底怒了:“轩辕渊!你究竟是什么意思?我孙儿欧阳骞伤势至今痛苦不堪,现在孙女又受伤,你却连看都不许看?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猫腻?你到底在隐瞒什么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往椅子上一靠,淡笑着:“欧阳小姐受伤了,神龙学院责任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从容又淡定的态度。

    差点没把欧阳家主气晕过去,老脸沉着,“你是一定不让我见了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只是笑了笑,这次连回答都没有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绷着老脸,怒视轩辕院长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着,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一个护卫低下头:“家主,不可冲动。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当然知道不能冲动,就算轩辕渊如今只是一个院长,但背后是轩辕家!

    他冷冷瞪了轩辕院长一眼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一甩袖,怒冲冲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个护卫也连忙跟着离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刚走,副院长就从后面走出来了,擦了一把冷汗:“院长,这样做好吗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手搭在扶手上,轻轻敲了两下:“她孙女连续伤我侄女两次,他还想把人带回家?就算做梦,那也得看他能不能睡得着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轻不重,却充斥着浓浓地寒意。

    副院长点了点头:“说的也对。不过,欧阳家主提到的宴请全城未出阁世家小姐这件事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回眸看他,“怎么着,你一把年纪还想去相亲?”

    副院长一脸黑线的:“你有侄女,我有侄子,即墨家不是还有两个小姐吗?”

    一听见不是为了自己徒弟,轩辕院长就定了心。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他起身,摆了摆手,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副院长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院长的心思摸不透!

    再说离开的轩辕院长,顺着学院遛着弯,就遛到了五班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的时候,五班全体都噤声了。

    就连上课的秋导师也愣了:“轩辕院长,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背着双手,目光四下扫视,嘴里淡淡的:“没事没事,你继续上课。”

    秋导师有些紧张的翻了翻笔记,酝酿了半天,刚一开口:“昨天说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看了一圈,没找到人,忍不住问道:“咦?你们班的墨九呢?”

    秋导师又把话咽了回去,恭敬地:“墨九有事,让同学给他请了假。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哦了一声,摆手:“那你继续上课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昨天说的——”

    已经转身的轩辕院长忽然扭头:“他请假去哪了?”

    秋导师:“呃,好像是去轩辕家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哦了一声,摆手:“行了,你继续上课吧。”

    转身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秋导师张嘴,刚要继续讲课,忽然条件反射地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秋导师咳嗽两声:“下面,继续讲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上面讲课。

    五班众人思绪都飞了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墨九跟轩辕院长认识,没想到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废话,墨九跟轩辕亦然认识,这一点也不稀奇好吧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那他为何来找墨九呢?”

    这话可把大家都问倒了。

    无解之题。

    再说离开的轩辕院长,直接杀回了轩辕家。

    苏九正在说搬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惊讶的不得了:“四九城的房子寸土寸金,有的地方根本不卖,你居然买得到房子!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挑眉:“我在神武大陆的朋友不多,你就说来不来吧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点头如捣蒜:“去去去!我还有点激动呢,第一次去朋友家里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银律抱着双腿,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插嘴道:“那我跟大哥,就能搬家了啊!太好啦!”

    “是挺好。”银严坐在最后的位置,低头端着茶,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偷偷看了他一眼,心里感觉有点怪怪的,梗着脖子道:“我也觉得太好了,终于没有吃闲饭得了!”

    银严抬起头,眼神冷冽的:“这些日子,多谢轩辕小姐施舍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