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2章 天生一对

    苏九站直身子,余光倾斜:“你们只要好好地照顾我爹,别给我添麻烦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赤裸裸的嫌弃。

    赫连聿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纵观神武大陆上下,有谁会不把赫连家放在眼里?

    也就除了他这个妹妹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苏伯伯的。”赫连聿保证道。

    苏九冷淡的收回视线,无声摆手,走了。

    赫连聿叹了口气,倒也不沮丧。

    她同意把苏伯伯接到赫连家,以后他们还是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像一家人一样,至少不要太生分,他们也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苏九垂着眼睑,沉默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这一排安静树下,就听见旁边传来交流声音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不想理会的,但是正好对方嘴里说出一个熟悉名字,便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姬芙蓉绝对不可能去即墨家的,就凭她那个低贱的身份,连即墨家的门槛都够不到!”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,就她又黑又胖的模样,去还不把人打压笑掉了?”

    “其实,不提即墨无溟半路抢走即墨泽阳的位置,就他那张脸长的还是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喂!你这是在说即墨无溟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当然不能跟即墨泽阳比了!我是打个比方!”

    “哼!即墨无溟那个不知哪里来的小贱种……啊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女学生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她的手缝流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几个女学生慌张地扭头。

    就见,少年靠在树边,脚尖碾压着碎石头,漫不经心的。

    “嘴巴这么臭,熏到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红唇轻挑,邪气的很。

    几个女学生面色一僵,想起刚刚讨论的事情,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温雪妮啐了一口血水,愤怒质问:“你是什么人?竟然敢打我?”

    一个女生认出来苏九,扯了扯温雪妮的袖口:“他,他,他就是墨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寂静。

    温雪妮白着脸,捂着嘴,也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几个女生则吓得连连后退,往温雪妮背后躲。

    苏九感觉挺无趣的,余光都没给,就走了。

    见到他转身,几个女生吓得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墨九这两个字,在神龙学院都成了一个危险的标记了。

    给她们一百个胆子,她们也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五班。

    苏九回到位置上,就趴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歪着头,凝视着墨无溟完美无瑕的侧脸,伸手,把他脸颊戳进去,哼了声:“明明就长得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突然被夸赞,墨无溟还有点受宠若惊,微微侧目,“你终于发现了?”

    苏九眸光一闪,手指用力一抵,“说你胖,你就喘上了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握住她的手指,侧身而坐:“谁惹你了?我去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轻,但绝对不是在说笑。

    苏九眼神柔了几分,一如既往的吊炸天:“我要宰人,哪里轮得到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眼神清冷,缓缓地勾起唇角:“那没办法了,我只能替你碎尸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趴在桌上,笑的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他们还在元气室,五班其他人简直是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没见过谈情说爱讨论杀人的!

    不对!一个杀人!一个碎尸!

    妈的,天生一对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中午吃完饭。

    墨无溟有事离开了学院。

    苏九就去丹系炼丹房待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她表面上没什么变化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急躁的。

    苏圣的情况很不乐观,就算没有三品药材,她也得努力的提高炼丹品阶。

    品阶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提升的。

    尽管她有神品丹书,还是要一步一步来。

    一下午的时间,她尝试了很多次四品后期丹药,最终都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南星见她一下午都没停歇,忍不住道:“主人,您歇歇吧,提高品阶也不是一时半会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说话,冷着脸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道理都懂,但是内心那股子焦躁,令她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苏九转身,靠在桌边,眉眼之间的烦躁更甚。

    南星迟疑的:“主人,有件事我一直想问您,您的身体,情绪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闭上眼睛,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南星郁闷的翻了翻页面。

    小灵根甩了甩杆子,花瓣泛着薄冰:“青龙,你出去给主人摸摸脑袋,主人情绪很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青龙脑袋往土里拱了拱。

    他最近决定当尸体!

    一个被当成赌注的神兽,就算没有被输掉,那也是极大的耻辱!

    反正他没脸见人了,也没脸见兽了!

    小灵根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没出息的玩意!

    南星在空间上蹿下跳,也是替主人感到着急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一天结束了。

    苏九的情绪一来,就是控制不住的那种,张脸上就刻着“莫挨老子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即墨泽阳是不是一天就光打听苏九了。

    苏九一出来,他就在丹系外面等着,然后把火焰鸡召出来。

    苏九冷着脸,慢吞吞地跳上去,坐在他背后。

    两人看不出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丹系的人就这样目送着两人骑着坐骑离开。

    苏九双手抵在火焰鸡的背上,垂着眼睛,低沉的要命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并没有察觉到苏九的异样,侧目,出声道:“你就这么不想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苏九耳廓微动,半眯着眼的眼睛,压着血色,没吱声。

    见背后的人不理会自己,即墨泽阳忍不住冷嘲热讽:“后天就要给墨无溟相亲了,你应该很期待吧?”

    烦躁的厉害。

    苏九微微扭头,还在压制着,声音已经有些古怪了:“呵,你很关心我吗?”

    低哑之中透着邪气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微微侧目,却只能看见少年低着头的侧脸轮廓,他皱起眉头,“我怎么会关心你?我只是在想,到时候你跟即墨无溟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突然卡住。

    一只白皙而纤细的手指,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苏九侧着身子,贴在他耳边,“你知不知道,你叽叽喳喳的声音,真的很讨厌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双目微睁,呼吸受阻,额角绷起青筋,“墨九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挑起一边眉头,又将他脖子掐紧几分,冰冷地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想杀你,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双眼赤红,余光瞥向靠近自己的少年,几乎已经喘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冷汗,顺着额角缓缓地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恐惧,铺天盖地的而来,蔓延至四肢百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