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9章 都在这里作甚,无溟呢?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目光微沉,看着他的眼神都带了几分犀利:“你不必跟我装傻,只要你愿意成为即墨家资助的炼丹师,专心只替即墨家办事。你暗地里跟他的事,我可以一律不管。”

    明面上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这是他能开出的最大条件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真的喜欢墨无溟,就一定会同意的!

    这个要求对他并没有坏处,他没理由不同意!

    刚这么一想,就听见少年干脆的:“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丝毫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就站在离这不远的地方,听见苏九一口拒绝,心脏不由跳了跳,紧张的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看来,他没有他说的那么喜欢即墨无溟,不过是为了气他而已!

    即墨泽阳忽然有种迷之自信。

    苏九手抚唇角,轻轻摩挲:“十六岁的四品中期炼丹师,且拥有本命火种,这样的天赋,你却想用一个男人跟你们即墨家绑死。您这算盘打得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眯起眼睛,也不再装了,目光透着寒意:“所以,你同意还是不同意?只要你同意,你跟他还能有那一丁点的机会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威胁的话还没说完,少年就丢出一句话,打断了他:“只要我想跟他在一起,天王老子都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邪肆而狂妄,根本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脸色不佳,扭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内心的窃喜烟消云散,变成了无尽的嫉妒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眯起眼睛,冷笑了一声:“年纪轻轻还是不要太嚣张了,容易摔倒爬不起来,你后悔都来不及!”

    赤裸裸的威胁。

    苏九眼梢微扬,颇为赞同的点头:“您说得对,所以,我不会摔跤的。”

    听听这话,是不是想把人给气死!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见他油盐不进,眼神渐渐地阴沉下来,“看来,你是坚决不同意我的提议了?”

    苏九略微点了点头:“如果你没聋的话。”

    句句都是挑衅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就是不想发火都挺难得,何况已经气得火冒三丈了呢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——”

    苏九摆手:“不用客气,我就是来你们这做客的。你想关我还是杀我?我建议你还是关我吧,我这个不太好杀而且记仇,你要是没杀掉我的话,我可能从棺材里爬出来也要干死你。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嚣张狂妄人!

    即墨泽阳也被他这番言论搞的一脸黑线,快步走来:“墨九!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“当然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废话!

    即墨泽阳额角青筋直跳,“墨九,你就算——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彻底被苏九惹怒了,身上骤然爆发出强悍的威压。

    五阶元皇。

    强悍的力量,像是密集的蜘蛛网一样,袭向坐在那苏九身上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东西碎裂的响声。

    哗啦——

    石墩子,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苏九手里捏着杯子,依然是坐的姿态。

    她抬眼,很平静的:“即墨老家主好修为。”

    指尖微收,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姿态从容,潇洒肆意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眉心狂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能在他的威压之下面不改色,难道这小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元皇之上了?

    刹那间,眼底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高于之上的强者,整个神武大陆不超过五个。

   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有了忌惮之后,即墨老家主收起那副高高在上的作风,表情稍缓:“既然墨公子想在我们即墨家做客,我自然也不能怠慢了。泽阳,带墨公子去安排房间!”

    即便是忌惮,他还是想要把苏九暂时留在即墨家。

    苏九笑了笑,放下手中茶杯,起身,跟着即墨泽阳往外走。

    没人发现,她背在身后,盖在袖口下的手指,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妈的,装逼装过头了。

    这死老头子修为居然比她高一点!

    辛亏她稳得住!

    即墨泽阳带着苏九离开之后,把她安排在了离墨无溟住处最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期间,他忍不住问了句:“你就这么喜欢即墨无溟吗?为了他,不惜跟爷爷下挑战?我们即墨家不仅仅只有爷爷一个高手,你这样等于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苏九左耳朵听右耳多出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没有营养的话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满脸阴郁,却又抑制不住担心。

    种种征兆都仿佛在告诉他,自己对墨九的态度偏离了初衷。

    从两人不分胜负开始,他便开始欣赏他,想要把他收入及用。

    渐渐地这份心思,已经不单单是想把他收为己用,他更想把他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变化,他未必没有差距到,但是他刻意的放任,直到渐渐地失控了。

    原来,他渴望的更多了!

    即墨泽阳抬头,凝视着空中明月,心思越来越沉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想要抢走即墨家的,可他若是抢走即墨家,岂不是成全了他们?

    嫉妒,让他产生的就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他没有那么慈悲。

    绝对不会成全他们!

    不论是即墨家,还是墨九,他都要。

    贪婪的欲望,逐渐把人吞噬。

    苏九住的院子,很快就被护卫包围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在即墨家也是有眼线的,得知傍晚的时候即墨泽阳带回一个少年,顿时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月色如水。

    苏九打开后窗,轻松就从包围圈突围了。

    也不看看她前世是干嘛的。

    密不透风的地方,照样能把人干掉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点人还想把她给看住?

    做梦!

    在她一间间找人的时候,墨无溟已经找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擅闯即墨家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熟悉而冷冽的声音,从房顶上传来。

    苏九红唇抿起,抬起头:“本少爷是来找媳妇儿的!”

    墨无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越来越放肆了。

    他翩然落地,搂住她的腰,往放房顶上飞去。

    苏九双手搂着他的脖子,抱得紧紧的:“唉,媳妇儿的身上,真香啊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啧了一声,手在她腰间掐了掐:“我太疼你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疼你呀。”苏九昂着头,张嘴咬住他下巴,嗡嗡的问:“够不够疼?”

    墨无溟垂下长睫,视线里是对方忽闪忽闪的眼眸,带着坏笑。

    憋了半天,才闷闷地回答:“疼。”

    苏九这才松开,留下即刻泛白的牙齿印。

    还真是舍得咬!

    偏偏墨无溟就吃这一套!

    他直接把苏九带回了自己的房间里,给她脱鞋子,脱外套,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伺候的妥妥当当的。

    这才脱自己的。

    刚要躺下,旁边的人就黏了过来,趴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像个八爪鱼似的。

    太热情了,令墨无溟心生警惕,手推了推: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你又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撑着脑袋,一脸的无辜:“我想你了,不可以抱抱你啊?”

    墨无溟不为所动,手指杵着她的眉心:“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苏九揉了揉鼻尖,换了个姿势,趴在床上,手落在他胸膛,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淡淡的开口:“我爹受了重伤,需要修复丹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:“苏圣?”

    能让她这么喊爹的,不太可能是赫连歌。

    苏九点头,闭上眼睛,尽量平静的说:“他受伤很重,就靠丹药吊着一口气。我担心,万一哪天吊不住那口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伸手,把她搂进怀里:“咱爹福大命大,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趴在他怀里,被他这个称呼搞的愣了愣。

    她歪着头,掐住他下巴:“谁是爹啊?脸皮这么厚?”

    墨无溟挑起眉梢,理所当然的:“我全身都被你摸遍了,你得负责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梢微微一抽,趴在他怀里嘟囔了一声:“说的好像你没摸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:“那我对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反正结果都一样。

    苏九被他逗笑了,抬起头,就啃了一口。

    墨无溟哪里会错过这个机会,当即搂住她的细腰,把她按在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一番唇枪舌战。

    两人玩的乐此不彼。

    最后差点擦枪走火。

    墨无溟的意志力不是一般的强大,愣是压着枪杆,停下了。

    他侧身,搂着他,抚着她的发丝,声音低哑的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细吻落在眼角。

    苏九奸计没得逞,却没有失望,勾住他的脖子,“我好像能明白那句话了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俊脸憋得有些泛红,耐心的问:“哪句话?”

    苏九附在他耳边,低语:“喜欢是占有,爱是守护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先是一愣,而后缓缓地笑开,双手收紧了。

    就在即墨老家主以为把苏九囚禁起来的时候,又哪里知道人家俩个人搂着一起睡觉的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一向早起即墨无溟,今天早上房门还没打开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下人惊呆了。

    彼时,护卫们也发现了苏九不见了,立刻禀报给即墨老家主。

    即墨家守卫森严,也许他能离开院子,却不能轻易离开即墨家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仿佛想起了什么,眯起了眼睛:“无溟呢?”

    护卫们皆是一愣:“这个时间,三少爷应该在用早膳。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沉吟着,甩袖往即墨无溟的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有一种见鬼的想法,揪着他的神经,牵引着他往前走!

    此刻,院子里的下人,还在那纠结到底要不要敲门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一进来,就看见走廊地下的丫鬟:“在这里作甚?无溟呢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