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3章 凶猛的火势

    墨无溟侧目,酸溜溜的:“我又没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声音几乎含在嘴里。

    苏九斜眼望去,挑着眉梢:“哦?”

    呃。

    有杀气。

    墨无溟抿唇,握住她放在桌面的手,一字一顿的:“你做得对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脚踹翻这碗狗粮!

    赫连聿咬着筷子,略微皱眉:“既然即墨泽阳这么针对你,不如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直接打断了他:“我的事,我自己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差点没把筷子咬断。

    马屁都拍不上,他恨!

    苏九眉眼低垂,又吃了几块肉,把酒喝完,就去丹系了。

    祁绍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心里挺疑惑的:“九哥好像变了不少?”

    谢忱侧目看他,苦口婆心的:“别被假象迷惑了。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前车之鉴太多了。

    还是不要去拔老虎的胡须的好。

    一行人吃完饭之后,结伴去了元气室。

    只剩下墨无溟和赫连聿,并肩而行,低声交谈。

    “你相亲的事情怎么办?”赫连聿问的直白。

    墨无溟单手负背,清隽的脸庞结着冰块,淡淡地:“即墨家也不止我一个孙儿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挑眉:“这倒也是,即墨泽阳和即墨轩也未娶妻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抿起,“唉,可惜九儿不能来抢亲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眨了眨眼睛,有点没听懂:“抢什么亲?”

    墨无溟下巴微抬,眼梢余光睨着他,仿佛在看了一傻子:“宴请全城世家小姐,九儿过来抢走我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顿时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

    显然墨无溟非常清楚,甚至感到很可惜:“唉,真是一个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聿已经不想说话了,想骂人。

    墨无溟直视前方,嘴里发出啧一声,“好像,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赫连聿倏地扭头,眉心狂跳了两下:“你……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吱声,缓缓地勾起唇角。

    那笑容无比魅惑,像是罂粟般带着糜烂而危险的甜腻。

    赫连聿看的头皮麻,老感觉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不论他如何想,墨无溟肯定是不会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丹系,医舍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坐在椅子上,正在检查伤口。

    丹系长老掀开绷带,面上一松:“恢复的挺好的,再过几天,就能炼丹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抿唇一笑:“几天没有炼丹,我都快发霉了,想念炼丹的味道啊。”

    丹系长老捋着胡须,看向守在一边的大夫:“重新上药包扎。”他边说,边拿出两颗丹药递给轩辕亦然:“这复伤丹还是要吃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也不推辞,接过来之后,朝着长老道谢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孙大夫,轻点!”

    突然袭来的刺疼,让轩辕亦然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大夫低着头,有些慌乱:“噢,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他擦了擦冷汗,偷偷看了轩辕亦然一眼,见她没有异样之后,又低下头,颤着手给她擦药,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冷汗浸湿后背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白着脸,额角浮起一层薄汗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大夫松了一口气,擦着冷汗,往后退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忍不住笑着调侃:“我快疼死了,也没有流你那么多汗啊!”

    大夫尴尬的笑了笑:“你这伤口严重,我是担心太用力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笑着摇头:“没有,您的动作很轻。”

    大夫点点头,转身往旁边走,继续去处理药材了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手搭在桌上,扭头看向丹系长老:“等到下次炼丹比赛,我可一定要去给神龙学院争光!”

    丹系长老捋着胡须,点头:“轩辕院长要是知道侄女这么有上进心,一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撇了撇嘴:“大伯神出鬼没的,哪里见得到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苏九缓慢的走进门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抬头:“墨九!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忽然一道东西打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夫不小心撞到了柜台上的药瓶,他抬头,连忙摆手:“没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收回视线,有些奇怪:“孙大夫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丹系长老没有放在心上:“估计是最近受伤的学生比较多,他比较累吧。”

    苏九冷淡的看了一眼,迈脚走到轩辕亦然身边的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“手不能用,除了来这,还能去哪?”

    少年翘着二郎腿,双手搭在扶手上,懒散的要命。

    轩辕亦然嘴角一抽:“我手过两天就能用了,只要……只要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,突然卡住了。

    灼烧般的疼痛,在两双手上,缓缓地扩散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忽然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轰的一下,双手起火,席卷了绷带。

    势头极快,袖口也跟着着火了。

    幸好苏九动作也不慢,一把扯掉了她手上的绷带。

    一甩宽大的袖口,将轩辕亦然的双手卷住,熄灭了火焰。

    丹系长老整个人都懵了,“这是怎么回事?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苏九没说话,一把扯掉自己的袖口,尽管她动作很快,轩辕亦然复原的不错的伤口,还是伤上加伤了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轩辕亦然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白着脸,唇瓣颤抖,泪珠滚滚而落,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听见苏九的声音,她抬起头,一下子扑到苏九的怀里,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大哭大喊,只有小声咽呜。

    显然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苏九冷着脸,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情绪平复下来之后,才拿起她的手,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丹系长老脸色很难看,啪的一掌拍在桌上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要不是我亲眼所见,我真不敢相信,人体内的火种会失控!不对,火种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失控!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地:“谁给你上的药?”

    轩辕亦然擦着眼泪,下意识看向后面的药柜。

    丹系长老也看了过去,只是拧眉:“不会是老孙,这个药膏是我们丹系调配的,就是为了丹系学生意外受伤用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接住他递过来的膏药,放在鼻尖嗅了嗅,眸光微寒:“药膏没问题,那就是人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直白到就差没点名了。

    孙大夫抓着柜台边缘,一手心冷汗,故作冷静的:“放肆!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