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3章 地契的位置

    这绝不仅仅是威胁!

    只要想,她随时敢!

    就在即墨泽阳快要被掐晕过去的刹那,苏九面无表情的收回了手:“不要拿你的命挑战我的底线,你会发现你的命,一文不值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捂着脖子,一张脸憋得通红,使劲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苏九的话,他一句话也回不出来。

    手脚冰凉之余,更多却是羞愤和恼怒。

    他可以这样对待他,却又那般对待墨无溟……

    灰暗的夜色之下,掩藏着他猩红的眼睛。

    苏九坐在后面,眉眼之间的冷意并未褪去,身上的那股子戾气,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到了即墨家之后,并没有跟在即墨泽阳后面去吃饭,而是直接去了即墨家专门给她准备的房间。

    烛灯忽闪。

    苏九灌了几口凉茶,情绪才稍稍有所缓解。

    叩叩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冷冷的:“谁?”

    “九爷,是我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的声音,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苏九惊讶的打开房门,让他进来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战流云难得有些窘迫的挠了挠头:“冥大怕你一个人无聊,让我过来陪你解闷。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走到桌边坐下:“我无聊什么,大不了杀两个人玩玩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眼梢抽了抽,走到桌边站定,一动不动的。

    “关于四九城的事情,您还想知道什么?我都可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勾唇:“不愧是我的男人,知道我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可以不吃这份狗粮吗!

    对于四九城的事情,苏九从轩辕亦然那边已经了解到了大部分,就除了……

    苏九翻出空间袋里的两块地契,往桌上一丢:“我对四九城分布不清楚,你看看这些都在哪,我挑个时间,去把房子接手了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也没当成一回事,拿起地契,随意的翻了翻:“我看看,这块地契……呃,不是吧?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眼珠子差点掉出来。

    苏九又喝了一杯冷茶,捏着茶杯,怪惊讶的:“即墨家的茶,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烦躁的情绪,渐渐地褪去了。

    战流云一言难尽的看着苏九,“你,你都没看过这地契吗?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不是特别上心:“不在四九城中心地段也无所谓,我只要一个地方而已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没说话,把地契摊在桌上,手指在地契的位置点了点:“东南交叉地段,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位置很眼熟?”

    苏九眉眼低垂,冷淡的看着:“你这么一说,是有点眼熟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一阵语塞,忍不住指了指外面:“那你说,即墨家的位置在哪?”

    苏九舔了舔唇角,挺认真的思索:“……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咬着牙,指着外面:“这地契的位置,就在即墨家的对面!”

    苏九了然的点点头:“这么说,我跟墨墨以后还是对门的邻居了?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重点吗!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有些可惜:“这个位置挺好的,但是不太方便,还有一个地契,你看看在哪?啧,别说,角斗场还挺可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战流云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好歹是见过世面的人。

    他翻开另一张地契,根本就没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还能有什么地方,比即墨家的对门更吃的?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“噗……咳咳咳!”

    战流云被口水呛的面色通红,咳嗽不止。

    苏九被他一惊一乍搞的很无语,沉声教育道: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请你反省!”

    战流云使劲咳嗽两声,才把那股难受劲咽下去。

    俊脸微黑,把地契,啪的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你自己看看这里是哪!”

    苏九挺不以为然的低头。

    愣怔了。

    地契位置她或许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下面明明白白的写着“角斗场”三个字!

    草!

    就连苏九都忍不住飙脏话了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?唬我啊?”

    她拎起地契,首先怀疑这玩意是个假的!

    战流云闭了闭眼,指了指下面的戳印:“神武大陆,有这个公证印的,绝对不是假的!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肯定出门踩狗屎了。

    战流云扶着桌子,坐了下来:“这件事,要不要告诉冥大?会不会有阴谋?”

    苏九转着茶杯,面上特淡定:“暂时不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阴谋……

    这人玩的这么大,把角斗场地契都拿出来赌。

    事后还没有反悔,而是想要问她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没阴谋,也说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——若是你有时间回答我的问题,就再来找我。

    苏九耳边响起那人的话,眼神不由闪了闪。

    角斗场的地契,这人算准了她还会再去啊。

    战流云有些担忧:“九爷,您不会要去见那个人吧?”

    苏九仰头,将杯子里的冷茶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声音淡淡的:“倒也不急。”

    不急,就是去。

    战流云知道拦不住,干脆闭嘴了。

    苏九看了他一眼: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后背一挺:“不行,我得在这里保护您。”

    苏九起身,斜眼:“你保护我?”

    战流云噎住。

    苏九摆手:“行了,明早你再过来,咱们去把对面房子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语气清冷,玩味十足。

    战流云嗅到一丝古怪,也没有追问,乖乖地走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,他就比青颜识趣多了。

    要是青颜,估计得打破砂锅问到底!

    夜色已深。

    即墨家上下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来到院门外,侧目看向守门的护卫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护卫颔首:“孙三少的手进去过一次,不过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背着双手,在夜色里的神色,格外的阴沉。

    “泽阳今夜没来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护卫也有点惊讶,昨夜孙大少爷非常关心,今晚却没来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微微点头,莫名有些安心:“嗯,把人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护卫颔首:“是!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又待了一会,就走了。

    苏九没有闹腾,这一夜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翌日,旭日东升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,苏九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早饭也没吃,急匆匆的。

    她毕竟是客人,除了晚上以安全为名拦着,白天也没理由。

    来来去去,行动并不受阻。

    刚出即墨家大门,战流云就已经在等候了。

    苏九手里拿着一把折扇,在掌心敲了两下,目光凝视着对面高高的院墙。

    红唇勾起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跟在她身后,两人顺着高高的院墙往前走。

    直到顺着院墙,来到了这座宅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按照范围来看的话,这宅院比即墨家要小一圈。

    但是在四九城里,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宅子了。

    何况这宅院还在即墨家的前面!

    这座大宅子里有一个老管家守着。

    苏九拿出地契的时候,老管家似乎并不惊讶,好像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并且非常友好的带着他,了解了一下宅子里面的格局。

    苏九左右张望,方向感还是挺强的。

    七拐八拐,就来到了正对着即墨家的那堵墙。

    那堵墙后面其实有一间房子。

    苏九抬着下巴,笑眯眯得:“把这里拆了,开一道门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会这样!

    老管家有点惊讶:“这个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扭头看他,一个字:“拆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吓得低下头,也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把这里的事情交给战流云了:“我明天要搬家,搞快点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仿佛看见了即将硝烟弥漫的战场!

    安排好这些之后,苏九又回了即墨家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还没有离开,苏九一扫昨日的恶意,“帮我请个假,我要去一趟轩辕家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定定的看着他,一句话也没说,冷汗浸湿了后背。

    昨晚的种种历历在目,喉咙卡住,喘不过来气的惊恐感觉,也深深的刻在了记忆上。

    他动了动唇瓣,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少年红唇勾起,笑的潋滟风华,令人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却不敢多看一眼,骑着坐骑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种古怪的反应,让旁边偷看的即墨轩感到奇怪:“前两天即墨泽阳不是还对这小子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即墨青不懂他嘴里的好,淡淡的:“你看错了吧,他不是一直针对墨九吗?”

    即墨轩撇嘴:“最好是这样,我现在看见墨九,就浑身起鸡皮疙瘩。”

    难受的厉害!

    即墨青眸光闪了闪,“要不要再去一趟轩辕家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即墨轩就来气。

    轩辕家拒绝了他的提亲,赫连家也拒绝了他的提亲!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即墨家的孙少爷,竟然被人如此不放在眼里!

    “准备厚礼,我们去欧阳家,虽然差了一点,但是比较有胜算!”

    即墨青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有个帮手,总比没有的好。

    两人准备好厚礼,又去欧阳家提亲了。

    除了三大家族之外,也就只有欧阳家还能看到的上眼了。

    即墨轩的选择,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到现在还在神龙学院的医舍呢。

    就连欧阳家的人,都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而正在让人到处打听,甚至找到了神龙学院。

    就在轩辕院长的地方,正在讨说法呢!

    轩辕院长坐在那,手里端着茶杯,一本正经的:“欧阳小姐受了伤,自然要好好休养了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