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8章赌注:青龙!

    即墨泽阳站在一旁,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总觉得赫连聿跟墨无溟以及墨九之间有什么牵扯,但是又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走神之间,墨无溟搂着苏九,骑着坐骑离开了。

    赫连聿站在原地,凉凉的瞥了他一眼,而后走了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薄唇紧抿,骑着坐骑,离开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有种三争一的错觉?

    清醒一点!

    男的!男的!男的!

   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
    再怎么清醒,他们还是忍不住多想。

    尤其是赫连聿原本就跟墨九闹出过传言,再加上一个即墨泽阳……娘喂,事情越来越复杂了!

    *

    尽管即墨泽阳很快骑着坐骑去追,但是他还是没有追到墨无溟。

    能追到的话就见鬼了。

    离开学院范围之际,墨无溟直接撕破了空间。

    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四九城的住处,并非即墨家。

    青颜手持折扇,正在跟战流云讨论着四九城的暗潮涌动。

    青颜来回踱步:“这件事,还是要看冥大拿主意,毕竟牵扯到了即墨家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冷冷地:“嗯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一阵波动。

    墨无溟和苏九同时出现。

    两人先是一愣,而后快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冥大,九爷。”

    “冥大,九爷!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点头,直接问:“我要去一趟角斗场,谁跟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青颜:“我去!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我去!”

    同时举手,扭头,目露寒光。

    青颜:你去什么去?你去死还差不多!

    战流云轻轻勾唇,递给他一个藐视的冷笑。

    高下立见。

    苏九摸了摸鼻子,“二战。”

    青颜双目圆睁,“九爷!你确定要让这冰块带你去?他连角斗场有几个女人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苏九挑眉,挺疑惑的:“为何要知道有女人?”

    青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忘了,九爷不喜女色。

    恨恨地转身,撞墙,准备死一死。

    战流云表情虽然冷淡,但是对苏九的态度很恭敬:“九爷,你去角斗场有何事吗?”

    苏九手扶下巴,挑着眉:“好歹来了四九城,搞点事业。”

    在四九城立足的难度有多大,他们过来人,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战流云看了自家王爷一眼,见他淡定自若的站在那,完全是纵容的打算。

    只好点头。

    左右九爷也不是没脑子的人,想要在四九城立足,也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。

    青颜也没有丧很久,虽然没能跟苏九去浪,但是事情还是得处理的。

    等到苏九跟战流云离开之后,他便收起了轻挑之色,严谨的跟墨无溟提及了棘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四九城关系网,错综复杂,一个不起眼的人物,可能牵扯到很多家族。

    最近他们就碰到一个,本以为很好吞掉,结果却跟即墨家有关系,且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动了这个人,必定会惊动即墨家。

    墨无溟坐在书房,手指在桌面点了两下,面上一如既往的冷漠:“三坊的事情,办得如何?”

    青颜一双桃花眼,带着几分担忧:“乐坊,妓坊,基本上在囊中之物,赌坊牵扯最大,比较难拿下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眸光微凝,缓缓地抬起头,沉黑的眼眸闪烁着冷芒,“把赌坊事推过去。”

    一般人都听不懂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青颜跟着他太久了,默契绝佳,脑回路也在一条线上。

    他先是一愣,而后一巴掌拍在脑袋上:“对啊!可以把赌坊遭遇的困难推给那个人,让即墨家对他产生怀疑,我们趁机把赌坊抓进手里!一箭双雕啊!”

    墨无溟白了他一眼,懒得看他那副熊样。

    青颜揉着鼻尖,忽然想起一件事:“今天消息满天飞了,你真要相亲啊?那九爷怎么办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墨无溟心底有些郁闷:“九儿,一点儿也不担心。”

    青颜皱着脸,没听懂:“九爷不担心,信任你不好吗?”

    墨无溟抬眼,眼神冷冽:“不好,他不担心,怎么来抢亲?”

    青颜张着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反驳不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他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。

    曾经神一般的冥王,喜欢男人就算了。

    现在又变得娘们唧唧,居然想要九爷去抢亲!

    青颜皱着脸,万分悲痛!

    墨无溟哪里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还在那琢磨着。

    到时候九儿不主动抢亲,那他就主动公布,宣布所有权!

    完美。

    离开的苏九,还不知道有人给她那排好了戏份。

    角斗场,热闹的人群,都在看着决斗。

    战流云跟在苏九身边,给他介绍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苏九一边听着,一边漫不经心的看向周围:“知道角斗场背后的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战流云微微摇头:“不知道,我们也调查过,但是背后的人隐藏的很深。”

    苏九舔了舔后槽牙,美艳的脸庞,带着几分玩世不恭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的容貌,不遮不掩,在这种环境里,频频令人侧目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胸部一片平坦,估计已经有很多男人过来搭话了。

    战流云像是一块冰山,将苏九保护的也很眼睛。

    完全是生人勿进的姿态。

    苏九倒是比较随意,趴在护栏边,往正在打斗的里面看。

    “九爷,您可是要赌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手托下巴,“等会,赌个地契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这哪里是来赌个地契,压根就是过来挑选的吧!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。

    角斗场里面对打的人,在连续的更换。

    就这么连续看了五场比赛之后,才有人拿出今晚的地契。

    这个地契有点厉害,是四九城中心地段的。

    这人看来是想要捞一笔大的,要不然也不会下这个赌注。

    苏九看上了,但同时也有其他人看上了。

    这次没有轩辕家这个靠山,并没有上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苏九上去之后,就被人阻拦了。

    首先提出的就是等价交换的东西!

    苏九左思右想,能够一下子堵住所有人嘴巴东西。

    还真有——青龙!

    青龙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乎,天天担惊受怕的青龙,就这样被拿出来的当了赌注。

    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神兽的威严呢!

    让我死!

    众人自然是不相信的,甚至觉得苏九在胡扯。

    哪有人舍得把神兽青龙拿出来当赌注的,又不是疯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