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5章 邪恶的惩罚

    欧阳芷仪手指关节泛白,心里已经慌了,嘴上反驳道:“你们就凭那一点片面之词,你们就要冤枉我?真是可笑至极!”

    一听见欧阳芷仪不承认,孙大夫急了,“欧阳小姐,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啊?你说好了,只要我帮你的忙,你就会给我一颗洗髓丹的啊!是你说轩辕小姐今日来学院了,一定要给她换上你准备的绷带!你怎么能不承认呢?”

    事情穿帮,欧阳芷仪要是不承认,他就只有死路一条啊。

    对于孙大夫的指控,欧阳芷仪恼羞成怒:“你不要胡说八道!你说是我给你绷带谁能够证明?谁能证明绷带上的东西是我放的!”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目光锐利:“谁说绷带上有东西了?”

    欧阳芷仪心头一窒,白着脸,狡辩:“我,他既然说绷带,那肯定就是绷带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    单看这种反应,也看出来了,欧阳芷仪心虚。

    “刚刚轩辕亦然说一而再?难道第一次也是欧阳芷仪害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单独的炼丹房,何况是自己的火种点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的确不好乱说,火种在自己体内,哪有不受控制,烧伤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正讨论着,丹系长老姗姗来迟,沉声道:“我刚刚就围堵了一场火种失控!”

    众人抬眸,皆是一愣:“长老,您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丹系长老沉着脸,“听说有一种粉末,在温度达到一定程度,就会自己燃烧起来。身为炼丹师,得知伤口即将恢复,下意识肯定会聚集热度在手掌,感受火种的存在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轩辕亦然同学才会被火种烧伤!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这么狠毒的点子?”

    “卧槽,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,这不是明摆着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再度把注意力放在班级里。

    丹系长老挤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见欧阳芷仪居然这么无耻,气得抽起旁边的凳子,忍着疼痛,也要举起手,砸过去。

    嘭咚!

    凳子没砸到对方,落在了前面的桌子上面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苏九的身上,见她闭着眼睛,她便起身,准备从旁边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她刚刚起身,少年冰冷的视线就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僵在原地,咬着牙:“我跟这件事真的没关系!”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拨开轩辕亦然,从她身边擦过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倏地起身,吓得往后退:“你想干什么?这里是神龙学院,不是你们一手遮天的地方!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俏脸微沉,“我要申请全校联名状,让你退学!”

    欧阳芷仪已经退到了死角,后背抵着墙。

    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来炼丹比赛的几个鉴定师的四亡方式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毁掉我火种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她抱着头,惊恐的看向缓步走来的少年,仿佛在看一个魔鬼一般。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走过去,扬起一抹笑:“有些人,你这辈子也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单手呈爪,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她没有动手,而是提起,来到轩辕亦然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用火烧她。”

    多么平淡的四个字。

    却把外面的人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丹系长老站在门口,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,根本不管用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咬着下唇,目光凝视着欧阳芷仪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双双目圆睁,惊恐的大喊:“不要!亦然,我们是朋友,说好了一辈子的……你不能,你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她的话,轩辕亦然的脑海就像是被人砸几锤子,“你对我动手的时候,为何没有想起这些话?”

    欧阳芷仪颤抖着往后缩,使劲摇头: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微微凝神,朝着她的手背一点。

    异火的热度,并不是欧阳芷仪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她的火种不过是兽火,顿时发出了痛苦的惨叫。

    众人听得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有种烧的仿佛是他们自己双手一样的错觉。

    苏九掐住她的后颈,将她脖子往下压,恶劣地让她亲眼看见自己的手在火焰中燃烧的模样。

    疼痛,让欧阳芷仪咬破了嘴唇,直到双手疼到麻木,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苏九却依然没有犯过她的打算,一脚踹在她后腿上,拿出一个匕首。

    歪嘴一笑:“别担心,我帮你疗伤。你的手,五天之后会长出嫩肉,十天之后会生出皮肤,不过你放心,第十一天,我会过来把你生出的皮肤烧焦。帮你把焦掉的肉挖掉,五天后你会长嫩肉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的声音很轻,但是每一个字节,都仿佛是恶魔的密语。

    把人的手烧伤,在给人家医治,等到快好的那天,再把手烧伤,医治……如此反复。

    简直是要把人折磨死!

    轩辕亦然额角冒出冷汗,逼迫着自己没有转开视线,用缠着绷带的右手,攥住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拿起欧阳芷仪另一只烧伤的手,把她后背上烧伤的肉割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跪在地上,麻木的双手,仿佛已经不属于她了。

    等到焦糊的肉刮掉,露出鲜红的血肉之后,疼痛又逐渐蔓延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!我错了……救命啊……救命啊……救救我啊……长老——”

    凄厉的吼声,嗓子都哑了。

    恐惧就像是一张网,把她笼罩的死死地。

    这种恐怖的手段,别说是学生没见过,就是长老也一头冷汗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赶到的时候,苏九跟轩辕亦然已经把烧焦的肉刮完了,正在给她包扎。

    轩辕院长奇怪的看向长老:“这不是很友好吗?同学受伤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长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同学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请您睁大眼睛看看,这是她们烧伤的啊!

    欧阳芷仪疼得还剩下一点点的意识,抬起头,哭着喊:“院长救我……院长救救我啊……她们不是给我包扎伤口……”

    轩辕院长挺有耐心的,弯下腰,凑近:“你看你都烧糊涂了,包扎好伤口之后,到医舍好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的瞬间,欧阳芷仪仿佛看见了对方陡然变冷的眼神,充斥着浓烈的怒意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惊恐地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苏九微微侧身,靠近她:“你放心,我不会废掉你的火种,也不会砍掉你的双手。我要让你拥有火种,拥有双手,但永远也炼不了丹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