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8章 不懂老家主的意思了

    苏九目光清冷,不答反问:“我若不去呢?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冷着脸,再度讽刺道:“以你跟即墨无溟的关系,现在爷爷要请你去即墨家,你不应该迫不及待吗?”

    苏九舔了舔后槽牙,看向他的眼神浮起几分玩味。

    不只是心虚还是别的,即墨泽阳微微移开视线,避开了他的眼神:“你若是不去,便罢了!”

    他转身,便要走。

    苏九红唇一掀:“别急啊,我没说不去啊。”

    顺便看看墨墨。

    听见苏九答应,即墨泽阳的眼神又暗了几分,表情比之前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扬手将火焰鸡召出来,坐上去之后,他回头看苏九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谢忱面色一紧:“九哥,不行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从刚才的威压当中,祁绍也感觉出来对方实力强大,附和道:“这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啊!”

    他就没一句好话。

    要不是苏九在,估计已经被即墨泽阳砍死了。

    苏九随意的摆摆手:“你们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谢忱拧着眉头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我也要去——”祁绍蹿起来,还没冲出去,后领就被人扯住了。

    谢忱冷着脸,低喝:“你能不能让人省心点!”

    祁绍脖子后仰,领口勒着脖子,也挣扎不了。

    妈的,这孙子胆子越来越大了!

    两人争执的时候,苏九坐在即墨泽阳后面走了。

    昏暗的天空,能看见一道淡淡的火光在天上飞。

    祁绍眨了眨眼:“我丢,鸡还能飞呢。”

    谢忱煞有其事:“嗯,火焰鸡,有翅膀。”

    祁绍一脸黑线:“……什么鸡没翅膀?”

    谢忱忽地抿唇,视线扫过他身下,“也不会叫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祁绍发出尖叫,反手锁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两人勾肩搭背,往宿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即墨泽阳僵着后背,微微侧目,留意着后面的少年。

    火焰鸡够大,苏九坐的靠后,没跟他贴太近。

    要不是青龙太招摇,她才不乐意坐他的坐骑呢。

    想想等会能看见她家墨墨,心情不由得变好了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垂着眼睑,眼神格外的阴沉,突然问了句:“如果即墨无溟为了即墨家,而跟你划清界限,你还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苏九缓缓地勾起唇:“我并不认为即墨家会比我更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自信到有些嚣张了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却看得有些发愣,越跟他接触,就越不可自拔,想要知道的更多。

    他没再说过话,低着头,眼神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苏九乐个清净。

    火焰鸡的速度并不满,很快就到了四九城的城上了。

    低头,便能看见灯光绘成的四九城图画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让火焰鸡落地,后面的少年快速跳下去,行动之中似乎带着几分跟他撇清关系意味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令即墨泽阳,心情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他收起火焰鸡,绷着脸,来到他身侧,冷冷的:“你是天生喜欢男人,还是因为知道墨无溟喜爱男色,才故意跟他交好?就因为他是即墨家的继承人?”

    苏九递给他一个仿佛在看白痴的眼神,重复了一句:“我并不认为即墨家比我更有价值。”语毕,她又补了一句:“我就是单纯的喜欢即墨无溟。”

    一刀捅下去,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面色难看,胸腔溢出一股怒火,一把扯住他的胳膊,失控的低吼:“他有哪里知道你喜欢他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不急不缓地:“全身上下,从头到脚,每一根发丝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即墨泽阳手上用力,正要发火——

    “你如果这只手臂也不想要,我可以成全你。”少年清冷的声音,带着几分笑,却异常的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即墨泽阳呼吸一滞,猛地抽回手。

    憋屈的要命。

    苏九掸了掸袖口。

    毫不掩饰的厌恶。

    即墨泽阳感到十分难堪,压着声:“爷爷还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在停留,快速往前带路。

    苏九坦然自若的跟上,步伐看上去挺慢的,但始终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即墨家的大宅,她在外面看过不少次。

    跟轩辕家和赫连家相比,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苏九无聊的跟在后面,眼神四下扫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墨墨住在哪个房间。

    穿过几条长廊,来到了处于即墨家最偏僻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看见即墨老家主坐在那,桌上摆着茶。

    察觉到有人进来,他抬眼,表情比炼丹比赛的时候和蔼多了。

    简称:虚伪。

    演戏谁不会呢?

    苏九脸上挂上虚伪的笑容:“即墨老家主。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招呼她坐下,“昨日的事情,老夫对你有失偏颇,你应该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苏九手搭在桌边,笑着:“怎么会?晚辈也有失礼之处,即墨家主应该也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你来我往,软绵绵的扎针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给她倒了一杯茶,推到她面前:“这是今年的新茶,尝尝?”

    苏九端起茶杯,“嗯,挺香的。”

    嗅了嗅,却没有喝的打算。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眼神闪了闪,呵呵笑了两声:“昨日听见无溟帮你说话,我很诧异,回来之后才知道,原来你们两人是挚友。”

    苏九转着茶杯,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全然没有反驳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让即墨老家主有种一拳头打到棉花上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停滞片刻,他再度开口:“你很有前途,我想要资助你。”

    啧,有意思。

    苏九压住上扬的嘴角,不解地:“即墨老家主所说的资助是?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微抬下巴,语气里带着几分优越感:“只要你愿意成为即墨家的人,从今以后你在炼丹上所有的开销,我们即墨家无条件的供给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年纪挺大了,但是这会将他目光入鹰般犀利,气势挺足的。

    可惜,苏九不买这一套,故意装傻:“即墨老家主想让我成为即墨家的供奉?”

    即墨老家主眉心一皱:“自然不是,你年纪还太小,供奉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苏九挑了挑眉,挺惊讶的:“那您刚才说的,成为即墨家的人,难道是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是猜到了他即将出口的话是什么,即墨老家主的脸顿时微黑,啪地拍在桌上:“当然不是!”

    即墨无溟是即墨家的继承人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跟一个男人在一起!

    苏九指腹在桌面敲了敲,咂嘴:“不是供奉,又不是其他的。那我就真不知道即墨老家主是什么意思了。”