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0章 你输了

    紫袍男人甩手一扬,长剑往后挡去的同时转身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两剑相撞,一红一青两道元气光芒!

    紫袍男人错愕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红色元气,居然能抵得过他的青色元气?

    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苏九并没有给他更多思考的时间。

    长剑一挑,剑锋陡转,扫向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几乎不需要思考,便已经做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快而准,又狠又毒。

    所有攻击位置,全都是致死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的!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紫袍男人微微愣了愣。

    刺啦——

    长剑挑破他袖口,割破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疼痛令人清醒。

    高手之间,一招定胜负。

    他哪里还敢在周身,当即集中注意力,全心应对。

    苏九戴着面具,看不出表情,唯有一双眼睛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,对于其他人来讲,就只能看见两道光芒碰撞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地流淌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两道技能相撞,发出炸耳的响声。

    一刻钟时间,已过百招,依然胜负未分!

    紫袍男人没了最初的淡定从容,握剑的手微微收紧:“你的能耐不小,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苏九轻甩着归魂剑,声音冷淡:“你也不赖。”

    这话从她嘴里出来,绝对是夸奖了。

    但是听在紫袍男人的耳中,就不亚于挑衅了,冷笑着:“你的能耐,也只能止步于此了。”

    语毕,双手握剑,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度。

    黑色的元气,化为无尽漩涡。

    苏九淡淡挑眉。

    原来是个拥有两种元气的天才。

    怪不得从一开始就那么嚣张呢。

    两人停在半空,下面的人终于可以看清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!青色元气和黑色元气,双色元气持有者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下那个白衣少年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双色元气这还搞个屁啊?”

    “唉,可惜了神兽青龙就这么没了,真是个坑爹的主子!”

    众人咂嘴,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是两句话之间,紫袍男人已经将黑色元气的技能,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直奔对面而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紫袍男人手持长剑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操作,苏九干过,所以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扭了扭手腕,不是很情愿的,将黑色元气调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用的最多的元气,就是红色元气夹杂着黄色元气。

    黑色元气还真没有搞过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很难,就是有点懒的搞。

    长剑上挑,迎面划了几下,似乎是招式。

    众人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这疯子不会想要硬扛黑色元气的技能吧?

    找死呢?

    正想着,空中忽然产生波动,周围空气被席卷。

    少年抬手,上起下落。

    动作看上去不急不缓的,但却在黑色漩涡到达之前——

    长剑横空劈下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气流被劈成两半,往前逼迫而去。

    紫袍男人跟在技能后面,双目微睁,猛地翻身,一头往下面栽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擂台被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咔哒!

    抓着护栏的围观群众,猛地往后倒退。

    护栏崩开,往前倾倒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众人仿佛见鬼的表情看着台上少年。

    “刚刚是黑色元气吧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会看啊?这护栏,还有痕迹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黑色元气……我滴乖乖嘞,两个双元气天才!”

    “刚刚是谁说他死定的?我打不死他!”

    众人都被刺激的不轻。

    紫袍男人站在一边,抬起手中长剑:“想不到,你也是双色元气持有者,我们俩还挺像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微微抬头,轻甩着归魂剑:“我跟你可不像。”

    紫袍男人皱起眉头,眼神有些不悦:“再打过!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提醒,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输了?”紫袍男人仿佛听见了笑话,正当他想要掠身上前之际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脸上面具一分为二,飘然落地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跟他气质很像的优雅的俊容。

    紫袍男人抬手扶额,错愕的瞪大双眼,“何时……”话卡在了喉咙里,他唇瓣动了动。

    是剑气。

    苏九挑了挑剑:“你若是不服,可以继续。反正比赛就是这样,打服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紫袍男人脸色不好看,也挺有骨气的:“输了就是输了!”他抿着唇,有些在意的追问:“刚刚那一招叫什么?剑气如此之强悍?”

    斩月鬼变可不是浪得虚名的。

    最大的优点,就是剑气逼人。

    苏九也不吝啬:“斩月鬼变。”

    斩月鬼变……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赞叹。

    “好嚣张的名字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斩开月亮,连鬼都变色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刚刚把别人的技能都劈开了,连擂台都劈成了两半!”

    紫袍男人薄唇紧抿,站在擂台上,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站着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,忍不住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修为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估摸着,至少也得七阶元王以上吧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得有一阶元皇等级,你说他们俩打架也不亮一下星盘,真是没劲!”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是没几个人开场就亮星盘的。

    当然除了那些开星盘想要用气势就怕人吓跑的。

    提及这个,即墨青算是其中一个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没人知道即墨青遭受到了多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双手抓着护栏,手指关节泛白,眼底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是七阶元王,更是高于一阶元皇!

    没有人比他更清楚,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擂台上的少年,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!

    那速度,那力道,绝对不是仅仅是一阶元皇!

    同样受到冲击的还有战流云。

    虽然他早就知道苏九天赋不同凡响,也知道她来神武大陆修为肯定提升不少。

    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当初认识废材,竟到恐怖如斯的地步!

    “所以,现在是赢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价值五百亩的地皮,卧槽,发财了啊!”

    “就算发财也没有我们的份,人家用神兽当赌注赢来的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不说话,没人把你当哑巴!

    苏九收起归魂剑,看向主持人:“我地契,可以给我了吧?”

    主持人眼梢狠狠一抽,悄悄地看向穿斗篷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种恭敬又忌惮的眼神,已经不止一次了。

    苏九默不作声的收于眼底。

    反正她只要地契,对方是谁,一点也不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