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4章 跟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苏九余光扫去:“我有耐心的时候,你最好乖乖地开口。”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一边清理着伤口,一边冷冷地:“你想说的时候,我未必想听。而我不想听的结果,就是你死。”

    就是你死。

    四个字仿佛冷冰冰的刀子,射向孙大夫。

    孙大夫面色微白,双腿打颤:“你,你少吓唬我!我没干过的事情,我为何要承认?”他说着,看向丹系长老:“这件事真的跟我无关,膏药是你们配好的,而且我害轩辕小姐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丹系长老抿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也搞不清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轩辕亦然咬着唇,双目发红:“只要你告诉我,是谁想害我,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房间里,她唯一信的就是墨九。

    听见轩辕亦然的话,孙长老有些惊慌:“轩辕小姐,这件事真的刚问我无关啊!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并不傻,甚至挺聪明,冷静下来,已经发现了异样:“既然跟你无关,你为何从给我换药开始就心不在焉,我就说你为何冷汗比我还多,原来是做了亏心事!”

    丹系长老也想起了墨九进来,孙大夫撞到了药瓶。

    就算是巧合,也没有接二连三的吧?

    丹系长老脸色沉了下去,严肃的:“你说实话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孙大夫本来就不是胆大的人,一看见轩辕亦然和长老都怀疑自己,心态就有点崩了。

    他扑通跪在地上,老泪纵横:“都是我一时糊涂……我不得已的,我有苦衷的……都是……都是欧阳家的小姐……她她逼我的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怔住了。

    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,忽然发出了讽笑:“呵呵……欧阳芷仪……”

    丹系长老也瞪大了双眼,怒目而视:“!你是怎么让火种自然的?你加了什么东西在膏药里?”

    孙大夫惶恐的摇头,“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,不过……我怀疑,肯定是她给我的绷带有问题。因为她说了,要按照绷带卷起的方向,贴着伤口包扎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冷漠的开口:“绷带上有一种高温易燃的粉末,放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丹系长老一惊:“所以,真的是欧阳芷仪干的?”

    苏九没吱声,拿着一根细针,把伤口上的残留物,一一挑掉。

    二次创伤,幸亏是灭的早。

    要是迟点,这双手就废了!

    想到这,苏九的眼神不是一般的冷。

    几乎可以肯定,欧阳芷仪是为了报复她,才三番两次害轩辕亦然的。

    既然这么想死,就成全她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咬下唇,凝视着对方冷冰的脸庞:“这件事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而起。”

    苏九嘴里蹦出几个字,快速的把绷带系上。

    她起身,往外走的同时,顺手拎住孙大夫的领口,就像是拎小鸡一样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嘴巴微张,连忙快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丹系长老也觉得事情不妙了,一边往外跑,一边让人快点去请轩辕院长来丹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丹系,一年级一班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不久,学生们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班的门,虚掩着。

    砰——!

    被人一脚踹飞,撞在里面的墙上,发出哐当的剧烈响声。

    一班集体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卧槽?谁啊?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有人怒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只要欧阳亦然,其他的人,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低哑地声音,冰冷至极。

    众人倏地抬头,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少年缓步走进来,姝丽的脸庞,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他的手里拎着一个人,轻轻往前一丢。

    孙大夫摔得痛呼,“我知错…了…我真的知道错了……求求你放过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都是欧阳小姐干的……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坐在后排的欧阳芷仪脸色煞白,指甲陷入了掌心,面上很冷静:“墨九,你在搞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冷冷的扫去:“我数三声,不滚的人,我照打。一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众人吓得快速往外走。

    墨九在炼丹上的天赋变态,在修炼上的天赋更加变态!

    谁敢跟他干,不等于找死吗!

    看见同学们都往外面跑,欧阳芷仪有些慌了:“你们干什么?你们跑什么?我什么都没干,跟我没关系!墨九他故意看我不顺眼,想冤枉我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该走的继续走。

    苏九冷着脸,面无表情的:“二……三!”

    人群往外挤,吓得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而这边闹出来的动静,丹系其他班级的人也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好奇心驱使,他们围过来偷看。

    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一跳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啊?墨九来你们一班干嘛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欧阳芷仪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了!”

    “我都服了,上次食堂闹得还不够大吗?”

    “同学,麻烦你们让一让!”

    人群后面传来轩辕亦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众人回眸,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眼睛很红,一看就是刚哭过的。

    卧槽?

    这又是哪出戏啊?

    众人一头雾水的散开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挤进去,就看见苏九抄着双手,站在讲台边。

    孙大夫则往后退,蜷缩在桌子底下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几十张桌子,唯独还剩下欧阳芷仪一个,当她看见轩辕亦然好好地出现之际,眼底就闪过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这个没用的大夫,居然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!

    她还以为已经成功了呢!

    欧阳芷仪咬着下唇:“你们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怒声质问,还挺底气的。

    见她一副受害者的嘴脸,轩辕亦然的火气腾地一下起来了:“欧阳芷仪!你到底想什么?害我一次,还要害我第二次,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欧阳芷仪!从我们认识开始,我哪里对不起过你,你倒是说啊?就因为我比你天赋好,品阶高,你就一而再的要毁掉我的双手吗!”

    一鼓作气的说完,憋闷了许久的委屈,也随之爆发。

    欧阳芷仪指甲陷入掌心,冷哼一声:“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自己火种操作不当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苏九长睫低垂,闭上眼,把那股想要杀人的冲动强行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气得要命,抬手一指:“那孙大夫呢?你让他给我的伤口做手脚,这件事又怎么说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