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1章 别给我添麻烦就行了

    斗篷男人看不出情绪,只是朝着台上的紫袍男人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紫袍男人皱起眉头,有些不情愿的走到苏九跟前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苏九挑眉,艺高人胆大,跟着就走。

    主持人把两个地契都拿了起来,然后把擂台交给了其他人主持。

    战流云见状,快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斗篷男人身边还站着两个手下,看见陌生人过来,当即要拦住。

    苏九微抬下巴:“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声色清冷,却威严十足。

    那手下看了看苏九,又看了看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斗篷男人摆摆手,让两人退开。

    战流云来到苏九身侧,“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苏九微微摇头,看向斗篷男人,伸手:“我的地契?”

    我的地契。

    索要自己所有物的姿态。

    斗篷男人定定的看着他,将主持人递过来的地契在手里拍了拍:“地契自然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紫袍男人拧起眉头: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斗篷男人抬手,打断了他:“只是我有些事情,想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倒是挺不客气的:“一个问题一个地契。”

    听听这不要脸的话,就没有第二个人能说的出口。

    紫袍男人脸色微黑:“你知不知道多少个人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麟霄。”

    斗篷男人沉声警告了句。

    被称为麟霄的男人,低下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斗篷男人再度看向苏九,语气问题:“我对你并没有恶意,这两个地契我既然说给你,便是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面色极为冷淡,提醒道:“这两个地契是我应得的。”

    简单来讲:不用说的多么好心,本来就是他赢来的!

    斗篷男人先是一愣,而后失笑:“你这少年说话好生犀利,我对你绝无恶意,这两个地契你先拿着。若是你有时间回答我的问题,就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苏九接过地契,丢进空间袋里,看都没看一眼。

    麟霄有些气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甩袖,气呼呼的转过身子。

    想打人。

    苏九抱拳颔首,挺有礼貌的: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走,都不带停顿的。

    就冲他刚刚在擂台上的表现,估计也没人敢打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除了羡慕,就是嫉妒恨了。

    即墨青是跟在苏九身后离开的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即墨青在这里,离开角斗场之后,战流云就隐藏在暗中了。

    苏九单手负背,步伐轻慢。

    即墨青看着他行走的路线,心里微微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这不是去即墨家的路吗?

    思及此,他快一步上前,现身。

    “墨公子!”

    主动搭话。

    苏九出来之后,便把面具给摘了。

    见他走过来,她故作惊讶的:“这么巧?”

    即墨青抿了抿唇,笑道:“是挺巧的,你刚刚是去了角斗场吗?”

    苏九挑了挑眉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:“没有啊,我刚刚在那边街头看耍杂技的,怎么你去角斗场了吗?”

    即墨青: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你说什么就什么吧!

    两人并肩往即墨家走。

    即墨青的话比较少,苏九就更没话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沉默的走回了即墨家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正是晚饭期间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非常和善的招待了苏九吃饭。

    没有询问苏九去哪里了,也没有问她为何回去那么迟。

    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全部得归功于两日后的相亲大会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就像个狗皮膏药,亲自带人把院子盯着。

    似乎在严防她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苏九很不高兴,想打他的心思,几乎都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抱着跟他打架的心思,她就是溜出来了。

    并且故意发出动静,让他发现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这一架是打定了,不把他打的鼻青眼肿,也把他打的叫爷爷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他娘的,即墨老家主出现了!

    老东西也在防着她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过了极为热闹。

    墨无溟就在不远处,看了媳妇儿为了见自己,表演了一场大戏。

    心里别提多美了。

    对于抢亲一事,更加信心满满了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照常去神龙学院上学。

    一道五班,就看见赫连聿站在班级门口,表情挺着急的。

    苏九下意识皱眉,想到的是苏圣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赫连聿伸手去拽她的胳膊:“我有急事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苏九微微侧身,避开了他的触碰。

    “边走边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迈脚往外走。

    赫连聿忽然回头,朝着墨无溟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墨无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你是大舅子,我一脚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赫连聿着急忙慌的把苏九拖走,来到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大树下。

    “后天即墨无溟就要相亲了,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啊?”

    苏九眼皮跳了跳,斜眼看他:“你的急事,就是这个?”

    赫连聿咂了砸嘴,昂着脖子:“当然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靠在树边:“最好不是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干笑着挠头:“哈哈……我就顺便问问,其实,其实是我爹让我找你的。他说这么久了欧阳家背后的人还没出现,可能他们不止是欧阳家一颗棋子。”

    提及正事,苏九是感兴趣的,手抵在唇间,想起苏圣的事:“我怀疑,我爹受的伤,可能跟那些人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爹,苏圣。

    赫连聿抿唇,小心翼翼的:“爹娘也在找苏伯伯,要不,我把苏伯伯接去家里?”

    苏九侧目看着他,仿佛看穿了他的小心思,倒也没反对:“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对比之下,赫连家的确比较安全。

    赫连聿揉了揉鼻尖: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可以回赫连家,然后以赫连家小姐的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:“没想过,也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一口拒绝到底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猜到结果,赫连聿还是有些郁闷:“虽然即墨无溟不在乎身份上的高低,但是即墨无溟乃是即墨家的少爷,你要是没有身份,他们会……”

    他当然是好意。

    苏九自然知道,只会并不领情。

    她抬起眼,目视前方,声音极淡:“我想要什么,从来不需要靠别人。不论是东西,还是人。”

    美艳的脸庞,散发着自信的光芒。

    赫连聿看的有些发愣,对于这个妹妹,他有太多的好奇,太多的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只是想告诉你,不管你做什么,赫连家都是站在你那边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站直身子,余光倾斜:“你们只要好好地照顾我爹,别给我添麻烦就行了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