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6章 闹够了吧?

    苏九微微侧身,靠近她:“你放心,我不会废掉你的火种,也不会砍掉你的双手。我要让你拥有火种,拥有双手,但永远也炼不了丹。”

    红唇勾起,森森寒意。

    看着少年美艳到不可方物的脸庞,欧阳芷仪忽然有种脖子被卡住的窒息感。

    最终不堪承受这种恐怖的气压,直接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孙大夫从头看到尾,硬生生被这种手段吓死,断了气。

    苏九云淡风轻的起身:“欧阳同学因为火种失控烧伤双手,幸亏我跟轩辕同学及时救治。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辛苦了!”轩辕院长说完,抬手,吩咐后面的护卫:“快把这位受伤的女学生,送去医舍,好好照顾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感觉你们在无中生有!暗度陈仓!凭空想象!凭空捏造!并且掌握了证据!

    丹系长老脸庞也抽了抽。

    对于轩辕院长的做法,他不是太意外。

    就是他们说瞎话之前,敢不敢稍微用点心?

    用心?

    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苏九能编这瞎话,不过是因为欧阳家背后势力到现在都没浮现。

    要不然,她早在欧阳芷仪身上割个百八十刀了,还会跟她废话吗?

    欧阳芷仪和孙大夫被抬走,轩辕院长和丹系长老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苏九瞥了一眼轩辕亦然:“你上课吧。”

    她冷着脸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出来,丹系的学生,就吓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人啊?

    这个根本就是阎王爷!

    不,他比阎王爷还恐怖!

    阎王爷最起码还要等你阳寿已尽,惹了他,分分钟送你去见阎王!

    轩辕亦然跟在后面走出来,双手包扎的绷带,已经再次被染了血迹。

    她看着周围的学生,出声解释:“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,但是这件事跟墨九没有瓜葛。欧阳芷仪一而再的针对我,上次我双手受伤就是她动的手脚。这次她买通医舍的孙大夫,故技重施!要不是墨九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红着眼睛,吸了吸鼻子:“反正,如果让我听见有人说墨九的坏话,就是跟我轩辕亦然过不去!”

    一个炼丹师的双手有多重要,没有炼丹师不知道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看见欧阳芷仪双手被烧,才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报应。

    “学妹,我们都知道,你也别难受,好好休养,肯定会好的!”

    “对,欧阳芷仪这个女人,长得一张漂亮的脸蛋,居然是个毒妇!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丹系的耻辱!自己天赋不行,就祸害别人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是也证据吗?万一搞错了,那欧阳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!孙大夫不是证据?他要不是做贼心虚,他吓断气?”

    事实就在眼前摆着,只是有那么几个圣母,觉得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件事要是放在他们自己身上,那不得一刀刀把欧阳芷仪给活剐了!

    *

    四年级,某班。

    自从即墨泽阳断臂之后,四年级的同学,都对他很关心。

    尤其是女同学。

    每次走廊下面都站着一群女学生,透过窗户往里面看。

    以前孙小淼和陈一舟在的时候,她们还会让他们传话。

    奇斐山脉一行,两人身上受伤,就一直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期间,她们倒是想找东方异传话,但是以前都挺友好的东方异,从奇斐山脉回来之后,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跟即墨泽阳有关的,千万不要找他,不然绝对遭冷眼。

    “说来也是奇怪了,你们说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嘁,还能是为什么?肯定是东方异嫉妒即墨泽阳呗。”

    正好有喜欢东方异的女学生经过,当即讽刺了句:“嫉妒他断臂啊?”

    “嘴巴怎么那么臭呢?就算即墨泽阳断臂,不论是容貌还是家世,都比东方异强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笑掉大牙了!东方异好歹是家中独子,以后继承东方家妥妥的家主,他即墨泽阳以前不过沦为旁支罢了!即墨家是即墨无溟的!”

    “姬芙蓉!你这个又丑又胖的小贱人!”

    姬芙蓉扬着微胖的脸,掐着腰:“说不过就骂人,好威风哦。有本事咱打架啊?现在就去擂台场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少激怒我!”温雪妮磨着牙,转瞬又笑了:“我知道了,你肯定是因为没有金币了吧?故意挑衅我们,想框我们的金币?丑女人,心机真重!”

    姬芙蓉攥着拳头,克制着一拳头打过去的冲动,“温雪妮,你应该庆幸你是温家的人,要不然我一定把你牙齿一颗颗都敲掉!”

    温雪妮高抬下巴,较好的容颜,让她十分自信,说出的话异常的恶毒:“对呀,我是温家的人,就是比你高人一等!你娘是不是还在妓坊里面伺候男人?哈哈哈……真不知道像你这样的人,怎么能进我们神龙学院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幸亏她长得丑,要不然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清白的身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得丑怎么了?灯关了还不是差不多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很有道理!”

    侮辱和嘲笑,对于姬芙蓉来讲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她抿着唇,笑了笑:“你们说的对,像我这样不清不白的女子,什么人都会勾引。比如,你们未来的夫君。我长得丑没关系啊,我白送不行吗?”

    几个女学生,脸色骤然变了:“你不要脸!无耻!”

    “让一让,你们能不能不要有事没事就堵在这里,都没事情干吗?”

    突兀的呵斥声。

    几个女学生倏地抬眸。

    东方异背着手,不知何时站在她们后面。

    姬芙蓉脸色煞白,僵着后背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东方异冷漠地瞥了她们一眼:“没事就去修炼!过段时间奇斐山脉历练,要是再拖后腿,可没有人救你们!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话,便侧身从旁边进了班里。

    几个女学生被骂的很郁闷,扭头就瞥见了姬芙蓉的脸色,顿时幸灾乐祸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样的,又黑又胖的女人,东方异就是瞎了眼也看不上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放荡会遗传的,我们走,别跟这种人沾上关系!”

    “对,一股子騒味~”

    姬芙蓉低着头,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,无声的走了。

    班级里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沉着脸,眼底带着阴霾,瞥向东方异:“你闹了这么久,也该闹够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